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是东山升起的朝阳,

人人都会沐浴在朝阳的光芒中,

寒冬驱赶的暖风,冰冷融化的阳光;

亭亭玉立在人生的盛夏,

向母亲写下人生的赞歌。



朝阳当空灿烂,

午昔繁华似锦;

从午时一刻说起,

童话编织成生活的史记;

在这伟大史记的开端,

抒写着慈祥背后的肩膀,

支撑蓝天的阳光。

母爱如温暖的阳光,

父爱如湛蓝的天空;

无有蔚蓝的广阔,

哪有光芒的巍澜。


情诗背后的意境,

花苑建后的巍峨,

伟母身后的隐形;

使拖起蓝天的擎天柱,

使因深厚与隐藏的纤度;

朝阳的嘉华拨动了田园交响曲。

如今掀开那一片晨雾,

捧起夕阳的史册;

高亢诵读触摸的伟大胸膛;

再次祝福父爱的蓝天。

远去多年,

大雁回归的初春,

又登上午后的高山,

向夕阳说一声:“无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