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6.21日夏至,恰逢难得的日食出现,我冒着酷暑(即时气温报告36℃,感觉大桥地面温度不会低于40℃),拖着“炮车”(长焦镜头包)来到首钢大桥位置,努力记录下这奇妙的天文现象。

在减光镜作用下拍的画面非常暗,大桥只有隐约的影子。

集中对焦在太阳处。

  拍日食完全没经验,纯粹瞎胡来(连指点的人都没有),没有合适的ND减光镜(相机镜头口径与ND镜不匹配,凑合手持着在镜头前比划一下),还有就是手持两块插片减光镜在镜头前,结果拍出了太阳的重影,自己觉得也挺好,拍个大的太阳还附送个小的。

大桥上有不少人在拍摄呢。

瞧人家设备多专业啊。

相机真不给力,不知道什么原因才拍了几张快门就坏了,只好收工。好在最大食甚的时候拍到了。

  拍日食是人生第一次,估计没有第二次了,据说下一次是十年后,那时即便我还在世也挪不动了,所以无论这次拍得如何都是个珍贵的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