文字/亦余

图片/学生


那个特殊的年代,我赶上了最特殊的毕业分配。


一九六八年四月,我戴着红卫兵袖章,走进了七一学校三连一排的教室,来到了你们中间。担任班主任,教语文,开始了从事一生的教师生涯。


春光明媚,青春洋溢。那时的校园生活,学习毛主席著作,诵读毛泽东诗词。宣讲社论,学习英雄事迹。常到工厂去、到农村去,学习劳动相结合。为了备战备荒,我们来到了井陉深山里的胡家滩,深秋到来年春,半年的劳动生活,终生难忘。


大山深处,挖窑洞,开荒地,冻土震得满手伤痕。担土垫河滩菜地,挑水上山种核桃,重担压得双肩肿痛。漫山遍野的寻找、用手拾拣着牛粪。刚砌好的石屋墙上结着霜,垫上一地的草就是铺……那些日子,有辛劳,更有欢乐。欢歌笑语伴着潺潺溪水,在苍岩山空旷的山谷里回荡。


农民的淳朴,劳动的艰辛,深山凛冽的寒风,淬炼着青春,塑造着人格。山峰的坚韧、青松的顽强、幽谷的虚怀,融入血液中,成为我们终生受用不尽的精神财富。不要说你们没有进过大学,社会大学是最好的阅历;更不要说你们没有耀眼成就,国家强盛,离不开平凡岗位的滴滴汗水。你们青春无悔,终生无憾!



遗憾的是,那时不拍全班毕业照。难得你们保留着一些当年的照片,这些老照片,虽然黑白单调,却折射出青春的缤纷五色。


学习之余,操场上有你们骄健的身影,宣传队里有你们出色的弹歌。张张照片,带着时代的印记,唱着你们芳华的朝气蓬勃。



毕业离校后,你们在各自的岗位工作。忙事业,忙家庭,家里家外,尽职尽责。


这其间,同学们也曾几次聚会,只是我们都已人到中年。我和你们名为师生,其实只相差四、五岁。你们和我妹妹同为一届,我一直把你们看成我的弟弟妹妹。



去年春,我们聚在一起,商讨今年的庆祝活动,这是你们毕业五十周年。


突起的新冠疫情,打乱了一切安排。从大局考虑,不再聚会,不再组识各项活动。仅制作了美篇书《同学乐.不老情》,寄托浓浓的同窗情谊,人手一册。


美篇书中有文章,有诗词。你们的诗文水平惊到了我。上学没学过诗词基础知识,而今自学赋诗填词,恰似当年艰苦奋斗的执着。以你们为傲,勤勉的一代人!


美篇书中有你们豆蔻到花甲的数张照片,记录着岁月的年轮。姑娘小伙,白发翁媪,五十春秋的变换,半个世纪的真情。当年同窗共学,退休结伴同乐。有幸生在华夏家,赶上了太平盛世,幸福的一代人!



时间过得真快,转瞬间,你们毕业五十年了。当年的青葱少年,如今开始奔七;当年的帅哥靓妹,如今已含饴弄孙。光阴流逝,永远不变的是:同学情,最纯;师生情,最真。


从教四十年,学生一届届,最难忘的,是和你们一起度过的那段时光。你们是我的第一届学生,更是我的弟弟妹妹,感谢你们,在我心智不成熟时,助我迈开了职业生涯的第一步;感谢你们,在我人生低谷时,陪我度过了非常日子的光阴。


看那东流水,逝者如斯夫。珍惜眼前,过好每一天,永远快快乐乐。相逢是首歌,我们携手同唱,此去经年,良辰美景不会虚设。


青春飞扬在神奇的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