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蓼莪》先秦:佚名

译文:爹爹呀你生下我,妈妈呀你喂养我。你们护我疼爱我,养我长大培育我,想我不愿离开我,出入家门怀抱我。想报爹妈大恩德,老天降祸难预测!

2、父老得书知我在,小轩临水为君开。——宋苏轼《送贾讷倅眉》

译文:家乡的父老见到我的这封家书如同见到我,我在这里的家门始终为你们敞开!!


“我们总是在真正了解父亲的那一刻起,才真正长大。”

对于父亲,总有着这样的刻板印象——沉默寡言。他的爱,总是粗糙中带着温暖,深沉而有余味。






父亲从不敢在谷仓囤积牛皮与谎言

父亲挺直的诚实脊背

坦然让风雨剥蚀成松柏的虬枝时

在他的骨骼与骨骼间

就安装上了天气预报的时钟

父亲的喜怒哀乐

是揉碎在烟袋锅里土生土长的烟叶

是储存在墙角陶罐里的家酿

是他那结满老茧的大手

和我散发乳臭黑发间细碎的磨蹭

父亲用平稳的鼾声

和栖落在他床头的星月交谈

诉说他用汗水浆洗过的一个个梦

父亲能读懂土地里的每粒纤尘

却从不让我读懂他

满脸皱褶里的故事和手掌上的风景

父亲闲暇时会坐在饭桌的一边

看坐在饭桌另一边的我和我的书本

如同看麦子秀穗田禾拔节般专注痴情

直到那天我要离开他时

父亲才在我坐的饭桌边摆一只黑碗

他那个我熟悉的黑碗就摆在我对面

父亲在为我倒酒时,洒了几滴在碗外

为自己倒酒时,又洒了几滴

当我猛地吞下那碗又辣又冲的酒时

一颗心拼命地往上蹿

脸孔上的血拼命往外挤

脖子上的青筋拼命往外突

父亲端起被我惶恐目光包围着的酒碗

呷了一小口,咂了咂嘴

又抿了一小口,咂了咂嘴

那咂咂声仿佛来自——

锄头的一起一落声

禾镰的一伸一缩声

汗珠的一滴一嗒声

日月的一起一落声……

许多年后,我回来时

父亲却永远地走了

可我一直觉得,父亲仍在村外田野的

某块庄稼地里


父亲节,别吝啬你的时间,抽空陪他聊会天;别吝啬你的拥抱,给他一个大拥抱;别吝啬你的赞美,让他知道他的美;别吝啬你的话费,多多少少是安慰!!

父亲节礼物父爱如山之二

他可能不会夸你有多棒

但是心里却骄傲地偷笑

他从不挑剔

只是把最好的都挑给你

父亲就像是一座山

承载了整个童年

父爱如天

粗旷而深远

有他在

就永远有避风的港湾

父亲节来临之际

工行各机构也纷纷开展

致敬父亲节主题活动

用画笔书写感情

用行动表达感情




父亲节礼物父爱如山之三

为父亲节写的诗歌

我一直在等您

多少年以来

我一直在等您的笑容

纯天然的至亲的放松

让我看见您

美美的

像窃喜中的孩童

我一直在等您的放手

在平静的呼吸里

自有生命的律动

六十岁是享福的年龄

已走过了长路和小径

您喝茶坐看儿孙

如何遇河搭桥

如何遇山开路

父爱如山

山有山的巍峨

只要您在

我就有依靠

我就有念想

哪怕是

我的很多事与您无关

我的很多情感您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