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收到女儿写的一篇短文,觉得有点意思,转发给朋友,看看………)


你想过你要干些什么吗”身旁的女孩儿胡乱蹬着双腿,一边喝着可乐问我。


我想成为一个大作家,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还要拿奖拿到手软”我往嘴里丢进一颗五香花生,抬头仰望着点点星空。


“”那...你成为了吗?”


没有。”我笑着摇摇头,随后将罐装可乐像是喝啤酒一般喝下“我现在因为生计,做着我最不喜欢的职业,做着我最讨厌的专业。”


“你不会跟你爸妈讲吗,说你不喜欢。”


“梦想和现实还是有差距的。我爸妈觉得我这样做能够吃饱饭,那我就顺着做就是了,不过,我仔细想了想,确实,我如果不走这条路,可能也孝敬不了我的父母。”


花生吃完了,可乐也见了瓶底,我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灰拿着零食袋和易拉罐站在一旁等着女孩儿。


女孩儿见状连忙站起身跟过来,我衬着月光看着她,白偏黄的肤色现在变得白皙,即便和我同岁也没有任何痘痘和毛孔,她的眼睛不大却散发光芒,她的声音在我听来很好听,很细腻,很清澈。不像一些人沉溺于人群中已经习惯和人打交道应该用什么样的声音。


公园的一旁是跳着广场舞的大妈们,我告诉清风与蝉,不要让它们告诉别人我们在这里,走近她,俯身亲吻她的双唇,她吓了一跳,我能感觉到她微微颤抖的身体,知道她害怕,便只是浅尝一番。


“你要知道,这在国内是不允许的。”


我知道她喜欢异性,即便我和她关系再好,也不能让她有些许水花。我向前走着,完全不顾她跟不跟得上。


“以后,不联系了,我要搬家了,或许不会再回来。”


“和生,你总是这样,总是要拒人于千里之外,总是一副无关紧要的表情,我弄不懂你,认识了这么多年,我觉得我一点都不了解你。”


女孩儿不知为何,在我身后用力嘶喊着,也许在埋怨我的亲吻,也许在埋怨我的无理取闹,也许埋怨我的绝情。


我站在楼下看着她房间的灯熄灭,我将我的心愿告诉蟋蟀与青蛙:请让她做一个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