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影婆娑,蝉鸣幽幽,盛夏时节,一片葱茏,大自然像一幅青绿山水画,不论是游走在晨风中,还是沐浴在午后的烈日下,绿色都是画面中的主色调。


走进田野,绿色的山,绿色的水,绿色的大地,似乎整个人生都被浓浓的绿色所包围。没有秋日迷人的五彩斑斓,更没有初春时节的这一片鹅黄、那一片嫩绿给人们带来的惊喜。

  此时的芍药,似乎看透了上帝的心思,如一个个“天使”打破了这绿色的方阵,在浓的化不开的绿色时节盛开了,白色、粉色、深红色,白中带着粉,粉中夹着白……尽情的施展着调色盘里那些最抢眼的颜色,有多层的,有双层的,还有单片的,有整齐的几个瓣的,也有锦簇重瓣的,有供人观赏的,也有药用的,品种大约不下几十种吧。这些“小天使”在风中摇曳着,带着浓浓的旋律各自舒展着腰肢,在微风中翩翩起舞,给平淡的生活增添了几分情趣。

  记得小时候,我家院子水井边有一大堆芍药,从春天刚刚钻出一个个像小竹笋似的紫红色的“小脑袋”开始,我就盼望着,盼望着快点长叶,快点开花。记忆中芍药开花时,就快过端午了。也许盼的就是端午早上妈妈煮的一盆鸡鸭鹅蛋,是端午那一大锅煮了一夜的黄米粽子,更是父亲做的各种各样的纸葫芦,也是端午早上醒来,奶奶在我们睡熟时悄悄栓在我们手腕和脚腕上的五彩线……所有地盼望都寄托在了芍药花开的季节里了。一有空闲,我就蹲在花边上看有没有发新芽,哪一朵抿嘴了,哪一朵快开了,每一个新变化都会让我很开心,这时奶奶会叮嘱:“别弄掉叶子,别碰了花,到时候花就开了,不用老去看。”在一天天的叮嘱和盼望中,花开的季节也就到了。

  此时,面对淡雅芍药花,蹲下来细看,有的含苞待放,犹如害羞的少女;有的已绽开了笑脸,似婷婷舞女的裙裾,看着各种颜色争奇斗艳,心里想的更多的却是构图、光线、前景、背景,做的也是用镜头记录精彩的瞬间,却没有了盼望端午的心情了,也许是因为再无奶奶的五彩线、没有父亲亲手做的纸葫芦,更不能随他老人家去山上割艾草。如今这些东西只能去街上买,虽然花不了多少钱,但是钱买来的这些东西终归少了许多的情感。

  驻足花丛,轻挽白云,看远山含笑。只有用灵魂去触碰一场花开,将记忆绾一朵小花,别在衣襟上,让流年的故事暗香浮动。

透过眼前的芍药,回想儿时的记忆,我似乎闻到了粽子的香味……

  文字:笑眯眯

摄影:笑眯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