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图

中国戏剧里扮相最美,唱腔最美,

身段也最美的当属青衣。

曾有人说,“青衣是梦。

是男人的梦,也是女人的梦;

是一个人的梦,也是一代人的梦。”

青衣,一般是风度凝重,行为端方,

气质含蓄的成熟女子。

然而,青衣又不仅仅是我们平常理解的那样单薄,

在舞台上那个“青衣”的艺术形象背后,

似乎还有一群女子,

一种文化,一段时代,一个梦想,

去值得我们慢慢的探寻。

一个未知的朝代曾经孕育了

“青衣”这样一种女性:

她们温良谨顺,德言容工,

相夫教子,勤俭持家,

支撑着岁月中不足为奇的平淡的日子。

她们虽然桃李不言,

却有着细腻柔婉的闺中情愫

和绵长如缕的缱绻愁思。

她们丰富的心智,

因为男权社会对女性的种种框范而无法表达。

然而这种心智却是不可磨灭的,

它逐渐升腾凝聚起来,

成为一种“青衣气质”,

笼罩于千年中国女性历史之上。

经过无数代文人和艺人们的发现,提炼和演绎,

“青衣”这样一个涵聚了中国传统审美理想的女子,

终于在台上羞涩的舞起水袖,

咿咿呀呀的唱出了自己的一腔心事。

青衣不是天上的仙子,而是民间女子,

她既是女子的形,也是女子的魂,

不管是皇后民妇,胖瘦媸妍,

骨子里都是青衣。


在青衣的脸上,

一嗔,一喜,一笑,一怒,

一娇羞,一伤感,一爱恋,一幽怨,

统统是凡尘女子的表情,

有烟火气,有人情味儿。

青衣的身段是微微含着胸的,顺目低眉的姿态。

她的风情,不像花旦的风情

是如三月杨花一般漫天飞洒袭人面,

也不像闺门旦占着年轻的便宜,

却淡妆浓抹总相宜。


青衣的风情是要人慢慢品味,

你乍看她,如冰如雪,凛然不可犯,

因为那份妩媚是藏着不肯轻易示人,

却禁得起仔细推敲的。

那是一种幽深的,有内容的静美。

花旦美在青春,青衣美在岁月。

真正的青衣来自于民间,

现实中的青衣总是寒薄平淡的。

青衣的舞台,

应该是像鲁迅的《社戏》中那样的舞台,

露天而建,亲近于民,

戏里的疾苦有关于柴米油盐和人情冷暖,

一咏一叹终关情。

都说青衣苦。青衣的苦,

是出嫁离家的苦,是生儿育女的苦,

是少米少柴的苦,是独守空房的苦,

是奉婆养姑的苦,是红颜渐凋的苦……

归根到底,是千百年来女子心底的苦楚。

所以最怜惜青衣的,

不是男人,而恰恰是女人自己。

男人看青衣,看的是风月,

女人看青衣,能看清楚一辈子的悲伤。

所以爱看青衣的人都是有些年纪的人,

因为她们和青衣有着共通的岁月。

看青衣,是看自己。

一个云手,一个盘腕,

一个转身,几步圆场,

到水袖的轻颤,眼神的流转,

指尖的兰花形状,面庞的百媚千娇……

这样精致致攒出来的一个女人,

她腼腆,淡秀,恬静,妩丽,

她包含着中国传统女子所有的风情,

她堪称人间尤物,怎能不美呢?

台上的女子青衫鼓荡,

水袖飘忽,亦真亦梦……

人间所有的女人,

经过岁月之后,都会成为青衣;

所有的男人,数尽红尘以后,都会爱上青衣。

青衣最后的归宿,

就是这些了解到人世沧桑的人们的心里。

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