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思亲

南国雁

<p>提起过节,我喉咙被掐的感觉,以前我怕过年,现在我更怕过节!端午节你快乐吗?谁说人过五十“三”不亲,我恰恰相反,每逢佳节倍思亲!</p>

<p>端午节在你的印象里会是什么感受呢?而在我的脑海里全是我儿时的幸福!我的大红裹肚、手腕、脚脖子上五颜六色的六色线,心口前飘香四溢的小香囊、这世上唯一心系我妈、最爱我、最疼我和我妈的人,我的外婆…您在那边还好吗😭</p>

<p>记忆最深刻的事是;我家门前河边的一排白杨树,一大清早,只要喜鹊枝头叽叽喳喳这么一叫,指定我的外婆来了,头顶小白帕子,浅蓝色偏襟上衣,黑色裤子,白色袜子,裹着七寸小脚,手拄拐棍,在我姨娘搀扶、妗子、幺舅表弟、表妹们的凑拥下出现在我家的院子,那个欢呼雀跃的热闹啊!至今想起来我都会情不自禁的笑逐颜开!端午这天更不例外,俗称;送端午,外婆要提前个把月把自己养的蚕丝线,煮染成五颜绿色的彩色线,然后,用彩色线在红绸缎刺绣成带有吉祥如意平安健康寓意的图案,在缝制成很别致的小裹肚和小香囊待端午节前送给我们…</p><p>我们家姊妹多,外婆做的刺绣裹肚,弟弟妹妹人人有份,年年如此。一直穿到我12岁(双胞胎讲究),到现在我还清晰记得裹肚上的图案,张开钳抓的大螃蟹,活灵活现的大鲤鱼,小时候只知道穿来保护肚子,不懂外婆的心有千千结(放不下我妈)长大后红裹肚却留在了这记忆的长河…</p><p>时过境迁,现在,唯一能见证外婆足迹的就剩下老庄子大门口那棵耄耋槐树,只有她寸步不移,星辰不变,依然摇曳在风中,这颗树就像外婆一样,在它叶繁枝茂的时候,曾为我们遮阳,为我们遮风挡雨,小时候妈妈带我回娘家,外婆就是坐在这棵大槐树下等我们、接我们、目送我们…</p><p>2020年春天,我还特意跑去看老槐树,路还是那条长着苋嘛的小路,老院子长满了一人高的杂草,原来的窑洞被掩埋的只剩下了小天窗,大槐树亦是残肢断片🍂一碰即碎……</p>

<p>外婆</p><p>我想在摸一摸</p><p>您亲手缝制的红裹肚</p><p>街上的香囊琳琅满目</p><p>我却闻不到原来的味</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