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一场修行,走着也是一种领悟》

————甘南藏族自治州游记

写在前面:关于旅行我一直鼓励儿子趁着年轻多去一些艰苦点的、远一点的、有文化特色的(历史、人文、宗教、地理、建筑当然也包括美食)、被现代文明修饰的少一点的地方。这会给他今后的日子存储更丰富的营养和动力,正所谓见的多才识的广吗!

两年前我们带着两个儿子来了一次甘青大环线自驾游,祁连山的雪、青海湖的花,让我们收视了大自然的美,魔鬼城的风沙、大柴旦的酷暑让我们了解了大自然的无情。回京后儿子说那次旅行对他影响很大,除了自然风光对他的震撼,更多的是在生活中对很多人和事与过去的看法都不同了!因此这一次的甘南旅行是两个儿子自己自发的组织和计划的,当然这一次不同的是多了两个儿媳妇儿。————兰州我们又来了!

  兰州——座落在黄河两岸的城市,素以民风彪悍和牛肉拉面闻名于世,她是中国大西北一颗璀璨的明珠。

  两年前我们一起来过兰州,坐在黄河岸边,望见滾滚东去的河水,黄河还是依然如故,人间已然物是人非,而且讽刺至极。两年前是我带着儿子来,两年之后是他带我来。也许用不了几年他带着他儿子出门旅行而我却只能在家养老了,到那时我将失去家庭中心的位置。只有记忆中那些带走的带不走的,都会从西到东随着黄河之水哗啦啦地流走。陌生的人,能不能给我一支兰州?让我抹去对未来的烦恼!

  拉卜楞寺———甘南最负盛名的佛教寺院,也是全国最大的佛教学院。世界上有一种美充满了神秘的宗教色彩,这里有世界上最长的转经筒,一千七百多个转经筒,每一个都在诉说着历史的变迁和桑海沉浮,看着虔诚的佛教徒面无表情地转着经筒、磕着长头,我们很想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读懂他们并成为他们的一员。仿佛那样我们才会喜乐平安,也许我们就不虚此行。但是关于信仰我们不曾读懂也不曾理解,还是不打扰才是最好的尊重!

  此次旅行正遇上拉卜楞寺修缮,没能走进正殿亲耳聆听喇嘛们颂经中的真言,希望这小小的遗憾是我们下次再来的理由。

  出了拉卜楞寺所在的夏河市向西八十多公里就进入了甘加草原。下了省道我们走进一个小镇子,在镇子的尽头有一条不知名的小路一直通向草原的深处,导航里并没有这条路。儿子问我还走不走,我看了一眼远处的山和草原坚定地说“走”!

  有些时候旅行对于我们的意义就是在探寻未知的远方,我们在草原的深处发现了一座两千多年前遗存的古城,这里人迹罕至,游人稀少。当地人称这座古城叫八角古城,上千年来是汉族征服西域时的军事重镇,同时也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目前镇子里依然居住着几户藏民,我们本来是想去他们的家里探访一下,无奈他们一句汉语也听不懂,只能放弃了。

  我们在草原里足足开了四个多小时才重新回到省道,但一路上的风景确实美不胜收。这次草原深度游并不是我们事先计划好的,只是因为拉卜楞寺修缮给我们留出了时间信马由缰,误打误撞而已。但孩子们依然是被大自然的风景所震撼,觉得不虚此行!

  米拉日巴佛阁——出了夏河向南一百多公里就是甘南藏族自治州的首府合作市,这里有藏传佛教噶举派(白教)的著名寺院米拉日巴佛阁。米拉日巴是藏传佛教中最富传奇色彩的一位大师,他是白教的创始人之一,也是葛举派的第二任祖师。一生坚韧不拔地实修苦修,用个人行为弘扬佛法,并广收弟子,在藏传佛教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在藏区一共两座米拉日巴的佛阁,合作市的这座就是其中之一。

  米拉日巴佛阁的建筑与在藏区看到的其他寺院有所不同,一是高,二是每座寺院相对独立,彼此间都保持一定的距离。来米拉日巴佛阁主要是看寺院的建筑风格和佛阁内精美的壁画。

  藏传佛教中分红、黄、白、花四大教派,即宁玛派、格鲁派、噶举派和萨迦派。四大教派的建筑风格和色彩,服饰服装特点,教义宗旨也各有不同。其中宁玛派历史最为悠久,传入中原也最早。它主要是经陕西经潼关沿黄河进入中原,传播主要是黄河流域的北方,因此我们在中国的北方看到的寺院大多以红色为主,其代表首推山西的五台山。公元十一世纪格鲁派经四川出嘉陵江沿长江进入长江中下游地区,所以我们在江南看到的佛家寺院大多是黄色的为主,其中以杭州的灵隐寺最有代表性。但我们在藏区看到的寺院以白色居多,而较大的寺院会红黄白三色共有。在藏传佛教上千年的发展演变的过程中,各派在依附皇权还是与皇权争权的斗争中,或各自为战,或相互协作,因此就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

  朗木寺——一个号称东方小瑞士的是镇非寺的小镇子。站在镇子中央的石板路上,左脚踩的是甘肃碌曲县,右脚踩的是四川若尔盖县。放眼眺望远方的雪山和森林,我努力联想着瑞士的奇异风景,但依然感觉这里就是甘南。

  鎮上有两座历史悠久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一座叫甘丹赛赤寺在甘肃碌曲县,一座叫格尔底寺在四川若尔盖县。后来为了旅游方便统称为朗木寺,在两寺之间隔着一条两米宽的白龙江。沿白龙江逆流而上还有两座寺院,那里没有被旅游开发过,据说可以看到上百个喇嘛念佛辩经的场景,可惜我们这次没有时间去了!

  朗木寺是除拉卜楞寺以外甘南第二大藏传佛教圣地,它和拉卜楞寺一样同属于四大教派中的格鲁教派(黄教),但它又与拉卜楞寺有着扯不清的历史渊源。朗木寺所有正殿全部为金顶,远处望去金碧辉煌,特别是在清晨的云雾缭绕中更显得宁静而神秘。

  朗木寺最神秘的地方就是天葬,在格尔底寺的后山上设有一坐天葬台,遇有逝者,藏民会请寺里的喇嘛在此主持天葬仪式。经逝者家属同意,游客是可以近距离观看的。当然我们是不会去观看的,一是太血腥接受不了,二是读不懂其中的意义!

  扎尕那——一个充满仙境的世外桃源。扎尕那在甘肃省的南部迭部县,迭部在藏语中意思是“神摁出来的地方”。这个地方四面环山,又地处高原,因此终年云雾缭绕,宛若仙境。在山峦环抱之中座落着四个藏族村寨,当你站在高处向下望时,山洼处确是象极了被大拇指摁出的一个坑。

  在藏区牛羊仿佛是这里的主人,在公路上它们或站或走或躺,反正就是慢慢吞吞悠闲自在,对过往的车辆也是不屑一顾,但这也成了我们的一道风景。这是我们从朗木寺去扎尕那的山路上拍到的,这条山路比传说中的好走,只是路上牛羊比较多要格外小心,一路都是两个儿子开的,车技越来越好!对了,在这一百多公里的山路中有一处号称神水的降扎温泉,来洗浴的大都是附近的藏民,也有从四川特地赶来的游客。条件不是很好,但听说对身体有好处,我们也泡了一个多小时,所以后面的路大家都神清气爽!

  在扎尕那没有酒店,我们选了一处地势较高的藏家民宿。这里清晨可以看云卷云舒,旁晚可以观风吹日落。一日三餐都是藏民亲手做,别奢望美味佳肴,一般的川味就行(这里紧邻四川的阿巴自治州),藏餐不是所有人都能吃的惯的!

  在扎尕那玩首先是看山、云、寨。就是站在山上看云雾中的山寨,景色真的美到无法用语言去表达。此时最好是晴天,阳光穿过云层一束束照射在木质藏寨白色或黄色的房子上再反射回来形成新的亮点,那场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能见到真是有眼福!

  其次是闲逛藏寨,走进藏民的家了解他们的饮食、文化、生活、习惯。我个人还是非常喜欢这个节目,因为这不仅可以让我们了解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文化差异,同时还很有可能带来意外的惊喜!

  这就是我收获的惊喜,一条上百年的老佛珠。我不知道它经历了多少主人,见证了多少人世间的喜乐和悲伤,我只负责将它继续传承,并希望它带给我宁静和安康。

  由于受北京疫情的影响,我们不得不提前结束旅程,从扎尕那直接回兰州返京。可谁曾想在213国道上遇塌方路段,需要封路到天黑。正在进退两难之间,一个好心的藏民司机说可以带着我们走一条小路到花湖,正好我们没有时间去花湖和若尔盖草原,这样我们也可以顺道看看。

  当车一开进山我们才发现这真真正正是一条小路,只有一车宽,两边不是山谷就是激流。前面的藏族朋友因为是轻车熟路,所以开起来风驰电掣,后面的我们因为是紧追不舍,所以感觉上胆战心惊。

  开了九十多公里的山路,我们的心一直都是提在嗓子眼的。冲出大山看见一望无尽的若尔盖草原,我们的眼前豁然开朗,提着的心终于归位原处。事后儿子告诉我,那一刻他感觉人与自然比起来是如此的渺小,他被眼前的景色所震撼,过去他遇到的所谓困难现在看起来都不值一提。谢谢若尔盖,也谢谢这次奇遇。

花湖的美,在夏季热烈而温柔。不知名的花草野蛮生长,肆意而狂野,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却又显出一分柔美。

  在花湖边遇到几位天津来的大妈,一水的红衫,站在花湖边远远望去真是好看。我被由于她们的红衫衬托出花湖独特的美丽所吸引,也被她们开朗乐观的人生态度所感染,不由自主的走上前去和她们拍了张合影。

  不过要是有人问我最美的风景在哪里,我只能告诉你.......在路上!

  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把一切的美好留在你心里!

  结束甘南之行,收获满满,遗憾多多,再见了大西北,我们一定会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