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大家一起欣赏纳兰容若《采桑子.海天谁放冰轮满》

《 采桑子 》

海天谁放冰轮满,

惆怅离情。

莫说离情。

但值良宵总泪零。


只应碧落重相见,

那是今生。

可奈今生。

刚作愁时又忆卿。

海天谁放冰轮满,设问句。天空中是谁悬掛的一轮明月呢?这个提问是无需要回答的。就如苏东坡的"明月几时有"一样。这种句子形式,一般都出现在诗词的首句。创作这样的句式目的无非是几种内容。1.强化所要表达的内容,2.烘托某个特定的场景,营造气氛。3.直切命题,语震耳聩。这种手法在诗词创作中有一定的难度。写得成功,就是上品佳作,写得不当,就是狗尾貂续。

海天谁放冰轮满,惆怅离情。为何惆怅,只为离情。离情年年有,又何必长嘘短叹?只因月圆皓清,月圆人不圆而引发诗人惆怅无奈。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离时圆″。这种场景描写,词的表现力度强於诗。诗表现为醇,词表现为清。欣赏诗词作品时,两者所表达的手法.内容.意境的不同是需要认真揣摩的。入境知情,当你深入其境后,才能深知其情真。

一声长叹"莫说离情",这种"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这个不说比说还令人泪流满面。纳兰词,情真。这几句词,充分体现了纳兰词的风格,以自然之语,直道出情深.情真。"但值良宵总泪零"。"别有伤心无数″,"写入琴丝,一声声更苦″。(姜夔《齐天乐.庾郎先自吟愁赋》)。

上阕描绘一个场景.明月当空,诗人惆怅万千,泪花对着月光,成影三人。不说离情,欲说还休。一种郁闷,愁惨.孤独.凄凉之感,犹然而生。孤独不应月华而逝;凄凉却随人静而存。孑立影单,暗拭涕泪无人知。上阕只见离情,不见离人。

下阕"只应碧落重相见,那是今生"。道出了离人。白居易《长恨歌》"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由此可见离人并非是身在异地的离人。而是已故之离人。即亡妻卢氏。容若对亡妻之爱极深,每每思之,夜不能寐。"可奈今生",万般情深,无奈"生死两茫茫″,"无处话凄凉"。

"刚作愁时又忆卿",只恐"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忆又可奈,忆又不情伤。

容若多情。细腻的情感,流露于笔端,尤其是悼亡妻之作,读之,每每令人扼腕嘘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