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起笔,我就想起这样一幅画面:一个板寸头、身姿挺拔的中年汉子,大老远就向我伸出手来,笑容满面地要跟我握手,真是太亲切了!

这条中年汉子,就是李高林。

李高林的小名叫“小二”,在郭庄,知道“小二”的人很多,而知道他原名的很少,郭庄人,喊“小二”,感觉亲切。一来因为他是土生土长的郭庄人,对家乡,他有着一种特别的情结;二来他为人忠厚,待人实诚,和他相处时间久了,就会觉得,交这样的朋友,值!

              圩区里走出来的“蟹老板”

没有人的创业之路是一帆风顺的,李高林也不例外。1972年,李高林出生在郭庄镇一个叫朱巷的村子里,朱巷是圩区,“漂在水上的村庄”。所谓“圩区”,就是河流与田地形成独特格局。在干流和密布的支流水网间,土地被分割成一个个大小不等的区域。四周是埂,埂外是水,埂内依次分布凼子、田野和星星点点的人家,这便是圩。李高林的老家就坐落在圩区深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李高林从小在圩区长大,养成了一种不怕吃苦、上善若水的品性。

小时候的李高林,聪明而机灵,在同龄人之中,属于比较出众的。由于时代的原因,李高林的学生时代止步于郭庄,那时候考个学校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求学无望,李高林背着书包回到了家。进了家门,亲戚说“你上不了学了,这辈子估计是要饭子胚。”李高林生气吗?当然气啦!可是事实摆在这里呀!没有文凭,李高林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在南京打着零工,做过泥匠,学过水电,在工地上,风餐露宿,饱一顿饥一顿,在工地上受人歧视,甚至还有言语的冲突。有一次,工地上打架,年轻的李高林被人打得趴在地上,血流满面。

打工的日子是艰苦的,是做个“要饭子胚”“打工仔”,还是自己创业做老板,李高林选择了后者。他开始了艰难的创业之路,他从熟悉的建筑业起步,凭借着不怕吃苦、聪明实诚,从小工做起,到承包工程,李高林挣到了创业的第一桶金。李高林成了“小老板”,成了别人口中的“李总”,但是他没有满足于现状,不安的心又在蠢蠢欲动了,他瞄上了新兴的水产养殖,搞起了螃蟹养殖,“圩人不离家”,李高林在家门口承包了十几亩水田,改造成螃蟹养殖池,养螃蟹是个苦活,这些“横行霸道的家伙”本来就不是个容易伺候的主儿,但是李高林却摸清了螃蟹的秉性,掌握了它们生活起居的习性,把它们伺候得很好。从晨光熹微,到夜色阑珊,经常可以看到一条中年汉子在圩田、凼子、圩埂上来回劳作着,那条汉子,就是李高林。

                内敛而性情的“乔峰大侠”   

李高林成功了,可是成功后的李高林非常低调,他经常戴着草帽,蹲在工地上做事,外来人一看,就以为他是一名小工。他很朴实,和工人们一块干活、一块吃饭,干活的时候,脏活累活就自己上,一点没有个老板的“架子”。有时候,我在上课途中、值班路上,碰到李高林,只见他推着运沙小车,脸被太阳晒得通红,老远地,他看到了我,放下推车,我把手伸过去,“我手上有灰的!”他憨憨地搓搓手说,我把手给他,他紧紧握住我的手,他的手,温暖而有力,这是一双劳动者的手,给人满满的能量!

干活结束后,李高林也会邀请工友、朋友喝两杯,俗话说“好汉无酒不精神”,他喝酒很爽气,是个性情中人,有点像《天龙八部》中的“乔峰”大侠,有江湖的地方便有故事,有豪侠的地方便有美酒。在李高林的朋友圈子里,侠骨豪情,快意恩仇。李高林喝酒真的是“宁伤身体,不伤感情”的,他酒量尚可,很少喝醉。喝酒的人,最喜欢的是“和对的人喝醉的酒”,李高林就是这样的人。我和他在一起喝了好几次酒,印象颇深,因此闲来几笔。

下工后,李高林约上几个好友,这里面必有老陈,老陈是郭庄“鲁智深”,过好当下,有酒当歌。他往桌上一坐,什么氛围都来了,倒满第一杯的时候,老陈就叫“干了!吃饭……”,两边人暗自吃惊。“人生在世,连酒也不能喝,女人不能想,人家欺负到头上还不还手,还做什么人?不如及早死了,来得痛快。”老陈一语既出,四座更是惊骇不已。李高林也满满斟一杯,第一杯,照例是下得快而猛的。他和老陈在一起,越喝越猛,众人越看越是骇然,眼看他已喝了两大杯,又倒一杯,他二人却兀自神色自若。李高林除了脸红得厉害,竟无丝毫异样。

有一次,我和李高林在一起喝酒,我不胜酒力,有点醉意,本来想步行回宿舍的,李高林要送我回去,我一看时间不早了,请他留步,他执意要送,怕不安全。我坐在他的电瓶车上,一轮明月高高地挂在天空,洁白的光芒洒向大地,路灯下,投下斑驳的树影。清风吹来,酒醒了一半。到了宿舍,我下车致谢“李总,谢谢!”“都是兄弟,别李总李总的了,是兄弟,不要分彼此!”他把手伸出来,我也把手伸出去……

热心帮助他人的“邻家小哥”

李高林少年外出打工,十多年的创业,在建筑业和水产养殖打拼出了属于自己的天空。在自己发达后,他没有忘记家乡,回报桑梓,带动村民致富。李高林在圩区里长大,他对家乡有一种特殊的情结,他保持着一种农家人的质朴,对家乡、对圩区的依恋。只有回到圩里,才觉得生活满含“享受”的意味,才觉得这就是家的味道。这根植于基因中的固执,可能是圩区里的那田那水留给他的最好的滋养,也可能是圩区赠于他接近灵魂的珍贵财富。

李高林一直都留在家乡,并切切实实地为家乡做一些事情。由于时代的原因,他没有完成学业,可是他对教育有一种痴迷和眷恋,他为郭庄镇的教育事业做出了贡献,从老学校到新学校,从幼儿园到中学,李高林像一头黄牛默默地为家乡教育耕耘着。郭庄的老师,谁家的屋顶漏水了,谁家的马桶不通了,谁家的门锁坏了,一个电话给李高林,他第一时间扛着梯子,背着工具来了,泥瓦匠活、水电工活,对于他来说,轻车熟路,修好后,主人过意不去,要给钱,不收,留下吃饭,不肯,“都是这么熟悉的朋友了,帮点小忙是应该的”,李高林搓搓手,憨憨地笑。

村民老朱,村里老困难户。年近60岁,没有什么收入,家里条件比较差,老朱被列为扶贫对象后,李高林看在眼里放在心上,他主动找到老朱,请他到自己这里做事,到时间给他发足额的工资,老朱有了事做,增加了收入,日子也一天天过得好了,如今的老朱再不是往日的“一步一叹气,三步佝偻行”他了。村民小章,没有什么文化,儿子上高中,正是要用钱的时候,他急得愁眉苦脸,有时也会借酒销愁。李高林主动找到了他,带着他做事,生活上也帮助小章,精神上不断给他鼓劲打气,几年下来,小章有了固定收入,而且还买了新车,“多亏了李总,不然我都不知道今后的日子怎么过了。”小章每每提到李高林,眼里都是满满的感激。“其实我也没有做什么,就是想让大伙过得好一些,我能帮忙的一定帮!”李高林是这样想的,他也是这样做的。

有时,我驱车从圩区经过,看到一个中年汉子在田间劳作,在凼子里采菱,在圩埂上唤鸡鸭;有时,节假日我到单位值班,看到一个戴着草帽的汉子在烈日下割草,拎着小桶修修补补,这条汉子,是李高林。“我想写一写你”我和他说,“我也没什么好写的啊,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人”,是啊,李高林是一个普通的人,在圩区长大,扎根在圩区,身上流淌着农家子弟朴实的血液。李高林又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他通过不懈努力改变着自己的命运,他深爱着他的家乡,数十年如一日扎根在家乡,为父老乡亲做事,李高林其实很了不起的。

  在李高林的身上,看到的是,中国乡村振兴的希望,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