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与我同行,不放松,

不放松,视你为玫瑰的花瓣,

小雨点,紧贴你的酥胸,

你的口鼻耳,你的瞳孔?

一个开放的魂魄,

拿去,去殉我的爱,

解剖她赤裸裸的身,

身算什么!给,一颗心!

浸泡在里面,什么滋味,

山摇地动,一条船冲入河心,

拍打着浪波,她说,

死,怕什么,

随着灯明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