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突变,暴雨早砸来。

  窗外迎雨有感

前几天傍晚黑,忽然几条电闪劈了下来,俄而,倾“缸”大雨也哗啦泼了下来,黄豆大的🌧️点借着强劲横风猛拍窗玻璃,啪啪巨响,大有冲进屋内,横扫一切似的。看着惊心动魄的一刻,当然“我自岿然不动”,还欣赏着窗外昏天黑地,大自然发挥巨大威力,大有把天水覆盖下来,上演“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的情景剧呢。此情此景,不由勾起 1968年年底开始做知青的年代。 当时插队在广东 高要县 大湾乡 村黄生产队务农,住在由黄氏大祠堂侧厢改为的知青宿舍,1969年,双夏季节已完成,躲懒不出工猫在宿舍内,那一天天色昏黑下来,风声很大,出外观望,祠堂前晒谷场外,天空上带有雨腥味、黑黑的厚云层从东面方向(远处西江对岸肇庆市那特有七星岩峰尖都看得到)汹涌地直压过来,正向西方尽头群山处弥漫过去。突然一道强光闪⚡️从天空撕裂下来,啪啦啦轰隆隆使整个“宇宙”振荡着,同时强风过处,呼呼作响,扬起田头枯草烂枝,在空中盘旋,随即黄豆大的🌧️点,啪啪地直倾而下,当中又一次响雷轰鸣,一场惊心动魄风雨战大地情景展示开来,而这一切一切使我亲生经历着,且现场发生在非常开阔的田野上,还是第一次!这次经历大自然爆发的威力,终身难忘。


借词牌填句,抒发一下感受为记(不讲究平仄,全不押声韵)

《虞美人·大雨》

玉柱断折乾坤落

天裂地为盆

洒满人间遍苍茫

借问大地飘忽在何方


浓墨倾泻漫太空

疑龙王夜巡

电剑雷刀咤风云

千军万马驰骋洒江山

1969年九月初稿。 2020.5.19

  晒谷场惊魂

那年还在做知青的年代,晚稻丰收后,生产队长安排我在村旁一个地名“庙头岗”晒谷场守夜,看管丰收后的稻谷。

那一晚,带着生产队按人头每人分得两只“年晚”鹅仔,竹箩盛着并“食粮”等,到晒谷屋内,便于晚上起来喂食添水给两家伙,拜托它快快长大,好返回广州丰富年晚夜大餐。诸事检查妥当,喂饱小🦢仔,在场地(稻谷已收拢好),抄起削竹刀,耍起几套刀路(当年曾食了两年“夜粥”即功夫)。后入屋躺下睡觉,朦胧间,感到燥热,睁开眼睛,满屋🔥光,登时惊吓跳起来,原来竹笪、小量稻草、谷围起火!忙不及地把燃烧着的起火物拖出屋外,抄起竹扫帚扑灭,再回屋捡视,养着小🦢仔的竹箩大半烧成灰烬,而🦢仔却满地走动,没有鸣叫,大概被明火吓怕吧,放在竹箩内的煤油灯横倒在地面上,早已灭了。当时竹箩又挂在木柱上,又大意把煤油灯放入箩底,方便🦢仔觅食,估计它们走动碰倒灯火,结果闯下大祸,没被烧成了“烤鹅仔”。随后前后捡视一遍,确认没有点点火星,再把灰烬尽扫出外面。事后回想刚才经历,不由背后发凉,头脑发紧,晒谷房内两大围新谷子,会被喂饱“火德星君”不说,房子也会烧通顶,自己也被“殉职”,让亲人呼天喊地的场景自己无法看到了。事发在下半夜,并无人知,真是。事后回到屋内,坐在床上久久不能寐,感谢老天给我一条生路。当作“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之因果吧,的确不爽。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