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摄影:周中华)
我们刚刚迎来了鼠年的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牵动着十三亿中国人的心。疫情就是命令,医者就是责任。我身为医务工作者,白衣在身,就是战甲盾牌;请战,驰援武汉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2月17日凌晨,我们接到通知,驰援武汉,此时没有慌张、没有忐忑,有的只是从容、坚定和一颗奔赴前线的决心。风雪逆行,向着生命的方向前进。这条逆行的路,我们无惧无畏!
在正定机场集结后,领队齐晓勇宣布我们队独立接管重症病房.当时,我整个人都懵了,我还不会用呼吸机,不会俯卧位通气,怎么能胜任救治危重患者的任务。面对未知的工作,我们五人的手握的更紧了,但无一人退缩。那一刻,我们下定决心,为职责,所向披靡;为武汉,不胜不还。
穿好防护服,勒紧了护目镜,检查了无数遍,生怕哪里没有顾及到,会暴露。进入病房,没有人教你做什么,怎么做,何时做,全靠自己和搭档摸索。我们是来自不同地市的兄弟姐妹,要用最短的时间彼此磨合,培养默契。
单调、紧张、而且不能有丝毫差错的工作,一次次的重复着同样内容的话。“护士长,今天有10名患者出院”。 “护士长,今天有13个人要做CT”。“护士长,糖尿病餐饭少了一份”。”护士长,护士长……”
我在中南医院,赶上病区合并,转运病人,有一位老奶奶特别胖,我推着轮椅,行走在并不平坦的路上。晚上的风吹来,本来闷热的防护服变得冰凉,里面的热气化成了冷汗滴下来,浑身打起了冷颤。遇到一个上坡,我企图一鼓作气冲上去,但由于呼吸不畅,体力不支,平时看似简单的路,此时却十分坎坷。我半弯着腰,双腿使劲,终于将轮椅推进了大楼。进到病房,奶奶摸着我的手说:孩子,累了吧,快喝口水。我哭笑不得的说:奶奶,我下班再喝!大量出汗引起的口干舌燥,嘴唇都黏在一起了,其实那一刻我多想痛痛快快的喝一杯水啊!谁能知道我们要喝一口水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和浪费多少时间啊!
3月8日,我们陪患者一起过节,让她们感受节日的气氛,我们自己的生活物资,护手霜、洗脸巾、巧克力,制成了一个个的小礼包,送给了每一位女患者,其实我们很舍不得,这些物资是主任们亲手为我们准备的,回想起出发那天主任们打包行李,恨不得把整个医院的物资都给我们带来,看到这些物资更加想念她们,想念我们的亲人。
终于在我们共同努力下,中南医院轻症患者全部出院,重症患者转入雷神山医院,而我们也将跟随医疗队转战新的战场。能去雷神山医院工作,我们感到的无比自豪。
六个小时的工作紧张而忙碌,下班后头晕脑胀、四肢乏力,几近虚脱。有时在公交车上就睡着了,但为了让病人建立起活动的习惯,我们咬牙坚持。
为了提高患者的康复进度,我们不但将组织大家一起跳舞而且形成了习惯,而且跳得越来越好,几个有广场舞经验的阿姨说:‘你们这个主意真好,你们辛苦了,不仅锻炼了身体,心情也舒畅了。”看着病人们竖起的大拇指,露出久违的笑容,感觉所有的付出都值得。
经过40多个日日夜夜的奋战,我们终于胜利了,在我们即将告别雷神山医院的时候,我的心里不知道有多少感叹,虽然依依不舍,但是希望这里的大门永不要再开。
当我们走出雷神山医院的时候,前来送别的市区领导,酒店的工作人员,自发前来的志愿者和武汉人民站满了整个街道,唱着“听我说,谢谢你”。我们再一次落泪,此时的泪水是幸福的泪水,是胜利的泪水。容颜被遮挡,却挡不住一腔深情。四海同心,山川共普照,八荒渴望,万物同相亲。
当我回到张垣大地的时候,当我回到我日思夜想的工作岗位的时候,雷神山医院的一幕幕永远刻印在我的记忆里。雷神山是我们战斗过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