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是个特别的日子(父亲节),其实,想快乐,每天都有理由。

人生就是一个圆,生命中的每一个过客,都是圆的轮廓,曾经的不相逢,到此时的相聚,都是离不开这个圆,你可能是70年代的兵,他可能是80年代的官,你可能是90年代的新兵蛋子,但这都无所谓,假若给一个理由,哪就是曾经的军营虽然都是过客,但曾经的经历,相聚一堂,串起的是岁月,相聚的也是沧桑。


赵班一如既往的热情,非要来买菜做东;吴老班长从南山远道而来;余班的西瓜锦上添花;张班依然看透人生不设防;吴班起个大早,约个女性朋友,山高水长;大厨罗班真心可以开餐厅了,让根据地来了,就满屋飘满了饭菜香,没有红米饭南瓜汤,有的就只是空降兵酒,听说很快也开发出空降天兵酒,味道怎么样,只有期待。。

我有事中途当了逃兵,再来时已时各位班长们已酒足饭饱。地铁站碰到了准备回南山的吴老班长,而根据地天南海北的闲侃的几位老大哥,只剩下微醺之中的余班,和我推杯换盏,聊叙人生,让圆桌上的剩余的酒菜,也仿佛多了份责任和担当。

每一次小聚,都是生命路上的一瞬间;每一次举杯,只是生命长河的一小段,让我们善待遇见,珍惜每一次重逢。

赵班过几天回黑龙江了,热情欢迎我们去大东北作客,从他朋友圈也能看出来,老班长“慎真如始”,期待黑龙江,再见!

菜,每次都很简单,但,战友情每次都在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