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志树人蕴古镇,卧虎藏龙彰宏村。青山绿水引诗赋,墨瓦白墙牵画魂。”

细数走过的名胜古迹,看过的旅游景点,让我念念不忘的应该是宏村。

进入宏村的路。

  2012年5月19日,五月江南又逢雨,我们前往位于安徽省黄山西南麓的宏村,绵绵细雨把江南小镇打扮的如同采莲女子,妩媚动人,温柔而娴熟,让此次宏村一行多了几分浪漫的色彩。

到达宏村时,雨越下越大了,一件平常5块钱的简易的雨衣卖到了15元,这时我们一直嫌累赘的雨伞派上了用场,有些暗喜。听了导游简单的介绍,带着几分神奇,我们进入了宏村的旅游景点。

宏村景区入口,雨很大,但丝毫没有影响游人的兴致。

  据悉,宏村最早称为“弘村”,宏村始建于南宋绍熙年间(公元1190—1194年),原为汪姓聚居之地,据《汪氏族谱》记载,当时因“扩而成太乙象,故而美曰弘村”,清乾隆年间更为宏村,绵延至今已有900余年。宏村距黟县县城11公里,是古黟桃花源里一座奇特的牛形古村落。整个村落占地30公顷,它背倚黄山余脉羊栈岭、雷岗山等,地势较高,经常云蒸霞蔚,有时如浓墨重彩,有时似泼墨写意,真好似一幅徐徐展开的山水长卷,因此被誉为“中国画里的乡村”。

雨中宏村就是一幅美丽的青绿山水画。

  由于雨大,跟着导游细心的听讲解也是断断续续的,不免有些遗憾。

宏村的建筑大多都是白墙灰瓦,古色古香,韵味十足。

  宏村的整个村子呈“牛”型结构,巍峨苍翠的雷岗当为牛首,参天古木是牛角,由东而西错落有致的民居群宛如宠大的牛躯。这水系还得从南宋说起,绍兴年间,古宏村人为防火灌田,独运匠心开仿生学之先河,建造出堪称“中国一绝”的人工水系,九曲十弯的水渠,聚村中天然泉水汇合蓄成一口斗月形的池塘,形如牛肠和牛胃。水渠最后注入村南的湖泊,称牛肚。接着,人们又在绕村溪河上先后架起了四座桥梁,作为牛腿。历经数年,一幅牛的图腾跃然而出。这种别出心裁的科学的村落水系设计,不仅为村民解决了消防用水,而且调节了气温,为居民生产、生活用水提供了方便,创造了一种“浣汲未防溪路远,家家门前有清泉”的良好环境。

  特殊造型的湖光山色与层楼叠院和谐共处,自然景观与人文内涵交相辉映,是宏村区别于其他民居建筑布局的特色,成为当今世界文化遗产一大奇迹。全村现完好保存明清民居140余幢,承志堂“三雕”精湛,富丽堂皇,故有“民间故宫”的美称。

脚下就是牛胃的边缘,安静的垂钓者钓的是一份诗意。

  沿着被称为“牛胃”的边缘进入了“牛躯”。村里小路全是用石子铺的小路,路两边便是孱孱流水,每家每户门前都有小桥,桥下小溪里有小鱼在自由自在游,门房里大都有小生意可做,有许多老婆婆穿着干净的民族服饰,安静的坐在门口,有的在做传统小吃、有的在做玩具的、有的在编织各种小工艺品……对于游客的来来回回,他们也许是见惯了,也不抬头,自顾自的专心自己手里的活计,静静的雨中欣赏美景的同时,这些村里的艺人当属景中的亮点所在了。

村中饶村随处可见的游鱼。

  宏村恰似山水长卷,溶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为一体,此时被誉为“中国画里的乡村”的宏村却一直在下雨,一串一串雨帘里的宏村俨然一幅幅青绿山水画,湖光云影有着独特的神韵,更是别有一番滋味,但因没好好的拍几张照片,还是有着些许的失意,也许晴天来宏村就没有现在的意境了,正所谓“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

雨中宏村更俱魅力。


虽然雨下的很大,但随处可以看到前来写生的学生,他们用心在与宏村对话。


  宏村里的每家房屋都有一个天井,雨下到屋子里,就会从石头地面流出去,据当地人说,有了这样的建筑,就不会发生水灾了

这是宏村里最富裕的人家,我们看了他家里的角角落落。

  精美的雕刻是宏村的一大亮点,雕刻的鸟兽鱼虫栩栩如生,刻画的人物惟妙惟肖。

大户人家的雕刻,虽然看上去年代已经久远,但是那种精致是时代抹不去的。

精致的房梁上的雕刻,当地导游告诉我们,这木料全是樟木的,不但不生虫子,还不用打扫。

如果在这个客栈里住上一晚,梦里是不是会成为诗人。

这是一个普通人家,有钟、花瓶、镜子,这种摆设取终生平安之意。

这座桥叫做宏桥,远远的看去,像一把弓箭,向外射去,保护着宏村里的村民。

雨很大,但桥上依然游人如织。

小桥流水,美哉美哉。

每个门洞里都住着人家,他们在自家里做打糕、竹子器皿,个个都是小手工作坊,但是见到游人他们并不吆喝,自顾自的做着。

这时雨小了,倒影出来了,如人在画中游一般。

  村中各户皆有水道相连,汩汩清泉从各户潺潺流过,层楼叠院与湖光山色交辉相映,处处是景,步步入画。闲庭兴步其间,悠然之情浓烈得让人心醉。

  进入宏村很容易迷路的,导游告诉我们,如果迷了路就顺着水流走,就会走出去。

  在宏村村口,可见到两棵有500年树龄的古树。这两棵大树,一棵叫枫杨树,当地叫红杨树;一棵叫银杏树,当地叫白果树。 形如利剑,直刺天空,因为银杏是世界上稀有的树种,而这棵银杏又有500岁,所以大家把这棵银杏称为村口“瑰宝”。这两棵大树就是这牛形村的“牛角”,宏村的“风水树”,也是一种吉祥的象征。按照这里过去的风俗,村中老百姓办喜事,新娘的花轿要绕着红杨树转个大圈,这预示着新人百年好合,红福齐天;高寿老翁辞世办丧事,要抬着寿棺绕着白果树转个大圈,寓示着子孙满堂,高福高寿。

  “牛肠”里的水为饮用之水,过了8点之后,村民才能在这里洗涤。更为奇妙的是,这牛肠的水位,无论天晴下雨,总保持在一定的高度,即水位总是低于小桥以下一点,不多不少,十分奇特。

  一个多小时的行程,只触摸到了宏村的“皮毛”,看到了“表象”,只能说我来过。意犹未尽的离开宏村,真的有一种心疼,如此美好的风景只能匆匆走过,不知道何时能真正的细品宏村。

  宏村美,美在徽派建筑,白墙黑瓦,鳞次栉比,马头墙翘角飞檐,高低错落。

  文字:笑眯脒

摄影:笑眯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