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残垣很有味道,从我儿时捉迷藏的街巷,到我当兵的地方,我都把有年头的街巷叫老街。其实,我生活过的“老街”并不老,只是破破烂烂的砖坯来自曾经的老街,违建了落后的韵味。要是比起皖南的老街来,我生活过的地方也远比今天的西递、渣济有味道……原本的私家洋房变成了大杂院,原本进城拾荒的农民变成了市民,原本的市民变成了小市民。

  如果用较为准确的话讲,我生活过的地方只能叫旧街,都是解放前和文革前后建起的房子。去年初夏,我路过那里的时候,没想到当年的残垣变成了高楼大厦的高档市民小区,丝毫没有剩下残垣断壁的空舍。一打听,街坊里的老人死的所剩无几,不认得的几乎都是老解放区的移民,原本的市民还是小市民。

  我记得旧街的尽头是一条小河,河上有一座用水泥板搭起的小桥,桥的那边是一大片农田。大杂院里的一簇油菜花开的时候,这里的景色不错,从上海来的人最喜欢到这旮旯留影,唯有从老解放区南下拾荒的人视而不见。

  而今,那条河干涸了,桥连一点影子都不见,原本大杂院变成了一片新市民的街区,记忆里的人养畜的情景,变成了畜玩人的宠物花园。哎!在我眼里,记忆里的残垣是人为的自然,如今的残垣造作的“破烂”没有一点新意,最热衷的是赶时髦拆建翻新。

.............................

  刘工|甲辰年生于南京。当代艺术家、油画家、作家、人文历史学者。主要油画作品收录于《中国油画名家》《中国收藏》《中国传世名家名作专题邮票》《中国画廊与艺术家》《当代油画·风景专辑》等专辑。近年来,三十余篇艺术评论发表于《艺术印象》《新海岸》《中国文化报·美术周刊》等专刊。出版《当代油画·刘工专辑》《野性与色彩》,长篇小说《紫陌尘事》,著有《中国潜流文化》《中国绘画的精神含义》《中国传世名画二十讲》等专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