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相机病了,搞得我手忙脚乱,这可咋整!不是心疼它昂贵的价格,因为它是我的最爱…


茶饭不思,一心儿挂念着照相机,网上介绍,一般初次生病感冒,多喝热水出出汗就好了。


为了帮照相机“出出汗”,所有功能全部检查一遍,程序恢复原始状态,忙的不亦乐乎。


照相机一点不为我的付出所感动,依然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端着相机心急如焚,求各路高手指点迷津,逐一试来,均无疗效。


一个人即使储备再多知识,面对突如其来的病魔也会着急慌乱!


无奈之下,匆忙将照相机送到维修中心。专业工程师说“我们需要拆机检查,你要签字认可”。看着照相机弱小的身躯需要打针吃药一阵心痛,举着签字的笔有点微微颤抖。


办完“入院手续”,心情沉重的离开维修中心,晚上彻夜难眠,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自己对照相机如此眷恋,以前它就睡在床边的相机包里,虽然彼此没有语言交流,但是感觉它就在那里心里特别的踏实。


每天跑好几趟维修中心打听情况,专业工程师说“虽然是小毛病,但是病因还没找到,需要“留院”观察。”


凉风透过窗户轻拂着脸,望着幽蓝的夜空浮想联翩,心爱的照相机曾经陪我欧洲五国之行,曾经陪我转战南北阅遍祖国大好河山,曾经为我留下许多美好的瞬间,它让我找到了生活中的乐趣,它让我收获了创作后的喜悦,它让我们之间的情感日益加深。


记得有一次去霞浦拍日出,早上四点天空依然漆黑一片,左手拎着照相机,右手用苹果手机照明,肩上扛着沉重的照相器材,徒步到山上选个制高点。 


途中一不小心踩空了一个台阶,整个人向前冲出去,身体离地面越来越近,这个时候本能的将照相机抱在怀里,头部却重重的摔在地上。


爬起来首先检查照相机摔坏没有,确认相机安然无恙后,才发现自己的头部在流血…经医生检查,头部多处擦伤,较为严重的是眼镜框把两眉之间划出一道深深的烙印。


虽然我受了点伤,看见照相机毛发无损我一点都不后悔,难道这就是爱…


现在照相机还躺在“医院”里观察,这期间几个摄影爱好者邀请我一起去拍照,没有“照相机”真有点让人抓狂,这种煎熬只有摄影受好者才能感同深受……


(照相机留下的美好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