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云:“一阴一阳之谓道”,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个面,我们要辩证看待问题,包容性处理问题,这样才能更加合理,不偏不倚。正如曾国藩在家书中所总结:“近来见得天地之道,刚柔互用,不可偏废,太柔则靡,太刚则折”。

曾国藩认为做人做事要刚柔并济,不可太刚,也不可太柔,这样才更加符合天地之道。同理,我们遵循“中庸之道”,找到了某个平衡点,也就是找到了某种方法论,便可巧妙处理好人生中的许多事情。

其实,我们不仅需要刚柔互用,还要懂得务实和务虚:做人要“务虚”,做事要“务实”。


1、做人务虚,谦虚低调;

学习务虚做人,我们最应该好好读读老子的《道德经》,因为书中深刻阐述了“上善若水”,以及水的“谦下之德”、“以柔克刚”,等等。

水最接近于“道”,水利万物而不争,水最省力,它往低处流,停留在大家都不喜欢的地方,它借力使力,然后乘势而为。水善于谦下,所以他能够海纳百川,最终成为百谷之王。

同理,人若是懂得虚心做人,成长和进步也会是最大最快的,最终也可以“人低为王”。正如处世奇书《围炉夜话》中所讲:“肯下人,终能上人”,能够屈居人下,谦虚学习的人,终有一天也能居于人上。


做人为什么要务虚?因为满招损,谦受益,做人骄傲自满就会招致祸患,谦虚谨慎做人就会多多积累福气。就如曾国藩在家书中所说:“天地间惟谦谨是载福之道,骄则满,满则倾矣”,水满则溢,人满则败,务虚做人,常怀空杯心态,才能盛装最多,也不容易招致他人的嫉妒和打击。

骄傲和多言都不是务虚的做人方法,也容易招致失败。因此曾国藩在家书中告诫家人“古言凶德致败者约有二端:曰长傲,曰多言”,骄傲使人失败,多言让人祸从口出。所以说,做人务虚,谦虚低调,才是王道,才能保全自己而逐步图发展。


2、做事务实,脚踏实地;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富贵本无根,尽从勤中得。做人可以谦让低调,但是做事就不能务虚,因为事情都是实打实地做出来的,做事需要务实,需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

企业家曹德旺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谈到了做事要务实,他说:“不要指望谁来救你,谁都没有办法救你,就是我亲兄弟也没有办法救我。真正的面对人生的方法就是务实,培养自己比较强大的心态,能够有能力去接受冬天的到来。”


他的这番话就是“打铁还需自身硬”的最好诠释,也是男儿当自强的生动解释。这个世界上没有救世主,唯有我们自己可以救自己。

即便是我们的亲戚朋友混得再好,如果我们自己不够努力,他人也不可能不计代价地帮助我们。天不渡人,人自渡,炼精自身本领,走遍天下都不怕,这就是务实精神。

我们要想建功立业,就要脚踏实地干好每一件事情,不能存半点偷奸耍滑。如果心存哪怕一丁点羡慕虚名的念头,就难成正果。如果我们要想修心养德,就要专心于心性道德的修养,不要自欺,也不要欺人。如果总想着计较功利的得失,则很容易落入世俗之中,变得虚情假意。


在曾国藩看来,务实做事就是要“拙诚”,笨拙又真诚,抱朴守拙,不玩半点投机取巧,不玩半点虚情假意。因此他坚信“唯天下之至诚能胜天下之至伪;唯天下之至拙能胜天下之至巧”,最终都是真诚战胜虚伪,笨拙战胜机巧。

做事务实,打牢地基,脚踏实地,滴水不漏,不留后患,最终才能“由量变到质变”,牢牢抓住倒手的成功。若是做事弄虚作假,德不配位,则早晚都会遭受灾殃,悔不该当初。

正如《菜根谭》中所说:“御事者,与其巧持于后,不若拙守于前”,我们承担某项工作,与其最后凭借机巧收拾残局,还不如起初就大智若愚,做好点点滴滴。

虚和实也属于阴阳之道,如何平衡这两者,应用到做人做事,就是一门大智慧。比如说,在外办公办事,我们就应勉力争取,要务实;争名逐利,就应当谦退,要务虚。开创家业,应当奋发进取,要务实;守成安乐,则应当谦逊平和,要务虚,等等。

总而言之,做人要“务虚”,虚怀若谷,进德修业,受益最深;做事要“务实”,脚踏实地,默默下笨功夫,用勤劳的双手去创造出美好的未来,不带半点投机取巧、偷奸耍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