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6月,气温节节攀升,盛夏已真正到来。


油菜籽刚刚收割完,并又到了麦收时节。田野里原先绿油油的一片的麦苗,转眼间已成了金黄色一片,饱满的麦粒在夏日阳光的曝晒下,仿佛一碰就有可能炸裂落到地里。


儿时的三夏大忙季节,也是农民最辛苦的时候,我家那时尽管只有4亩多薄地,但忙下来也得半个月。麦子熟了,农民心里乐开了花,看着成片金黄色的麦浪,只想趁着好天气早点收割完毕,好让颗粒归仓。


麦子成熟的季节,预示着端午节也就到了,母亲总会浸泡些上好的糯米,采摘自留地小溪边芦苇的叶子,给家人包上一大篮的三角粽子,放在大铁锅里加水煮沸,再捞出晾干挂在穿风口即可,放上半个月也坏不了。


那时自包的粽子没有任何馅心,但剥去粽叶吃起来硬绉绉的,特有味道,满口的粽叶香令人心醉。过完了端午节大忙就真正开始了,父亲会把几把弯镰刀用水磨砖不停地打磨,直到刀刃锋利无比为止。


麦收时节全家老少齐上阵,会带上收割工具和扁担麻绳,长袖长裤穿的严严实实的,带上一条擦汗的毛中和茶水,在父母的带领下走向一二里之外的麦田里,站成一排拉开劳作的架势,就开始挥镰开割了。


在割麦子方面,我的两个姐姐是劳动能手,只见低头弯腰挥镰,眨眼工夫一捆麦子就割好了。母亲干农活动作要缓慢一些,但慢工能出细活,麦子割的既干净又整齐。父亲和哥哥负责主要负责挑麦把到打麦场上,我则在割过的麦田里捡拾麦穗,一会儿给家人倒碗茶水,一会儿递一条擦汗的毛巾,全家人谁都没闲着。


割麦子遇到阴天人要舒服很多,如果遇到高温的大晴天,那也没法子,只好抢时间,大清早趁着凉爽就下田了,当太阳升起八丈高的时候,早已割好一二趟麦子了。酷热的夏日,那怕一点活不干,也会出一身热汗。


割麦时间久了,腰会非常的酸痛,顶着火辣辣的太阳,才真正体会到酷热难耐、汗流浃背的滋味。儿时父母常对我们说,不好好读书,将来只能扛扁担。也就是修地球干农活的意思。在火辣辣的大太阳底下,衣服湿了干、干了湿,小脸蛋儿晒的红扑扑的,连呼出的气都滚烫的。


农村割麦子大家相互之间都会换工合作,今天张家,明天你家,由主人家供饭,一般4亩多地七八个人一天就能割完。割麦的过程中,会安排小休息和大休息,否则长时间曝晒会中暑的。休息地点一般安排在田间地头的树荫下,喝口茶水吃些点心,说说笑笑,休息好了再接着干。


麦子割好了只完成了一半,脱粒是最辛苦的事儿。那时生产队用的是老虎机,需用人工喂麦,胆子小的干不了,不懂的更是不能干,危险性特别高,仅脱麦时机器发出的轰隆隆声就够吓人的,稍不注意就有可能伤及自身。这样的悲剧也没少发生过。


我哥的一位同村同龄好友方哥,就是很多年以前麦收季节,因老虎机操作不当,伤及自身,抢救无效不幸去世了。当时我在部队听到这个消息,不敢相信是真的,留给他家人和全村人心中永远的痛。从此之后,村民们看到老虎机心中都会隐隐作痛,小孩子更不敢随意靠近。


麦粒脱好了,还需要晾晒、扬场、装袋、拉运、买粮等一系列动作,那时麦子每亩五六百斤已经很不错了。买完了麦子的钱往往只够上交款,只是留下部分麦子加工成面粉,以供平时生活做干面饼、面条、面疙瘩之用。


麦秸草也不会有半点浪费,晒干了捆起,堆成高大的麦草垛,用于修屋顶和生火、烧窑所需。一个大忙季节下来,人晒的如同非洲黑人,全身被麦芒刺的奇痒无比,到处都是划伤的痕迹。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父母和哥姐真的很辛苦,老百姓生活真的不容易。


又到麦收时节,如今哥嫂和姐姐们一点也不紧张,平时在村办企业上班,兼顾种庄稼,工作劳动两不误。麦子成熟了,村里会安排联合收割机,"一条龙"上门服务,边收割边脱粒,只需拉运即可销售,且麦子产量超千斤,人轻松了许多。


如今农民的生活条件真可谓是"籽麻开花节节高",走进了新时代,农业机械化耕作,种地成了一种享受,这是多年以前不敢想也不能想的。这一切得感谢乡村振兴政策好啊!

作/者/简/介


江浙一兵,出生于江苏扬州的宝应人,现定居于浙江湖州。平时喜欢读书写作,公开发表散文随笔、评论杂文等数百篇。写作纯属个人爱好,我心我书,记录生活、感悟生活是为了珍藏一份美好的回忆。


我写作我快乐

  编辑:江浙一兵 ‖ 文字:江浙一兵

……………………………………………

温馨提示:原创图文,版权所有,请您转载时标明作者姓名和文章出处。

未经允许严禁撰改己用、严禁商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