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周中华)
庚子鼠年,新冠疫情,肆虐山河。零三年非典爆发,我们是稚嫩少年;零八年汶川地震,我们还是懵懂学生。现在我们要驰援武汉,守护武汉、守护我们中国的大好河山。
当我们踏上这条逆行的路,我们无惧无畏!因为我们是白衣天使,我们是医护人员。驰援武汉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在我们得到院领导批准后,2月17日凌晨,我们终于踏上了驰援武汉的逆行之路。在临行前,护理部结合前线的经验,为预防感染、轻装出征,主任和护士长们轻启剪刀,长发散落,涩涩的滋味涌上心头……不过,为了支援前线,生命都可交付,剪短长发又算什么。
当我们到达驻地已是晚上10点,身体疲惫却不敢丝毫懈怠,连夜对房间进行分区,消杀。躺下休息时已是凌晨两点,精疲力竭却辗转难眠。
到武汉的第一个班,天阴沉沉的,就像我们的心情,刚刚接班,还没来得及熟悉环境,就有15位患者即将入院,我负责下楼交接患者,推着患者沉重的物品,感到胸口憋气,恶心,那一刻真想扯掉口罩深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将患者安排妥当,又开始处理医嘱、做各种治疗护理。不熟悉的系统,不齐全的物资,这时的我明白接下来的工作必定困难重重,但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能行!
在这里,想关注疫情现状,却又不敢看新闻,尤其是看到一同奋战一线的战友,夏思思、李文亮、彭银华、江学庆 ,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定格在这个春天,每次都是揪心的痛和担忧,我们同去的五姐妹号称是张家口的“五朵金花”,回到宿舍,我们五人抱头痛哭。哭过之后,我们攥紧拳头,坚定信心:他们走了,我们代替他们继续前行。
想想逝去的那些医护人员,伤感是暂时的,工作仍在继续,每天病房需要紫外线消毒两次,这也是病人们难得的活动时间,可是我们发现有些病人对活动没有兴趣,我们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想在病房消毒的时候,用广场舞让大家活动起来。从来不会跳舞的我们便利用晚上下班时间,一起学习了健美操。全病区40多张病床,分5批活动,每批半小时,每次跳完浑身都湿透了。
看着一批又一批的患者出院,我们无比的高兴与自豪。当一封封感谢信,一面面锦旗送到了我们的面前,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这是患者与我们之间的情谊,更是对我们工作的认可和鼓舞。
经过40多个日夜的奋战,我们终于胜利了,我们马上要告别雷神山,兴奋与喜悦同在,期盼与希望同在。凌晨,我们终于开始收拾行囊,整理房间,即将向武汉说再见了。大门口前来送别的市区领导,酒店的工作人员,自发前来的志愿者和武汉人民站满了整个街道,唱着“听我说,谢谢你”。我们再一次热泪盈眶,再一次与大家拥抱告别,虽然看不清对方是谁,但是他们都是为抗击疫情一起奋战在雷神山医院的亲人。
四海同心,山川共普照,八荒渴望,万物同相亲。亲人们,再见了,我也会永远记住你们的名字,你们都是我们一起抗疫的战友,你们都是驰援武汉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