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国锋和叶剑英

  “四人帮” 反革命集团,是指以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等人为首的反革命组织,利用文化大革命时期党的错误,拉帮结派,网罗党徒,欺骗群众,搞非法武装,结成全国性的帮派体系,向周恩来、叶剑英、邓小平等一大批老同志发难,倒行逆施,迫害老一辈革命同志,妄图篡党夺权,严重危害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

中共十大后,王洪文任中共中央副主席,政治局常委,张春桥任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江青和姚文元任政治局委员。

1976年9月9日,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逝世。“四人帮”认为夺权的时机终于到了,以江青为首的“四人帮”集团,在9月9日凌晨中央政治局讨论治丧会上,江青哭着闹着要开除邓小平的党籍(当时邓小平已经被免去党内一切职务)。

1976年9月10日,王洪文背着中央政治局和华国锋,在中南海紫光阁擅自开设“中央办公厅值班室”,并以中央办公厅的名义通知各省、市、自治区,大搞反革命舆论宣传,张春桥的弟弟(总政副宣传部长)到某坦克师活动。上海市给民兵发放大量枪支弹药……透过种种事件得出结论,“四人帮”的篡党夺权已经箭在弦上。


汪东兴

汪东兴和李鑫当立首功,冒险进言


汪东兴和李鑫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见面,李鑫说,“四人帮”近几天活动频繁,聚会碰头,每次政治局会议之前他们都先开小会,商议对策。我们得下决心除掉他们,免得被动。汪东兴说:主席遗体在,我走不开,你找时间同华国锋同志汇报一下我们的想法,让他对“四人帮”的这些情况有所了解,最后的决心还要他下。(汪东兴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李鑫为副主任)

李鑫去东交民巷华国锋家,和华国锋谈了“四人帮”近期的频繁活动情况。华国锋特请李先念同志去西山和叶剑英元帅交谈,沟通看法。李先念于9月13日借去北京植物园的名义,然后突然转向前往西山,并与叶帅交换了意见,统一了看法。





毛泽东主席逝世

武建华

叶剑英与汪东兴三次密谈


第一次:1976年9月12日,叶帅去人民大会堂福建厅与汪东兴密谈

第二次:1976年9月15日,叶帅接见前来吊唁的外国朋友,之后从吊唁北大厅到东大厅的一间办公室交谈,分析形势和利害关系。

第三次密谈:叶帅按照预约来到汪东兴在中南海南楼办公室交谈。叶帅表示:庆父不死,鲁难未已,首恶不除,祸乱不止。汪东兴向叶帅汇报了“四人帮”围逼华国锋,质问华国锋的一系列反常举动,叶帅表示:江青和姚文元是想挤进政治局常委里,那样的话,整个“四人帮”在政治局里实力大增,他们是要全部进入最高决策层,这是逼着我们加速进程,4日下午我再来,你不能打电话给我,也不要到我那里去,不能惊动了他们。

  10月2日下午,叶帅与华国锋在东交民巷交谈,晚9时,汪东兴去东交民巷华国锋办公室与华交谈,华国锋要汪东兴一周内拿出一个解决“四人帮”的方案,但一定要稳妥,考虑到各种阻力和风险,也不要操之过急,不打没把握的仗。

汪东兴表示:张春桥近几天几次去江青处密谈,每次都很久才走。我们也不能拖延太久了。

华国锋说:明天还是这个时间见面,也不要给我打电话了。

密议谋划解决“四人帮”的方案,参与人员有:


汪东兴: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警卫局第一书记,总参谋部警卫局局长,从1947年开始,长期掌管8341部队(8341部队负责中共中央领导人出行、起居的警卫师)。

张耀祠: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

李鑫: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

武建华:中共中央警卫局副局长


具体实施方案的设定,本着两条原则:

一是,把握“四人帮”的心里状态,张春桥处心积虑想把出版《毛泽东选集》的权利抓到手,因此在怀仁堂开政治局常务会议,把会议内容确定为研究《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出版问题,对张春桥有绝对的诱惑力。会议的第二个内容是,研究建造毛主席纪念堂选址问题,这样,张春桥和王洪文不能托辞请假不到会场。在怀仁堂抓捕他们二人,方便有利。解决了张王两位常委之后,再依次处置江青和姚文元的问题,毛远新与“四人帮”区别对待,处理方法是监护审查。

抓捕前细致谨慎的准备工作


汪东兴遵照华国峰和叶帅的指示,明确分工:李鑫负责起草政治局会议讨论的三个文件,即关于华国锋同志任中共中央主席、军委主席的决议、建立毛泽东主席纪念堂的决定和尽快出版《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决定。武建华负责协助汪东兴实施有关行动各项任务,张耀祠除坚持日常工作外,负责抓捕毛远新,并协助武建华解决江青的问题。

10月4日,叶帅到达中南海南楼汪东兴办公室进行第四次密谈。

10月4日上午,汪东兴和武建华等人,以一级战备的名义,检查8341地下工程隔离点(为“四人帮”准备的羁押地点)。10月5日,汪东兴陪同华国锋再次检查地下隔离点。并对怀仁堂会场和大门入口、停车场进行了检查,并对有关武器装备、车辆、通信联络、后勤保障做了布置和检查。还做了非正常情况下的几种预案。

抓捕行动人员的选定,从政治素质、军事技能、身体条件以及对情况是否熟悉等几个方面考虑,从警卫局和8341部队的干部中选出,并分为五个小分队。

10月5日凌晨2时,汪东兴向华国锋请示8341部队和北京卫戍区部队分工配合问题,华国锋又和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吴忠,政委吴德共同商议协同配合问题。因为姚文元住在西城区按院胡同,隶属卫戍区部队管辖,为防抓捕时发生误会,特请吴忠司令员去往中南海一起组织这次行动。

1976年10月6日,星期三,闰八月十三,阴转多云,风力二三级,最高气温18摄氏度,有利于行动。

汪东兴对每一个小组下达任务

第一组,解决王洪文,组长李广银,队员:吴兴禄、霍际隆、王志民

第二组,负责解决张春桥。组长纪和富,队员:蒋廷贵、徐金昇、任子超。

第三组,负责解决江青,组长高云江,队员:黄介元、马盼秋、马晓先(女)

第四组,负责解决姚文元,组长滕和松,队员:康海群、张云生,高风利。

现场警戒小组成员有:丁志友,东方,叶贵新、赵汝信。

10月6日下午五时,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武建华在中南海东八所小会议室紧急召开参加抓捕行动的会议,参加会议的有:8341部队防化科科长黄昌泰、工程管理中队教导员廉洁、服务科科长孙洪起、副科长孙振发、交通科科长曹志秀、副科长李合;驾驶员:史友令、俞桂兴、尚占良、王明臣、吴增彬、张中臣。





华国锋、叶剑英坐镇,抓捕“四人帮”


1976年10月6日晚上6点30分,汪东兴到达怀仁堂,又对所有警戒哨、潜伏哨、机动分队和警卫值班室再次检查和明确任务。下令晚上参加会议者的警卫员一律不准进入怀仁堂现场,要求怀仁堂会场1必须内紧外松,保持常态。此时,五个抓捕行动小组已经全部进入战斗状态。

7点20分,一辆红旗车驶入怀仁堂门前,原来是叶帅到了。叶帅下车后,扫视一下停车场,精神矍铄,快步走进怀仁堂。

7点40分,华国锋从中南海北门进来,车停在游泳池后面,快步走进怀仁堂,见到叶帅和汪东兴,三人攀谈起来。

7点55分,武建华突然看到王洪文下车走向怀仁堂,于是快速汇报给了华、叶、汪,并通知突击王洪文的突击队员,设伏于门内两侧,进入紧急状态。

王洪文穿一件军上衣便装,下身是藏青色西裤,皮鞋铮亮闪光,他正昂首挺胸、趾高气扬的走向大厅,并向华国锋、叶帅那里瞭望,便被两名突击队员控制并带上手铐。王洪文高喊“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拼命蹦跶着双脚,突击队员将王洪文双臂抬高,头压下,双足悬空,动弹不得。华国锋面对王洪文庄严宣布:“王洪文,你不顾中央的一再警告,继续拉帮结派,进行违法活动,篡党夺权,对党和人民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中共中央决定,对你进行隔离审查,立即执行。”王洪文被扭离现场,押上了车。7点58分,正在给王洪文上铐子的时候,张春桥已进入怀仁堂大门,他穿一件灰色中山装,左腋下夹一文件包。他大模大样的走进正厅,看到华、叶正襟危坐,这只狡猾的老狐狸紧锁双眉,进退两难。突击队员两面夹击,快速制服张春桥,华国锋严正的向他宣布了中共中央的决定。张春桥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武建华一路小跑离开怀仁堂,经过菊香书屋,到了颔合堂,看见毛远新正呆坐在一把椅子上,张耀祠正在宣布对他的监护审查的决定,并下掉了他随身携带的手枪。训示他好好服从管教规定。武建华轻声示意张耀祠:时间很紧,我们走吧。于是二人出了丰泽园,来到春藕斋前厅。

江青正面东背西坐在沙发上,张耀祠、武建华、突击队员马晓先等快步走到江青面前,并围成半圆形。江青愠怒、可憎、凶狠的脸上出现了忐忑不安的恐惧,然后故作镇静的扶了一下眼镜,声音颤抖的说:“你们要干什么?”张耀祠宣读了中共中央的决定。江青问:“中共中央是什么人决定的?”

武建华厉声说道:“中共中央是什么人你会不知道?”

江青改口说:“什么人指使你们来的?”

张耀祠正告:“我们是奉华国锋、叶剑英两位副主席的命令,来实施中央决定的。”

江青依然坐在沙发上,取出一支笔,给华国锋写信,信中说:国锋同志,来人称,他们奉你之命,宣布对我隔离审查,不知是否为中央决定?随信将我这里的文件柜上的钥匙交给你。十月六日。把信和钥匙一同放进信封里,加了密封签,在突击队员的催促下才慢慢站起来,随突击队员上了车,由于江青没有反抗,所以没有戴铐子。

江青

王洪文、张春桥、江青的问题已经解决,就剩姚文元了,华国锋拨通了姚文元的电话:“文元同志,我和王洪文同志、张春桥同志正在商讨出版《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问题,想听听你的意见,你来一下吧"

电话那头说道:"好的,我马上就到。"

8点25分,姚文元走进怀仁堂门口,就被突击队员控制住,姚文元大喊:"谁让你们干的?谁让你们干的?"武建华从沙发起来,宣布了中共中央对他的隔离审查决定。姚文元高喊,警卫,快来啊,突击队员快速用毛巾堵住姚的嘴,押上了车。

华国锋随即打电话给耿飚将军和北京卫戍区副司令员邱巍高同志,二人领命来到,华国锋告诉他们,我们已经对“四人帮”采取行动并取得胜利,现在派你们带工作组到中央广播事业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新闻单位,去那里把好关,不要在宣传上出问题,二人领命而去。

同时,召开了政治局会议,宣布粉碎“四人帮”的伟大胜利,在全国范围内扫清"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余党。


至此,这个在中国政坛横行了十年的反革命集团,终于偃旗息鼓。在华国锋副主席、叶剑英副主席、汪东兴等老一辈革命家的领导下,一举粉碎了"四人帮",挽救了国家前途命运,挽救了党和人民。为国家的正常发展铲除了祸害,铺平了道路。作为后人,我们由衷的为这些老革命家和参与行动的英雄们点赞!英雄们的胆魄和爱国壮举,永远砥砺我们前行!


(本文根据抓捕“四人帮”的亲历者武建华的回忆及相关历史资料、图片搜集整理而成,如有遗漏,望广大读者见谅。)


审判“四人帮”

被捕后的张春桥

姚文元

王洪文

被捕后的江青

全国庆祝粉碎“四人帮”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