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是景,路边也是景,沿途都是景。

天朗气清,远空飘着些闲淡的云,一辆载满乘客的中巴车正穿行在叠叠绿色之中,车里的人头手伸出窗外,拿着手机不住地拍照,这是句容市作家协会的会员们,他们进行的,是“行走句容,品读家乡”作家采风活动。车子驶入了“东部干线”,“这是一条绿道,也是一条生态大道”,作协朱玉刚说,是的,这还是一条“福道”,因为每隔一公里就有一个“福”字嵌在路中间,人们称之为“福道”。黑色沥青路面上,绿黄蓝三条彩带沿着道路向前伸展。“绿色代表生活之美,黄色代表生命之美,蓝色代表生态之美。”这条福道打通了断头路,拓宽了瓶颈路,串起句容的山山水水,成了福地句容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这是一次采风,也是一次文化之旅,绿色之旅。

按照行程的安排,我们沿句宝线、东部干线、茅墓路一路前行,“带头大哥”、作协副主席唐金成先生充当了我们行程的导游,他扎着瓜皮小帽,一茬山羊胡,步子有力,语言诙谐,几位女士不自觉地就围绕在他的身边。在“句容福道”九龙山段,道路两旁高大的银杏、香樟,在蜿蜒的山间道路上空,编织成仿佛能穿越时空的“爱情隧道”。树木色彩斑斓,层林尽染,与路面彩色标线相映成景。“现在我们眼前的这条绿色的路,可是我们作协主席颜利平先生争取过来了呢,也是有故事的。”唐金成先生骑在中巴坐椅上,面朝我们,娓娓道来。“当时,颜利平先生在袁巷乡主持工作时,有一次省里领导和专家下来考察九龙山,山路崎岖,烂泥封路,颜利平先生就背着客人走进大山,这一背,感动了客人,老区的出行难也留在了领导的脑海里,回到省城,这条美丽的绿道就落实了下来,也是对老区淳朴人民的一种回馈吧。”原来,绿道的美,是老区人用美的心换来的啊。

不觉得,已经到了田园乡村陈庄。这里,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古木参天,绿草如茵,加上新四军曾经驻扎在此地,陈庄既有山水田园的自然风光,又有了红色文化的人文底蕴。“城里有套房,乡下有个小院。院子里种点菜,再养两只鸡,没事,就坐在院子里,看看门口的山”,几个女作家说着自己的心愿,她们口中的山名叫“方山”,提到“方山”,朱玉刚说了一个神话传说,有两个老神仙打架,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其中的一个神仙用剑砍了一块方方正正的山,就名为“方山”。另外一个版本是,相传古时候,这一带并没有山,周遭几百里一片沼泽。一次,玉黄大帝的金印失手掉落凡尘、不偏不倚,正掉在这块沼泽上,化为一座大山,称方山。玉皇大帝本想收回金印,但又怕惹人笑话于是将错就错,传下圣旨说:“而今天下太平,金印闲置,朕赐金印下凡、为水乡增添一处山景。”又派殿前侍卫青龙黄龙下凡看守。后来秦始皇南巡时见方山金光闪闪,紫气腾腾,急忙询问。随行大臣徐市禀告说:“此山独立于天地之间,金光紫雾环绕,天子之气直冲斗牛,久后必出贵人,代大秦而定天下。只有凿石垄断山根,鞭方山,碎天印,才能泄掉王气。”秦始皇随身带有两根坝王神鞭,对方山拦腰两鞭。方山头的一段被赶到句容磨盘东七里处,名方山。

车行到了唐陵,这是个“长在树上的村庄”,是“江南花木第一村”,在许多农家小楼前,停着不少好车子,靠“卖树”富起来的村民,脸上的笑,也是金灿灿的。接待我们的是一位个子高高的帅小伙,他是本村子的,部队转业选择回家创业,目前在村委会工作,也经营着自家的苗木产业,是名“树二代”,年轻人从扎堆外出打工到成群返乡创业,让人看到了唐陵村未来发展的希望。唯一遗憾的是,没有见到能人刘树安,倒是一路上,听了一些关于他的传闻逸事。刘树安常年在外经商,是个腰缠万贯的大老板,可是彼时的唐陵村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穷山沟沟,当时,唐陵村穷人多,麻将馆多,产业一穷二白,村组织软弱涣散,几近瘫痪。于是就有了刘树安被“骗”回村里做村支书的故事,说是“骗”,其实也是当地党委政府“三顾茅庐”,硬是把在外地做工程的刘树安请回了村,带领大伙共同发家致富,刘树安也不负众望,把一棵棵不起眼的的苗木变成了“摇钱树”,村民也由“打工仔”变成了“树老板”,唐陵村靠树富了,这些树里面,当然少不了刘树安这株“带头大树”的。

中午在后白岩藤农场吃饭。一进农场,扑面而来的就是一大片绿,一大片姹紫嫣红。一个标志性的异域风情的大风车伫立在水边,还有就是大片的郁金香芬芳吐蕊,单朵顶生的郁金香,叶子细细长长,花从叶茎中挺立出来,状若酒杯,唇一样的蕾瓣,借助着风儿轻晃飘逸,蕴藏的香气从花蕾中流淌出,轻嗅,美好已入心中。“艳郁后白,欢迎来我们后白做客”,后白政府负责宣传的同志热情地招呼着我们。中午就在农场吃了饭,同行的句容籍作家吕新勇成了焦点,大家纷纷向他索要签名新作《钱鉴》并合照。一部《钱鉴》,洋洋洒洒几十万字,分上下两部,“以钱为鉴,可以知灵魂。”吕新勇先生这样介绍着自己的书。吕新勇先生是个温儒的人,身材高大,一件青褐色唐衣,为人敛蓄质朴,极方正。桌上,大家纷纷向吕新勇讨教写作心得,“我的一个心愿,就是完成三部书,等我老去的那一天,有人说,他曾经来过,并且留下了一些东西,那就是我的书,我就知足了,人,不能白白地来世上走一遭,不是吗?”吕新勇语速低缓,“我将来的书,会重点写一写我的家乡句容的,我只是想通过自己的一点力,为家乡的宣传作一点贡献!”吕新勇先生依旧是平而缓和地说着,“对!我们文艺工作者,就应该拿起我们的笔,为家乡句容做一点事情,来,我们这杯酒,敬宣传句容的文艺工作者,祝愿家乡今后更美更好!”唐金成先生已有醉意,他摘下瓜皮小帽,露出性感的山羊胡,举杯,仰头而尽。

下午,我中途有事离开,没有去成最后一站后白西冯村,甚是遗憾。

回城的路上,我倚在车窗上,林木葱茏,草坪如茵,幢幢农舍,掩映其中,“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样的绿色发展理念标牌随处可见。行走句容,品读家乡,我看到了绿水青山,也分明看到了家乡未来发展路上的“金山银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