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啊,请允许我再撒一次娇

文/周静伟(黑龙江)


打开窗子,阳光亮亮堂堂地坐在大厅

像慈眉善目的母亲在微笑

绿色的风穿堂而过

看啊,春天放飞的心愿

在六月的第一天坠落

溅起一地笑语欢歌


妈妈,我要扔下柺棍

在海滩上扑打浪花

在田野上追赶蝴蝶

采集蜜蜂的声音制成标本

伸展双臂,让双手振翅飞翔

与群鸽一起拍打蓝天

妈妈,我要把你眼睛里滴下的欢喜

撒向星空……


妈妈,今天我要戴上朝霞

毕恭毕敬,向你敬礼

然后呢,妈妈,请允许我在你的怀里

再撒一次娇……

2020.5.30




走出贫困的村庄

文/周静伟


银白的曙色颤动着轩窗,

透明的晨风摇醒了睡眠。

“叭——”,电子打火点燃了一天的生活,

锅碗瓢盆又响起了熟悉的律旋。


鸡鸣狗叫,鸟儿啾啾,

母亲围裙上的蝴蝶飞舞翩翩。

父亲的大手也玩起了高科技,

绿色产品交易在一个个网上订单。


秋天举着风蘸着阳光的油彩,

将希望的田野涂得锦绣斑斓。

十月啊,闪光的丰收向乡亲们报喜,

依政策靠科学富了世代的庄稼汉。


啊,我的祖国蒸蒸日上,

啊,我的家乡花香歌甜。

把一串串欢歌笑语撒向夜空,

化作群星越笑越灿烂。

2020.5.31




人约黄昏后

文/周静伟(黑龙江)


东山最懂我的心

一头将月亮拱上柳梢头

心,被小鹿撞得又灼又疼

伸手,把失约的三十分钟搓成齑粉

扔到花丛中

蓦然——

细微,细微

那条熟悉的小路,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一个熟悉的身影,点亮黄昏

“我等新摘的草莓……”

说着,她脸色比草莓还红

听着,我的心比吃草莓还甜……

2020.6.1



看 客

文/周静伟(黑龙江)

十里长街。狰狞的黑铁

抻直了尖叫的目光

拉长了鸭群好奇的脖颈

苦难的民族,种植了炊烟

长出一缕缕灰白的忧愁

去年,狗剩子从脚手架掉下来

村边的小河,日夜流淌他瞎妈的哭声

推土机张牙舞爪

土地抖成一团

白云悠悠,远山沉默

河边仅剩的那棵佝偻的老柳树

悠闲地,用风梳理着稀疏的毛发

村东头山坡上的那座新坟

蜷曲成老实巴交的华老柱

我少小离家老大回

村口的那条小路站起来

紧紧抱着我。一把老泪

把它砸得遍体鳞伤

天空,一轮喝血的太阳




上 坟

文/周静伟(黑龙江)



墓碑,立成风骨

刻着铁的狰狞,风雨的咬痕

散发着日月星辰的腥味儿

青草,野花

是父亲练习的书法

逶迤,参差

漫向天边的疼痛

风,扶着我下山

蓦然,身后传来一阵阵咳嗽声

松树摇着七长八短的手臂

发出咔咔的断裂声

落日呕血

一头栽进山谷

2020.5.29




我是一粒鸟鸣

周静伟(黑龙江)

从布谷鸟的喙中

滴落

被一双长满老茧的大手

埋在泥土里。我听见

牛铃将春光摇得叮当响

我与一条蚯蚓推心置腹

聊前赴后继的麦浪

聊玉米爆竹般的拔节声

聊十月的夜空,一弯冷月

沙沙地收割满天的星星

村庄上空

炊烟悠闲地水墨丹青

铜烟袋锅嗞嗞冒烟的忧愁

将月亮呛得哏嘎咳嗽,落荒而逃

芒种的风,打马过草原

我已生根,双臂摇着绿色的风

目光温柔,打量着

鸡鸣狗叫的人间烟火





作 者 简 介


周静伟,黑龙江省宝清县人,宝清县作家协会、雪松诗社会员。爱好文学,秉承“我手握我笔,我笔写我心”的理念撰文写诗。有诗歌、散文、杂文、随笔、报告文学、文学评论等发诸报刊及网络平台。




作者/周静伟

图片/网络

音乐:向往

编辑/韩建国


谢谢欣赏 下期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