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三年前,全国人民总动员,开展“人民战争”,要彻底消灭“四害”一一苍蝇、蚊子、老鼠和麻雀。战绩是靠虚报浮夸,层层加码统计,消灭的数量相当于天文数字,那时,我们是少年儿童,也投入了灭“四害”大战。我们对苍蝇、蚊子、老鼠都不感兴趣,热情不高,干劲不大;唯有对逮麻雀废寝忘食,乐得昼夜不归家。

我们同年的少年儿童们都到山上砍来弧型树丫杈,到街上买了长方形的牛皮块和弹性好的汽车破胎剪成的橡皮条,自己动手做成弹弓。我们用弹弓向蹲在树枝上的麻雀射击,久练成射手,哪怕躲在枝密叶茂密林深处的麻雀也躲不过我们用弹亏射击的石头子弹,从树上栽下来成为我们的猎物。

我们还会自制金属弹簧夾子,夹住前来觅食的麻雀。在乡村,我们还用家里的筛子、簸箕做罩子,用一根小木棒把筛子、簸箕支起来,里边撒些麻雀喜欢吃的食物,用一根长绳子栓住小木棒,另一端则用手牵着,人躲在隐蔽处,待成群结队的麻雀为填饥腹而钻进“罩子”里,我们立即扯拉绳子,筛子、簸箕失去支撑,便覆盖下来,把钻进去的麻雀罩了个严严实实,有翅难飞,我们便瓮中中捉鳖,活捉了许多只麻雀。

我们还上山、爬树,或用梯子搭靠在墙上,掏麻雀蛋,捣毁麻雀窝。对于老麻雀愤怒地嘶鸣着、抗议着、诅咒着我们使用暴力,掏走了它们产下的蛋,凄厉的哭叫着,营救它们刚刚孵化出来的长着稀疏绒毛的小麻雀;对于老麻雀的悲哀,我们这些天真的少年儿童却毫无怜悯之心,置之不理,依旧一个劲地捕杀老麻雀,倾覆它们的窝巢,掏走它们生的蛋和孵出的小麻雀。

更为残忍的是,我们捉到麻雀之后,拔其毛、剖其腹、撒上盐巴,用菜叶子包裹着它们被剖开的躯体,用木棍叉着,放在柴火堆上慢慢地考黄、烤酥,然后,小伙伴们分而食之,饱口福、果饥腹之后,又继续一个又一个消灭麻雀的歼灭战……

多少年之后,我们才知道麻雀是危害庄稼的害虫的天敌。没有了麻雀,危害庄稼的各类害虫,就像“鬼子进庄”一样,把庄稼咬烂、吃光、蛀空,农民的劳动果实损失惨重。

经过六十三年前贯彻那场灭麻雀的“三光政策”,麻雀的数量、种群几近灭绝,麻雀遭遇了一场空前悲惨的劫难!(图为遇害死亡,待烹烤的麻雀)

而今,我们都知道了麻雀是生态平衡的功臣,是庄稼的卫士,是害虫的天敌,是森林里的歌手,是催人勤劳的天使,是蓝天上的舞蹈家…… 麻雀还受到了国家法律的保护!

我们不能再让麻雀遭遇劫难,我们要向麻雀表示诚挚的歉意,给予精心的呵护,我们要认真保护麻雀!

一一寥廓山人2020- 06- 01.- 完成于曲靖市。

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