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州桥在中国应该是家喻户晓,因为上过几天学的人都读过同样一篇课文——《赵州桥》,不同的是何时与何人亲眼见到过赵州桥。我是从文字上熟知赵州桥四十多年后的今天才与她合影同框、凭栏握手。

   赵州桥,古时候是横跨洨水贯穿南北的一座交通用桥。是中国现存最早、保存最完好的巨大的敞肩石拱桥,距今已有1400多年。以历史悠久、造型优美、结构坚固著称于世。石拱跨度37.4米,桥面宽度9米,是世界奇迹。由于史书对其记载缺失,给民间传说留下了无限想象的机会,因此,让赵州桥平添了许多神秘的色彩,也被传为“神桥”。

现如今,以桥围栏建成了赵州桥公园,赵州桥便成了风景区。

  凭40元的门票,在刻有《中国赵州桥》的庭院大门下迈过高高的门槛方能入园,入园处,一幕写着《中国石拱桥》碑文的巨大屏风映入眼帘,碑文清晰可见,茅以升以现代的文字向人们叙述了桥的一二三四。

        屏风右侧是一条通往神桥的“八仙大道”,道路两旁有数尊石雕,分别是铁拐李、张果老、吕洞宾、何仙姑等八位大仙,虽然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但是,不知道后人是怎么把他们与赵州桥扯上了关系,而且石雕均为人工现代塑造,于是,匆匆掠过,照片也没留下一张。

  带着遐想前行约二百余米,还没回过神,赵州桥便赫然雄立在眼前,无不感叹,啊!穿越1400多年的幽会,竟来得如此突然!让人怦然心动,不由得站在“神桥”石牌旁双手合十,心里默默地祈祷了许久许久。

  为了更好地观赏赵州桥,桥的左侧专门为游人修有观景廊桥,站在廊桥放眼望去,赵州桥“如初月出云,长虹饮涧”,又如明月撒银,吴带当风,更似“水从碧玉环中过,人在苍龙背上行”,巍然壮丽,美不可言!

  走过廊桥,拾阶而下,专门建有由江泽民同志题字“赵州桥”的石碑合影留念平台,站在平台上依碑与赵州桥合影留念不仅仅是享受视觉盛宴,也是每个游客必须完成的目标性作业,以告诉世人“我来过”,留给未来“我去过”。

  轻握扶栏,踏桥远望,亲切和震撼直抵我的心灵深处。思绪穿越1400多年厚重的历史,不禁感慨古人在没有设计软件、没有先进模具、没有钢筋水泥、没有现代化机械的情况下,建造如此构思奇巧、做工精细、千年不倒石桥的中国智慧和中国工匠精神。惊叹37.4米的石拱跨度和9米的桥面宽度(如今的县道宽度也不足9米)的中国胆识和中国格局。敬佩赵州桥经历了千年的风霜雨雪,历经了多次战乱袭扰和地质裂变,仅仅只留下了历史的烟尘和岁月的斑驳,依旧雄踞在这里的中国建造和中国坚强。

也仿佛看到了当年李春坐在茅草房里挑灯夜战,听到了工匠们抡锤凿石“叮叮咣咣”的声音,还有万人举杯共庆建桥成功的欢腾,那是对李春的盛赞,更是为中华民族的庆典。

  关于“车辙印”和“马蹄印”的传说,我只佩服人们的想象,认为犹如时下疫情中的特朗普一样很不靠谱。

  徜徉在桥上,坐在桥头的石墩上,我的心一直在飘荡……。赵州桥送走了千年的岁月,留下了不知多少人的足迹,上至帝王将相,下至平民百姓。我想,凡是走过它的人都会留下美好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