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是一九四八年从南京市金陵中学毕业的学生,一九五一年参加工作,在建设山西省太原市第一热电厂时,跟随着当时支援我国发电厂建设的苏联专家学习建筑专业。他曾亲自参与了许多电厂的厂房和宿舍楼房的设计,建造。学到了一定的建筑专业知识。可惜,中苏关系破裂之后,苏联撤回了专家。再后来的十年文革期间,我国各行各业的生产和建设都近乎停滞,百业调零。可惜,父亲辛勤学到的建筑专业知识,一时也没有了用武之地,空怀着抱国之情……。

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太原市政府拟在太原市火车站的附近建一座新型的电影院。不知是当时的政府官员想要时毛一下讲民主还是真的思想开放,总之,在太原日报上公开了征集该电影院的设计招标方案,征集的时间为两个月。这则消息一下子激发起了我父亲久违的对建筑的创作热情,他经过查阅资料,反复测算和审美外观等综合考量,最终拿出了自己的设计方案。那是一座集中式建筑与欧式建筑与一体的半宫殿式建筑,底层是城堡结构恢宏大气,穹顶和门窗都是窄长而扇形的欧式风格,高度为三十层楼,底部叁层设计为影剧院,其上部分为旅馆或办公用房。他将图纸和方案提交给了影院设计招标组,沉静了两个多月后,通知下来了,仅给他评了个优秀设计奖。理由很简单,一,因为他不是专家或教授,且设计方案也太超前,二,太原市还没有一座那么高的建筑,不知怎么盖?所以,方案被淘汰了。

真遗憾, 我们国家的体制就是这样,你就是再有建国立业的宏伟抱负和超前意识,只要遇不到有远见卓识和魄力无穷的领导,你的一切美好设计都是空谈。

二零一八年我的父亲去世了,他走时,太原市确实还没有一座三十层高的楼房建筑,可如今,你站在太原市的任何一个角度抬头一望,到处都是三十层的高楼大厦,早已不是什么稀罕之事,由此可见,我父亲当年的影院设计方案是完全可行的。历史就是这样,斯人己去,来者追崇吧!我敬爱的父亲,我们为你的超前意识和大胆创作而感到骄傲。今天的无数事实证明,你当年的建筑方案是完全切实可行的,是超前的,伟大的,我们深深的向您致敬……。您在九天之上倘若有知,那就尽情的欣慰的欢笑吧……。

其实,我也曾遇到过象你一样的惆怅,一祥的无奈。记得,那是一九九一年的春天,我偶然在一次电视采访的节目中看到了对“上海儿童基金会”组织的相关报导,它之所以能极大的引起了我的重视,那就是它切实能够及时有效的,救助那些身患危急重病的少年儿童和他们的家庭。不使他们的家庭在孩子的疾病中掉入贫困。让他们最大限度的感受到社会的关爱和温暖。这也是我国当时社会对患病儿童最大的救助方式。于是,我就向当时的分管领导打了份考查报告,然后,我们一同到上海进了考察,在上海我们走访了“上海儿童基金会”的相关领导,了解了国家对这方面的相关政策和法律依据。回晋后,很快就起草了成立“山西省少儿基金会”的报告。从国家治理和市场的角度来看,这确实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本应得到上级领导的大力支持。可是没想到,我们的上一级领导看了后却说,他不想管太多的事,怕麻烦。于是就这样,一件利国利民又利百姓的大好事被荒废了。直至今日咱们省的“山西儿童基金会”也没有建立起来……。我实在为我们山西那些个因儿童疾病致残,致贫的家庭而感到悲哀,感到惋惜……。

今天, 山西正在呼唤崛起,山西正在呼唤创新,反正我们山西的经济指数己经掉到了全国的末几位,还有什么不能放弃的顽疾,重整齐鼓?

山西从远古走来,山西将向未来奔去,山西应向全球敞开大门,山西应聚拢天下英才,山西应不拘一格,山西应打破常规,无论是谁,只要能让山西腾飞,只要能使巨龙翻身,山西就是你的用武之地。山西的呼喚是深远的,山西的呼唤也是殷切沉稳的,山西多么需要向父亲那样敢为人先的精神……。


2020年6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