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摄影:周中华)

2020年的春天,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牵动着亿万国人的心,疫情就是命令,疫情就是责任,江城急需救援。作为一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面对这条逆行的路,我们无惧无畏!
2月19日终于得到了院领导的批准,出发当天早上,看着熟睡的孩子,轻轻地亲吻着他那小脸,心中纵有千万不舍,毅然转身离开。那一刻,我们下定决心,为职责,所向披靡;为武汉,不胜不还。
短暂而紧张的培训开始了,防护培训和咽拭子采集是重中之重。从未体验过采集咽拭子,但为了找准部位,不影响检测结果,也为了减轻患者痛苦,我们强忍着恶心干呕,反复练习,终于达标了。
在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们经常被患者团团围住,“为什么今天的出院名单没有我,18床比我来的晚,今儿都出院”“医生明明告诉我能出院了,为什么还没有我,你帮我们查查是不是搞错了?”我们一遍一遍的找医生、找主任、找医务科沟通,最终得到的消息,今天出院的名单里确实没有他们。一位患者撕心裂肺的哭:你们行行好,让我出院吧,家里还有卧床的老伴没人管,我要赶紧出去,再不出去我真怕见不着他了。”此刻我们也忍不住红了眼眶。但是没有通知,我们就必须按程序办,我们要为每个人、每个生命负责。
紧张的工作就这样一天天的忙碌着,“护士长,接到通知,下午要转来8名患者。”“护士长,护士长……”在这里工作时间概念永远只有马上、立刻,忙碌中出现了各种突发事件,手套破损、防护服挂裂、鞋套滑脱,虽已及时处理,但都会忐忑好几天,每次的嗓子疼、咳嗽、肠胃不适都会忐忑好几天,生怕自己暴露,更怕连累队友。
接管雷神山我负责主班工作,护士站厚厚的资料、库房杂乱的物资、治疗室几百盒的药品一个一个的都需要交接整理。还未来得及喘口气,护士站铃声、对讲机、电话声此起彼伏,“护士该换液了”。“舱外老师,给舱内送两瓶手消液”。“看看饭到了吗?”
12个小时的班,我如同一个旋转的陀螺,下班后我没有休息,连夜针对医嘱处理、药品申领等繁琐的细节制定详细流程,一直忙到凌晨才看到下午五点老公发的信息:孩子拉肚子要买点什么药?远在千里之外的我,闺女过生日我不在身边,儿子生病我也不在身边,我真的好想他们,好想好好抱抱他们,我想家了。
雷池荆楚,术济苍生 ,40多个日夜的奋战,我们终于胜利了,即将告别雷神山的那一刻,我多么希望雷神山医院的这扇门永不再打开。
凌晨两点开始收拾行囊,整理房间,拎着行李即将向武汉说再见。门前音乐响起,前来送别的市区领导,酒店的工作人员,自发前来的志愿者和武汉人民站满了整个街道,唱着“听我说,谢谢你”。我们再一次落泪,此时的泪水是幸福的泪水,是胜利的泪水。拥抱被阻隔,却隔不断爱如潮涌。
飞过蓝天,越过白云,山城的号角,吹响了时代的最强音,雪落长城,会化作春水奔涌,千里奔袭,使命必达,大好河山永在,凯旋之门永开,当我们回到了久别的张家口第一医院的时候,院领导,和同事们期盼的目光再一次让我热泪盈眶,我们回来了!无言的拥抱,感动的泪水,再一次证明,我们在武汉交了一份合格的的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