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灯、顶灯、壁灯、多功能灯、造型精美的各种灯……进入了寻常百姓家;梅花灯、荷花灯、菊花灯、绣球灯……给温馨的小家庭增添了丰富的柔情;球形灯、菱型灯、子母灯……造型优雅,线条流畅,制作精巧,令人目不睱接,美不胜收。

夜睌,城镇的彩灯,像满天繁里,数不清,看花了人们的眼睛,迷住了多情善感的俊男倩女的心,又牵动了多少历尽沧桑的人们对往事的追忆。

我的孩子学习优秀,获奖台灯两座。

我在职时,开职代会发台灯作纪念品,得台灯两座,昔年,购落地台灯一座,人均各占有台灯一座,。晚间孩子写作业,我读书写作看报满有条件的了,各用一盏台灯,互不干扰,只是每月多交几元电费而已,可是,无论多么好的灯,却总也淡化不了我对那两盏满身油垢的小煤油灯的深深眷念。

这两盏小煤油灯,是在我启蒙入学那天,母亲卖菜得钱,从县城里的一家小杂货铺买回来的用墨水瓶改做的,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简易墨水瓶煤油灯。买灯时,母亲还排队买回了一大土罐水火油(煤油),(县城里上世五十年代直到八十年代,买煤油都要排队)。母亲用棉线搓成一根可以穿过灯管的细绳做灯芯,穿出灯管,再往灯瓶里灌半瓶多煤油(装满了,溢出油,造成浪费,还有呛人的刺激味。)母亲用一盏,照明做家务活,做针线活;一盏专给我读书。火柴一划点着煤油灯,油灯的火苗欢快地窜跳起来,从此,我在这盏小煤油灯下,翻开了十年寒窗的书页。

小煤油灯照着我苦读,它满含着父母亲对我的期望!母亲在煤油灯旁穿针引线,缝衣、补裤、纳鞋底或做别的杂务活,灯影里,她慈爱地看着我微笑。在这盏小煤油灯下,我熟悉了加、减、乘、除;认识了刘胡兰、赵一曼、黄继光、董存瑞、文天祥、岳飞、辛弃疾,孙中山和许多抗日英雄及抗日领袖。读书写作业累了,母亲给我讲“天狗吃月亮”的故事;讲坏人做坏事不得好报的下场;讲种粮织布的艰辛;讲勤俭持家的道理……

小煤油灯又经过心灵手巧的人改造一番,更省油好用了。在小煤油灯影里,我无忧无虑地度过了童年、少年时光,身架一天天长高,壮实起来;我与弟妹们共在一油灯下读书,手足之情也得到了升华;父母亲则累得百病缠身,被风霜雨雪和辛劳过早地刻了个满脸皱纹。农家的小院落里,邻里往来,互相帮助的情谊是十分诚挚的。这盏小煤油灯映照过无数个来我们家侃山侃水,侃吃侃穿,侃古侃今的叔伯乡亲们的张张笑脸,那样朴实,那样天真爽朗,那样憨厚。在那天灾人祸(三年困难时期)的艰难岁月里,小煤油灯照亮了我们一家人六张黄菜叶般瘦削的脸庞,温暖了我们的心,坚定了我们度过难关的信念。

生活条件有所改善,小煤油灯也更新换代,换了更好一些的,但依旧是小煤油灯。小煤油灯为我们家服务了十多个年头,终于被电灯替岗而退役了。可是,我怎么也忘不了它那满身油垢的外貌,耀动的灯火苗以及它传递给我的慈母的抚爱温情。每当我倘佯在彩灯里,便想起那盏伴我度过儿时童年的小煤油灯,这是一个从乡村里走出来的农家子弟一份永不流逝的眷恋

在少数边远山区,还有些人家用煤油灯。

最高品味的瓷瓶油灯,但却少了与之匹配的灯头、灯罩。(也有可能淘到此宝时,就少了些匹配件。)

漂亮的现代灯

一一寥廓山人2020- 06- 02- 完成于曲靖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