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贾村塬(2)


吴万哲


【编前话】昨天发了几段写贾村塬的文字,没想反响强烈,今天再发几段。贾村塬是西安的白鹿原,是一本无字天书。我的心灵自小有一种贾村情结。我用多年时间去解读、去熟识。近日受贾镇邀请写点教育与名人的东西。我又一次来到贾村,行走塬上,感受不一样的风景,挖掘厚重的历史文化。本戏还未开台,却按压不了心中的激动,信手写出几段散行文字,作为热身吵台。


贾村塬的故事无穷无尽,我不一定写得精彩,但一颗热爱塬上之心却是赤诚滚热的。昨日吵台后得到众多朋友支持。宝鸡监狱退休干部、高级警长、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著名书法家姚炳先生还无私“源源不断”提供他的书法作品义拍,无私支持此事。书家作品附后,有兴趣者可联系。


热烈欢迎塬上朋友转发、拍砖,更欢迎大力提供更多名人、名事。衷心感谢各位朋友!


家乡是个山区,出门不是爬坡就是溜沟,且常闹灾荒,吃不饱肚子。在家乡人眼里,贾村塬就是大地方的代名词,是个富庶得流油的人间天堂。我便对贾村塬很是向往,是一个懵懂少年对一个未知世界的神一样的向往。


多年后,我调到宝鸡工作。一报到,便问单位同事贾村塬在何处?他嘴一诺,向东北望就是!我便向东北张望,看到横亘着的一道雄浑而巍峨的黄土山岭,便不由对它敬仰了。一个星期天,我心切切独自去造访。公交坐到店子街,开始爬坡,未几,便上了塬。急急走村。欢喜串户。看塬上的天,看塬上的地,看绿油油的麦田,吃庄稼院的玉米搅团,也看塬上的男人和女人,还对着蓝格生生的天“啊——”“啊——”大声吆喝了几声,又狠狠尿了一泡,却匆匆而归了。


说老实话,贾村塬除过视野开阔、风特别大外,似乎和家乡并没啥两样。塬上人也住一边淌水的黄泥小屋,男人女人也穿绑绑棉袄,见人也问“吃咧么?”就是田里的庄稼,也长得稀稀拉拉,并不十分茂盛。不过,也有不一样的,家乡人把老年女人叫“老婆”,塬上人却叫“腊婆”,我还由此及彼,推测将老年男人叫“腊汉”,村人却笑破了肚皮,说根本没这样的叫法。我还有个惊人发现,因风大塬阔无遮无挡的缘故吧,女人普遍长得比较黑燥,还没家乡的女子水色亮。我想找人好好聊聊,一想起家乡那句“倔性”的俚语,便怕挨“呛”,赶紧收了口。


看景不如听景。不看也罢!我狠狠扔下这么一句,逃也似的下塬了。


后来听人说,贾村原是汉代以来古丝丝之路上的重要驿站,上世纪三十年以前确是风光的,岂至家乡人的向往,就是新、甘、宁、蒙人,一说起贾村塬,也是无人不晓的。境内有好几个扶托村,据说真正的名字应该叫“骆驼村”,是古西域人途经长安喂养骆驼的地方。可突然间机械革命兴起,老牛样“呜儿呜儿”嚎叫着的火车挟着一股劲风顺着渭河川道“轰隆隆”爬越了过来。拉来上海滩国际大都会和江浙一带的洋人,也拉来了时兴的现代工业生产出的洋布、洋火、洋瓷缸子等洋货,还带来了唱歌、跳舞、看影子戏(电影)的新兴的社会文明,名不经传的“小宝鸡”一夜间人满为患,迅速崛起,几千年的西府重镇凤翔衰落了,由凤翔到贾村塬的官道也萧条了。


没了人流,便没了钱流。贾村塬从此变得衰落起来。


得知这些,我天堂般向往的美梦瞬间被无情的现实击得粉碎。时代的列车风驰电掣,有因祸得福者,有因福得祸者。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人世风水轮流转。东西方文明也不断更替,何况一个小小的贾村塬?此后,我便长时间没去塬上。


时光荏苒,花开花落,春去春又回。直到有一天,我在电视看到一个卷卷头发的女人,用醋溜普通话讲:那年,我怀揣卖鸡蛋攒的400块钱,下塬做生意,如今成就了自己的事业。据介绍,这是贾村塬上的女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几年打拼,是个身价9位数的女老板。这以后,我较多关注起了“贾村塬”,有国家媒体的“本报讯”“本台消息”,也有街谈巷议的人文野史,许多“塬上人”的故事流水一样传入我的耳际。有男人女人艰苦创业、一夜暴富的故事,有含苦茹辛、挣弯了腰将几个儿女送进北大、清华的,还有考古队在什么地方挖出稀世珍宝、“天下第一”什么的,什么地方建了什么纪念馆,办了什么展、什么节会的,杂七杂八,充斥了我的耳鼓,当然,也有一些胡日沟子乱打捶的男男女女、花花绿绿的桃色新闻……


贾村塬,一个楼兰古城一样充满迷踪和奇幻的地方!(未完待续)


(作者和宝鸡县(陈仓区)原教育局长董科(中)、陕西省凤翔师范原党委书记李福蔚)


塬上的故事说故事就是故事,说不是故事就不是故事。


塬上的故事说是就是就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不是也是。


故事里有真故事,也有假故事,真故事里有假语,假故事里也许有真言。欢迎“塬上人”拍砖,欢迎塬上人提供更多名人、名事、翔实素材,更欢迎您作为主人公走进老吴笔下。


精彩正在继续,感兴趣了,点个赞,转个发,不感冒了,呵呵一笑!谢谢!


往期精彩回顾(戳下面的字):


(一)《西府奇人》箩筐


01、《西府奇人》热烈欢迎您!


02、《西府奇人》有家啦!《西府奇人》揭牌啦!!


03、李书常:“宝鸡坑王”的另类人生


04、2019.2.17日宝鸡“西府奇人联谊会”实况录相,珍贵资料!


05、吴万哲:我与“西府奇人”的故事:大家一起再走一个? 


06、“老吴寻找西府奇人,诚邀您讲故事”之05:宝鸡市一个风水大师的故事

07、“老吴寻找西府奇人,诚邀您讲故事”之08:《“创”字当头走天涯》,讲述“贩运大王”、麟游山区青年农民柏俊刚艰辛创业的故事。


08、“老吴寻访西府奇人,诚邀您讲故事”之08、“老吴寻访西府奇人,诚邀您讲故事”之12:《乐见人间永无贼》,讲述宝鸡民间“反扒大侠”张斌36年抓贼2300余人的故事。


09、“老吴寻访西府奇人”之13:《踏破铁鞋觅河源》,讲述宝鸡市水利专家常崇信先生数十年如一日踏勘寻找江河源头的奇趣故事。


10:《痴心翰墨写疏狂》,讲述著名书画家黄强先生鲜为人知的人生艺术故事。


11、“老吴寻访西府奇人”之17:《寒门学女中高魁》,讲述宝鸡农村女孩、河北省公务员考试“面试状元”牛丹的奇葩故事。


12、“老吴寻访西府奇人”之19:《耄耋老人再出发》,讲述抗美援朝老兵、年届9旬离休女医学专家侯灵媛鲜为人知的故事。


13、“老吴寻访西府奇人”23:《一片绿叶创大业》,讲述宝鸡80后农村青年、“多肉哥”陈小东艰苦创业和他“肉肉花园”的奇葩故事。


14、“吴万哲寻访西府奇人28”:《西府有个“张水神”》,讲述宝鸡市老水利专家张槐欧退休14年为贫困山区农民找水打井的奇葩故事。


15、吴万哲寻访西府奇人30”:《高楼座座写人生》,讲述国家一级注册结构工程师、宝鸡市现代建筑科学研究所所长王耀宗的奇葩故事。


16、吴万哲:2019【西府奇人】之《寒门学女中高魁》之姊妹篇《寒门又飞“金凤凰”》


17、吴万哲‖2019【西府奇人】之《汶锁林:目击“天外来客”和“宝鸡红”鸡血玉发现第一人》


18、【西府奇人】贾永红 ‖ 我与"神医"任玉让


19、吴万哲‖2020【西府奇人】之《冯建文:“老歌新唱编歌大王”的苦乐人生》


20、【西府奇人】吴万哲 ‖ 《李文祥:麟游山中一个乡村文化人的自觉坚守》


21、【西府奇人】耿智科‖《我所崇拜的一位新闻朋友》


22、【西府光彩人物】李  琴:呵护祖国花朵健康的人


01、陕西“西府奇人”发现与采写作家吴万哲携38位“奇人”向全国人民大拜年!


02、奇人大聚会顺利进行 “西府奇人”品牌持续升温——“西府奇人”2019年新春联谊会侧记


03、2019.2.17日宝鸡“西府奇人联谊会”实况录相,珍贵资料!


04、全国“百名书家”义赠墨宝齐赞《西府奇人》


05、吴万哲:2018’读者热评“西府奇人”金句集锦(一)


06、吴万哲:2018’读者热评“西府奇人”金句集锦(二)


07、2018’读者热评“西府奇人”金句集锦(三)


08、刘礼珍:西府奇人情动西府 ——读吴万哲“西府奇人”系列纪实文学随想


09、杜水流:《雁过留声人过名西府奇人最荣光 ——读吴万哲先生“西府奇人”系列纪实文学点滴感想》


10、吴万哲答关爱“西府奇人”平台成长朋友8大问


11、热点透视:“冷饭”何以炒成“热干面”?


01、“瘟疫袭来的爱情”01、《隔离的高跟鞋》

02、“瘟疫袭来的爱情”02、《等待着是美丽的》

03、“西府奇人”抗瘟疫的日子都在干什么?(一)04、“西府奇人”抗瘟疫的日子都在干什么?(二)

05、“西府奇人”抗瘟疫的日子都在干什么?(三)

06、“西府奇人”抗瘟疫的日子都在干什么?(四)

(二)《影视箩筐》


01、吴万哲:我胎死腹中的电影处女作《女人》


05、吴万哲:《秦火》:圆了我电影编剧梦03、吴利强:宝鸡本土剧作家吴万哲先生编剧的电影《秦火》火咧!04、赵辛未:《秦火》:一部文化自信真正落地的电影05、史宝孝:《秦火》:一段缠绵悱恻爱恨情仇的精彩讲述06、大秦编剧吴万哲电视剧作品故事大纲展播02:30集电视连续剧《烽火国宝》07、、一条迟到的消息:吴万哲编剧的微电影《万家酣梦》荣获“全国法院第五届十佳微电影优秀奖”啦!08、陕西编剧吴万哲:40集电视连续剧《胭脂岭传奇》寻求投资方09、吴万哲新作(一):扫黑除恶电影剧本《硬功》(暂名)寻求出路 10、吴万哲‖40集电视连续剧剧本《八卦掌宗师董海川》

(三)《个人箩筐》


01、2019,吴万哲的文化休闲报告”02、以普通人的平凡书写不平凡的人生:陕西骄子冯西见25年奋斗纪实《人间正道谱春秋》出版03、么现在的“年”越来越没了“年味”?
查看原文 原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著作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