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春秋,再聚相见欢


本 色


今年元月4号,我们从小学一直读到高中的那些老同学又相聚了,在故土西岸的周老三农庄闹腾了一天,这是我们退休后,同学们共进团拜的第三个年头。


周老三农庄座落在伏牛山深处,只有这儿还保持着四十多年前的原貌,房屋大多泥墙,少有清水红墙,天面铺灰色布瓦,村外些许小山,树木丛生,村边鱼塘猪舍,村落鸡鸣狗跳,都是我们小时候安身的模样,我们来这里一聚,好象更能找回少年时代的那份情怀,因为我们都是在这个土窝里长大的,我们小学时的朗朗读书声,此时仿佛仍在余音袅袅,而那缕缕炊烟已注入了我们的血脉之中。

上午十时,我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大家兴高采烈,班长李洪平托本色拍下同学们的合影,这还真有点难为我了,说实在话,同学们兴致勃勃,皆纷纷合影,欲留作余生之怀念,可这周老三农庄毕竟没有旅游景点的颜值,又逢冬日瘦山弱水,确实难取美景。


可同学们说,人就是最美的风景,情就是最高颜值,老同学经常相聚就是我们晚年生活的一道高颜值的风景。

班长端起酒杯向我们敬酒了,他不无感慨地说,我们现在在做减法啊,我们是聚一次少一次,真到了那天走不动了,那就只能翻开手机看照片了,这话听起来确实有些伤感啦。


可是,这翻开手机看照片,何尝又不是在做加法呢?当我们果真举拐打棍的那一天,孤独寂寞之时,我们多瞅一张照片,多忆一次相聚之欢,是不是多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呢?果真七老八十,带着一份满足的情谊,沉浸在孤寂的世界里,也就无所遗憾了。所以,在我们有生之年多聚会,多留照,给走不动的日子多留个恋想。

最令我们感动的是章荣志,退休后还战斗在千里之外的大别山,听说吃团年饭,丢下手头的工作,兴致勃勃地赶回来一聚。真是万山难阻同学情,千里赴会只为缘。


李福兵每年都参加团拜会,可他今天仍然很激动,他对班长说,在我们有生之年,只要走得动,就一年必须办一次啊!酒会上,他的一曲同学情,唱得我们都潸然泪下了。

刚刚读过老同学程信鸣发来的一首诗,颇有感触,老程原是文岭中学校长退休,一生敬业,可厌恶了职场上的那些为名图利,也对时下物欲横流的生活不屑一顾。


而真正没有纷争,心如止水的境界,只有几十年来的同学情才是这样的净土,同学聚会,就是尽享这份最纯真的快乐。他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这恐怕也是同学情最颜值的风景的内涵所在,经过岁月,洗尽铅华,我们都厌弃浮华,向往淡泊,寻觅自由自在没有伪装的空间。

聚会场面热闹非凡,同学们觥筹交错,互相敬酒,盛情倾桌,酒过三巡以后,程荣新和山人再次举杯来到我们桌前,山人说,必定给每人还斟一杯酒,以表敬意,此时,把相聚推向高潮,是啊,此时一聚,再待来年,可对我们退休后的大聚来说,真是不容易,又得等待慢长的一年了。


我很羡慕同学中的酒仙们,他们的豪情万丈,浓厚了同学情谊。你看,老唐唱醉了,他太兴奋了。而杨国祥和汪建新临散席还要重启一瓶双沟,一人再干一杯,他俩精神抖擞,意气风发,真爽!我们也都端起了酒杯,不管杯里有没有酒了,陪他俩干了这一杯,我们再约下一个春秋。

几个喜欢舞文弄墨的的人,被这种场面感动了,一时起兴,挥笔泼墨,歌以咏志,特此辑录,聊作来日打发寂寞之温故。


四十五载相见欢


本 色


四十五春秋,再聚相见欢

情满农家院,意重伏牛山

更尽一杯酒,不觉三九寒

夕阳无限好,花开有来年

同 学 情 最 纯 真


程信鸣


老来无眠五更醒

常忆岁月过往人

阳光少年无杂念

风雨职场有争论

莫被物欲遮望眼

切记忠诚守初心

走过人生六十春

唯有学情最纯真


兄 弟 情


山 泉


少时交游羡桃园

风雨人生梦哥仨

今朝一见五十载

兄弟情结似初恋

篮球队长史代忠


本 色


当年奔跑逞英豪

可叹劫后宝刀老

暮年拾得一蔬园

学友常聚落雁岛


山人山泉好兄弟


本 色


懵懂岁月乡村间

山人常卧山泉边

奶奶巧手好茶饭

打草碾铺多少年


山泉屋后荷田田

夏听蛙声秋采莲

若要品得嫩籽儿

两个少年绿中潜


同 桌


山 泉


那年那月曾同桌

没有汉界和楚河

午睡同饮一杯水

疑难共释论诗作

万里归来诉衷肠


荷塘月色


雨雾遮望“周农庄”

水弹清曲聚同窗

蕴赞浓情思乡客

万里归来诉衷肠


致 学 友 荷 塘


江 流


说定留住宿

意起非要走

保社刘礼广

盛邀水东流


君来也仓促

君去也急速

长年思君苦

惟借鸿雁诉


何时再相聚

想来无尽头

君为国家计

四野如萍浮


愿君多保重

平安写春秋

相聚会有时

热泪温美酒


情 意 绵 绵


程信鸣


细雨农家乐

相聚真快活

拥进卡拉厅

唱曲相思歌

池中翩翩舞

蝴蝶梦虽破


年度团圆饭

佳肴摆满桌

酒过三巡后

胆壮还要喝

夜幕早降临

就是不散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