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清新沉寂的山区小县,来到雾霾笼罩但熙熙攘攘的花花世界,总以为可以寻觅到内心那一缕魂牵梦萦的情愫。却未曾想,习惯于小街小巷的我,在纵横交错、四通八达的大都市的马路面前,茫然失措,成了“路盲”,常常迷失了方向。

  大城市的十字路口特别多,而每当走到十字路口时,不管路口那个方向的绿灯亮起,总是会毫无选择的随着人流走到对面,并茫然地情非得已地行走在水泥丛林中。彷徨中,记起宜兴深山竹海里那蜿蜒曲折的山路。在薄雾的山间行走,不知下一段山路转向哪个山坳?转向哪片丛林?转向哪个路口?


  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南柯之梦如影随行,曾经的憧憬似五彩斑斓的海市蜃楼,在空中渐渐殆尽。一颗初心,在历经平坦,历经坎坷,历经沧桑后,却始终保留着一份青涩的记忆。童年梦幻的呢喃,总是在万籁寂静时潜入一帘幽梦。梦中的故人浅浅微笑,梦中的山花淡淡绽放,梦中的古巷幽幽深长。


  光阴荏苒,岁月犹如过眼云烟,来不及挽留,来不及留恋,朦朦胧胧间,却在不知不觉中烟消云散。回眸,蓦然发现,许多许多的事,走着走着,也就走淡了情趣;许多许多的梦,走着走着,也就走倦了回忆;许多许多的人,走着走着,也就走散了相遇。剩下的只有在迷途中依旧惝恍、苟安而迷离不知方向的自己。

  向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怡然自得、无拘无束的田园生活。 常梦想在某远离人迹、依山傍水、鸟繁草茂、桃花盛开的地方,找间茅屋寄留疲惫的身躯,收藏人生旅程的沿途风景。

  柴扉前,借助暗淡的星光,把时光搓成一根记忆的绳,一头系在初始记忆,一头系在悠闲时光,中间夹着点点滴滴,斑斑驳驳的瞬间,晾晒在空旷的野外,把曾经一路懵懂的人生旅程,在雨雪风霜中摇曳成褪色的回忆。乘闲暇时光,穿行于记忆之绳的左右,徘徊于点滴之间,追忆于斑驳之间,游离于琐屑之间,嬉戏于苦乐之间。


  时时在迷惘中丢失了自己。流年,如雾里看花,苍老了等待;似梦里寻柳,愁荒了铅华。有时很想去参佛,抛弃世俗的烦恼,循入空门,入定于虚无飘渺,把在人生旅途中迷离的自己,置身在某个幽幽深邃的渡口,搁浅凡尘的欲念,唾舍缠绵的牵挂,面莲心佛,聆听梵音袅袅,寂敲木鱼声声。


  或许,让浸满俗欲的心身沉湎于清风淡雅之中,沉湎于超凡脱俗之中,沉湎于禅心悟道之中。或许惟有虔诚地静坐在菩提树下习经千年,入禅开悟,禅蜕后,才能看清混沌的人生苦海。


  人生的旅途,就是历经世俗的浮潮;翻越繁华的寂寥;煎熬梦魇的沙漠;清煮惨淡的岁月。在心愫的驿站抖落喧嚣的尘埃时,却惊悚地发现,自己回到了人生的原点,只是再也寻不到从前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