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冰心曾说过:"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着奋斗的泪泉" 。

下面这个故事就是根椐朋友姐姐家女儿2002年在沈阳市被害的真实案例改编的。(当事人均为化名)

   距辽宁省抚顺市98公里处有一个清原满族自治县,地处辽宁省东部山区,与吉林省梅河口市接壤,是辽宁省的东大门,属于两省四市七县交界地带。清原满族自治县总人口33万人,有满族、汉族、朝鲜族、回族、蒙古族、锡伯族等29个民族。 2002年春天的一个早晨,能歌善舞的朝鲜族姑娘金英子一路上伴着花香,伴着鸟鸣,唱着歌儿来到单位铁路货运站,勤快能干的她来到办公室就拿起笤帚开始打扫起了卫生,等李主任和小张她们到来时,里里外外早已被她打扫的干干净净了,李主任高兴的夸奖着小金子,大家说笑着准备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这时,突然从门口走进来三个穿公安制服的人,李主任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笑着迎了上去,公安人员出示证件之后就跟李主任在小声说着什么,只见李主任的脸陡然变了色,慌忙叫金英子按着纸上写的货单号去查找一个货箱,不一会,箱子被找到,原来这是个已积压多日,查无此人准备退回的货箱。公安人员一边仔细检查着箱体,一边拍照,大家都在猜测这个多日无人认领的箱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呢?等找来工具把沉重的箱子打开的一刹那,惊到了在场所有的人,展现在眼前的是个长方形的大水泥块,公安人员小心翼翼的把箱子重新封好后装上了车。

望着汽车远去的背影,大家都面面相觑感到很诧异,谁会花着这么多运费从沈阳邮寄一大箱子水泥过来呢?难道是恶作剧?不对,细心的小金子觉得是不是水泥块里藏有什么秘密呀!你还别说,这事真让小金子猜中了,可小金子做梦都不会想到的是大水泥块里竟然藏匿着一具女尸。这种骇人的残忍作案手段令办案多年的公安人员也感到十分震惊!

  事情追溯到2000年,在沈阳市中心商业区有一个从事着家用电器批发总代理的公司,张倩就是这家公司的经理,只见她身材高挑,白晰的脸上镶嵌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虽然已三十二岁,看上去依然很年轻,举手投足中透着精明干练,这几年在商场上摸爬滚打,现如今生意是做得风声水起。

世上的事是没有十全十美的,再坚强的人,心里都一定有那么一些弱点,一触就碎,一碰就痛。两年前,张倩跟丈夫离婚后,就自己带着一个5岁的智障儿子生活,后来因为生意忙,只好把儿子送到母亲家,每周定期前往探望。

  

随着公司业务范围的扩大,员工的人数也在不断增加,沙彤就是后招来的员工,比张倩小3岁,她勤快能干、嘴巴甜,深得张倩喜欢,再加上两人都是离异,所以比较谈的来,渐渐的二人成为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每逢周末沙彤就经常跑到张倩家里玩,沙彤不仅聪明伶俐,做起家务活也是干净利落,因为她是回族人,常常会做些本民族的特色风味让张倩品尝,一来二去俩人就成了非常要好的闺蜜。

时光飞逝,转眼2002春节就快到了。一天沙彤突然跟张倩提出要辞去工作,说是和男朋友准备结婚,张倩再三挽留,但无奈,最后只好备份厚礼送与沙彤,两个闺蜜依依不舍的分了手。

   四月里的天说变就变,刚才还是晴空万里,这会就雷声阵阵,阴雨绵绵。

夜幕降临,风还在刮着,雨还在下着,街道上行人寥寥无几,张倩一个人打着伞正急匆匆朝家里走去,雨水尽情的敲打在伞上,发出了砰砰响声,脚下的积水溅起了朵朵水花。今天,多日没有联系的沙彤突然来电话说帮她联系到一个大客户,详情晚上去家里谈。

  一会功夫,张倩就来到了家楼下,甩了甩伞上的雨水,快速向三楼走去,到了家门口,顺手从皮包里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当张倩一只脚刚刚踏入家门时,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向她逼近,还没等张倩缓过神来,一双男人的大手已死死的卡住了她的脖子,霎时,窒息感迫使张倩无力的挣扎着,她被人强行拖入屋里,身后的门拍的一声被关上了。

  一周后,张倩的母亲神色慌张的哭着跑到派出所来报案,说这周女儿没来看孩子,发短信说是出差了,可连日来电话一直关机,始终打不通,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感觉不太对劲,于是就去女儿家一看究竟,没想到打开房门的一看,发现屋里空无一人,东西被翻的很零乱,顿时,老人脑袋嗡的一下,腿一软,身子一晃,差点摔在地上,等她回过神来,马上想到要报警。听到这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公安人员心头,感到事态的严重性,就立刻把案情向上级领导做了汇报,局领导高度重视,立即组成专案组对此案展开调查。

当公安人员来到张倩家中进行现场堪查时却发现门锁完好无损,没有被撬过的痕迹,推测一定是熟人或者是尾随作案,室内有清洗过的痕迹,看来犯罪分子非常狡猾,具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技术人员在现场里里外外仔细查找着,终于在墙角处发现了一个没有擦掉的男式旅游鞋的脚印。

专案组马上对张倩的关系网进行逐一排查,因为她平时接触人比较多,为了尽快找到张倩,专案组不分昼夜的忙碌着,他们通过各种技术手段对相关人员进行大量的走访和筛查,最后锁定了几个嫌疑人,经过反复调查取证,又都不具备作案时间,再加上现有的线索有限,这让侦破工作一时间陷入了僵局,张倩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大家都焦急万分,关健时刻,专案组组长雷明沉着冷静,他让大家把所掌握的材料再进行认真的疏理,看看是否从中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说完他拿起从电讯部门调出的电话单子,仔仔细细反复查看着,沙彤的名字再一次进入了他的视线,她是案发当天跟张倩通话的联系人中的一个,又是张倩的闺蜜,她对张倩的情况最清楚,能不能从她口中再多了解一些情况呢?于是警方决定传讯沙彤。

  当公安人员再次出现在沙彤面前时,她显得有些局促不安,询问她案发时间究竟在何处时,这次她却变得有些支支吾吾、遮遮掩掩的,公安人员觉得可疑,于是就步步紧逼,几经周旋,没想到沙彤的精神防线彻底崩溃了,突然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自从沙彤离开张倩公司就准备和男友张罗结婚,爱慕虚荣的她想把婚礼办得敞亮些,可操办婚礼得需要一大笔钱呀!为此两人一愁莫展,上哪整点钱呢?要说沙彤找的男朋友刘文,可不是一般人,平日里好吃懒做,无所事事,是个社会闲散人员,俩人为了弄到钱已经琢磨好久了。这天,刘文灵机一动,计上心来,当他把想法一说出来,沙彤吓得是目瞪口呆,坚决说不,可过后又架不住刘文以爱的名义软磨硬泡,为了能早日实现梦想,沙彤狠下心来决定与刘文铤而走险。

  他们准备好手套和作案工具,就开始实施犯罪,先是让沙彤打电话以帮着揽生意为由约张倩晚上到家里去,然后他俩尾随进屋,逼迫张倩拿出现金和银行卡之后,不顾张倩的苦苦哀求,穷凶极恶的刘文就使劲掐住张倩的脖子,沙彤用力按着她的下肢,渐渐的张倩的身体不再挣扎了,两手垂在地上一动都不动了。可怜的张倩,直到她停止呼吸的前一秒也没弄明白,这个昔日的好闺蜜为何要对自己下毒手呀?见张倩彻底没了呼吸,俩个人连忙把尸体装进事先准备好的编织袋里,捆扎结实后,又急忙翻找值钱东西。临走时,还拿走了张倩的手机,并以张倩的名义给其母亲发了个短信,说已去往外地出差,得过些天才能回来。为了不留下任何痕迹,沙彤在离开时把屋地从里到外擦拭一遍。趁着夜色的掩护,俩人悄悄把尸体用摩托车驮到他俩居住的出租屋处,准备第二天把尸体抛到河里去。

  可第二天俩人又觉得不妥,万一尸体漂浮上来被人发现就坏了,怎么样才能让尸体消声匿迹了?没办法,俩人只好胆战心惊的又与张倩的尸体同在一个屋檐下住了两天。

自从作案后,他们俩个人可以说是惶惶不可终日,沙彤每天看着编织袋里的尸体,想起张倩临死前那哀怨的眼神,吓得真是寝食难安,夜不能寐,甚至于有些精神恍惚了。  

俩人想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天气越来越热,尸体会腐烂发臭的,万一引起邻居的怀疑可就完了!刘文想一不做二不休,不如用水泥把尸体封起来,于是他上街买来了水泥和一个大箱子,把搅拌好的水泥浇注在尸体周围,等水泥干透了,刘文和沙彤就拿着假身份证,填的假收货人,把箱子邮往偏远的辽宁省清原县了。


  天网恢恢 ,疏而不漏。当公安人员把锃亮的手铐带在刘文手上时,这个好逸恶劳,利欲熏心,不择手段的杀人恶魔早已吓得魂飞魄散了!多行者必自毙,等待他俩的一定是正义的审判!

世上最可悲的事莫过于孩子失去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只可惜刘倩那年幼的孩子和白发苍苍的老母亲,今后,她们将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度过。真是害人又害己,沙彤与刘文在人生的最后一刻,也许会明白世界上唯一可不劳而获的就是贫穷, 唯一可以胡思乱想的就是梦想,没有那件事,不动手就会实现。只有依靠自己的诚实劳动和勤奋努力,才能心安理得地获取自己应得的果实!不要艳羡他人风光无限,怎知其背后的艰苦和辛酸,每一次的收获,都是汗水的浇灌,在仰慕他们的同时,请俯下身走好脚下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