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9

  6月,个人的休假季,有机会再一次到云南。再一次到云南,是为了旅游,但行程结束以后,却只是感觉到了外出旅行的劳累,一点也没有游览娱乐的快感。

从郑州到昆明,从昆明到大理、到丽江,飞机、火车、汽车,游船、索道、台阶,风景不断从眼前掠过,美好不停被大脑定格。

洱海、泸沽湖的水碧波荡漾,洗去了一路风尘。

大理、丽江的蓝天澄澈深邃,屏掉了无端烦困。

玉龙雪山的云雾飘荡翻滚,带走了半生凡心。

这是大自然的力量,但是到云南旅游不只是观看鬼斧神工的风景,还要感受多元神秘的文化,可是对此我有点失望。

大理、丽江古城为什么能够闻名于世?因为深厚的文化,因为文化的底蕴,这种深厚的文化和文化的底蕴来自原居民的历史、现在和未来。因为文化,因为文化的底蕴,古城火了,火遍中国,火遍世界,国内的、国外的经营者蜂拥而至古城,他们侵蚀着原居民的生存空间,引诱着、逼迫着原居民出租自己的老屋,于是乎酒吧和歌厅鳞次栉比、快餐和饮品比比皆是、精品和杂货屯街塞巷,东南西北、苦甜酸辣、洋腔百调、鱼目混杂,一次次冲击着本地深厚的文化,一遍遍撞击着本地文化的底蕴,原居民一家一家搬离了老街古巷,导致现在居住在古城的原居民少之又少,并且呈现进一步减少的趋势。古城的慢生活变成了快节奏,来古城旅行的人们的目的由感受(风土和人情)变成了购买(物品和服务)。这样的古城,这样没有了原居民的古城,这样极端商业化的古城,古城深厚的文化、文化的底蕴还有根基吗?没有了根基的文化还能走远吗?没有了根基的文化还能幻想再次辉煌吗?哼,都是利益惹的祸!

洱海是美丽的,泸沽湖是神秘的。人们因为洱海美丽而追崇洱海,人们因为泸沽湖神秘而探究泸沽湖。追崇和探究没有错,当地政府和当地居民为追崇者和探究者提供便利更没有错,但当这种追崇和探究、这种为追崇和探究者提供便利变成损害洱海的美、破坏泸沽湖的神秘的过度开发,洱海的美、泸沽湖的神秘将不复存在,当洱海和泸沽湖变得像滇池一样需要治理的时候,不知道后悔的是探究者还是为探究者提供便利的当地政府和当地居民?嗨,还是利益惹的祸!

让我失望的不只是这些。崇圣寺大殿前的回廊下,摆起了算命的卦摊,不知道卦摊是能为崇圣寺增光还是能为崇圣寺增利,可我认为这种行为不只是有煞风景,还会亵渎神灵。洱海旁的花海,美其名曰网红打卡地,但却找不到一片纯净的可供拍照的空间,杂乱的人造景点、突兀的高压线大煞风景。南诏风情岛、东巴谷、玉龙雪山、泸沽湖观景台等等值得拍照留念地方的最佳位置的最佳角度被个别人长期圈占了,想在最美的风景前选择最佳的拍摄角度真难。导游带团购物这是人尽皆知的规则,可口口声声说没有购物安排却屡屡带团购物还对没有购物的游客冷嘲热讽也算是导游界的奇葩了,更为奇葩的是就连摩梭人家庭的民俗讲解员也在自己的祖母房里推销起了银器,她的行为不会玷污她们的家屋吧。哎,尽是利益惹的祸!

其实,到了云南,美好还是主流,况且美好的的不只是自然风光。云南的旅游安排真的很好,你行程的这一站与下一站是无缝对接的,都是车等人人家等你,真的没有人等车你等他们的情况。云南旅游从业人员的总体素质还是很高的,特别是到了丽江,你会享受到星级的服务,他们真心的会为你着想,用一句夸张的话讲就是“最美不过丽江人”,就像导游黄五月。到了泸沽湖,你更会感觉到摩梭人大多数人的淳朴,就像逸居酒店的老板会把家中最好的食物拿出来让你分享,就像摩梭家庭售卖土特产的中年妇女会卖给你家藏的最好的土特产让你带走。

不论怎样,云南还是可以一看的,虽然有这样那样的失望,但当你融入云南的风景、融入当地生活的时候,你还会感觉到回味无穷,甚至是沉醉其中。

我还会再去云南。再去云南,我会选择自助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