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仙都驶往云和的路上,我和同伴们商议,梯田看日出,最美在早晨,今天时间宽裕,我们且行且玩儿,不忙赶路,途中有想看的就去看,晚饭前赶到梯田景区就行。大伙儿一致表示赞同。

  我第一次来云和大约是在十八年前,那时这里还不通高速,蛇行的山路比我老家伏牛山还难走,那时还没听说有梯田景区,虽然实际上它早已存在,只是藏在深山人未识。一是道路不便,二是还不懂旅游的价值。第一次来后,我就喜欢上了这里,这里的青山绿水让我想起童年的欢乐。不知什么原因,我近年多次回老家,却再也找不到了过去清澈的河流,还有河中那些各种溪鱼,按说这些年生态已日益向好,可是在河边摸鱼扒螃蟹的快乐已经彻底消失,这或许是大自然对前些年人们炸鱼、电鱼灭绝式滥捕的报复。这里的农家菜也是别有风味,当地人喜欢喝一种度数不太高的米酒,酒具是喝红酒用的大号高脚杯,酒里放入一枚打碎的鸡蛋,我起初对这种做法有些质疑,环顾四周大家都是这样,便也入乡随俗。

  驾车沿着330国道行驶,我们不走高速,就是为了多看看沿途的风景。四人组一路观景一路趣话甚是惬意。常年居住在都市钢筋水泥的楼群,自然渴望这里透明的空气,进入云和境内,山势逐渐陡起,一会儿功夫,看到路边有一导向牌,上写竹子坪古村落,这名字一听就有些清凉的禅意,看距离不足二十公里,一致同意多增加个景点。

  下了国道沿乡道行驶几公里后至一叉路,一条伸向山谷,竹子坪方向是一条陡峭的山道,路的宽度仅容一车,看样子是刚刚修好。估计是近年来大力扶贫修建的村村通。在这种路上行驶,最担心的是对面来车,会车可是个难题,我们一边担心,还有些兴奋,一同打定主意中午炖一只纯正的土鸡,再点个鲜笋和野菜,观着山景美美嘬上一顿。

  翻山越岭来到古村,时间已经过午,我们挨家找寻农家饭舍,转完全村竟无一家。而此时早已饥肠辘辘,问询村民,说眼下山村正值采茶季节,村民都山上采茶去了,这里平时没有人来,也没有饭店。我一听心里暗暗叫苦。我食量不大,但也不扛饿。如果返回云和,少说还需一个多小时,便央求道能否给我们弄点吃的,那村妇看了看我们,说那就去我家吧,说话间给我们端上了饭菜,我问那你们怎么吃,她说自己已经吃过了,眼下忙季,为节省时间,这里都是一次做二顿饭,我们吃了她晚上再做。我们一看,端上来的菜有笋有肉,看来他们生活也是不错,这时,我们便忘了山上的土鸡,吃的那个香啊,饭后还喝了她家刚刚炒制的绿茶,一共给了她一张大钞,谢绝了她的找零,又转悠一圈古村,拍得数张老镜头,大家遂心满意得向山下走去。

  车过云和县城,我们没有停留,直接就奔了梯田景区,这个景区面积很大,里面还有许多村寨,我们一路打听,找了个离核心景区最近的山上人家住了下来。


  晚餐我们补上了中午没吃到的鸡,趁老板娘炖汤的机会,我凑过去和她闲聊,间询上山的路和看日出的时刻,老板娘详细告知了走法,说沿着她家向上走几百米后右手方向一条小路,沿这条小路上去不需购票又可观景,我问要走多长时间,她说十分钟不到就能上去。还问询了日出的时间,饭后,眼见天空飘起小雨,我感觉不妙,又问了一遍老板娘,说这个天能不能看到日出,老板娘肯定地说:能!

  回到房间后,苏哥明显对明早的天象信心不足,他说既便天晴,雨后又准有大雾,我也觉得他的分析有些道理,但心里还是倾向于老板娘的说法,她们此地居住多年,自是熟知这里的天象变化。怀疑归怀疑,我们还是做好了出发的准备,考虑到体力上的差异,我们把时间定在了淸晨五点,把老板娘的十分钟提前到了半个小时,以确保在日出之前赶到观景点。

  不出所料,梯田边的小路时陡时缓,昨夜雨水加梯田渗水,泥泞湿滑。苏哥体量足,脚底稳不住神儿,窄窄田埂走的让我揪心,刚上路就滑一趔趄屁蛋上糊了两块泥巴,把我也差点带翻,幸亏那是个安全之地,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打这之后,我便不断提醒苏哥且行且停,毕竟不是当年的爬山虎了,经过苏哥坚轫不拔的努力,终于在日出的前两分钟赶到观景地。当太阳从远方山脊线跳出照亮梯田的一瞬,我们觉得这一路的辛苦全都值了。为了安抚苏哥受到的那个惊吓,我们特意给他设计了一个手托太阳的美照,以衬托他的英雄气概。

  这大山里层层梯田是人类的杰作,是一幅天然的画卷,春季的水田是最美的季节,当第一缕阳光折射在梯田的那一刻,我们都屏住了呼吸,生怕错过这最美的时刻。随着远处天空泛起红晕到太阳初射至红日喷薄,梯田不断变幻着各种色彩,斑斓的光影让人如醉如痴。这是稍纵即逝不可复制的美。是对人与自然环境的一次完美体验。身临其境,有一种不可描述的悸动,仿佛一脚踏进天堂的门槛。

  之前,我和苏哥都曾去过红河哈尼梯田和广西龙脊梯田,据我目前所知,国内还有一处加榜梯田尚未去过,几处梯田,各具风姿。我们商定有机会再去一下加榜梯田,一定要补齐短板,把旅途走的更圆满,让各地的风情都装入行走的美好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