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锡山部在陕北吃了败仗,为解窘迫,谎造军情,在《晋阳日报》上说:“陕北刘志丹、高岗赤匪占领六座县城,赤化人民七十万,拥有正规军五、六万人,游击队、赤卫军、少先队员二十余万人。”“现在陕北情况,正与民国二十年之江西情形相仿佛。”“赤匪飘浮不定,行去无踪,窥视晋西北,随时有东渡黄河之可能……”国民党天津《大公报》也登载了类似报道。中央红军到甘肃哈达铺正好看到这张报纸,从茫然中看到曙光。毛泽东及时找时任白区部长贾拓夫问清陕北情况,他高兴地说:“别说有几万红军,能有一万也就好了。”贾拓夫将1933年二十六军失败、刘志丹死活不知、陕西省委破坏、他派高岗到照金恢复二十六军等向毛泽东作了汇报。毛泽东对谢觉哉说:“看来刘志丹在陕北至少开辟了一块革命根据地,到了陕北再说吧。”敌人的这张报纸所通报的陕北根据地和红军情况,成了中央红军的无声向导。中央在哈达铺的一座关帝庙里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毛泽东主席说,我们要抗日,首先要到陕北去,那里有刘志丹的红军,有我们的根据地。他高兴地右手一扬说:“同志们,胜利前进吧!到陕北不远,那里就是我们抗日前进阵地。”这段历史毛主席为什么要去陕北吴旗,瓦窑堡……他们的后代给军品大王不少讲,我从小听父母亲,老师,书上,来到北京毛主席,高岗,谢子长将军的后代说法一模一样,陕北好地方,毛主席说,有两点,出发点,落脚点,离不开我的家乡1935年的瓦窑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