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六岁时,我进入了本村初级小学,学习成绩好,是个老实巴交的娃娃,村里人不喊我的学名,却送给我一个绰号“小憨包”。学校里共有三位老师,一位姓樊,一位姓赵,一位女教师姓范。学校里养着200多只鸭子。为了放好管好鸭子,更重要的是为了防止鸭蛋丢失,经老师认真研究,除了加固鸭圈外,决定让我这个老实巴交的好学生,在假期里担负起放鸭子的重任。

那时,我读初级小学一、二年级,年龄只有七、八岁。每逢暑假寒假时,老师便把一根长长的竹竿交给我,並再三嘱附:每天要把鸭子放得饱饱的,不能丢掉一只;早上,要用一个大鼓形背篓,把鸭蛋捡了象排队一样装进背篓里,背到老师的卧室兼办公室,随之,即刻向他们汇报捡了多少枚鸭蛋,让他们亲眼看清楚!

一放假,我便当起了小小的鸭司令,拿着长长的竹竿,吆着鸭队,“嘎……嘎……嘎”地到河沟、水塘里吃鱼吞虾。最有意思的是,假期里,我每天早出晚归。每天,天蒙蒙亮就吆着鸭子出去,晚上,都吆着食囊拖地的鸭群回到学校,执行校规,报告老师:“鸭子吃饱了,一只不少!”。老师随口夸奖“很好!”;每天早晨鸭子出圈时,我都照例要拾一背篓鸭蛋送到老师处。刚洗漱完毕的老师们的脸上笑得像鲜花盛开,夸赞我:“真是个品德优秀的好学生!”。

至于鸭蛋被谁吃了,我不敢问,只知道实心眼儿,一个劲儿放鸭子,拾鸭蛋。为此,我每个学期的“道德品质”栏目中都是“,“优秀”,还发给我“优秀”奖状。

六十九年过去了,我还没有弄明白,当时每天一背篓鸭蛋不知被谁享口福了,还是换成钱币了?我只能幽默自嘲:“你一辈子从小憨进到中憨,现在,早已进入老憨年龄里了,真要一直憨到底啰!”……

一一寥廓山人2020- 05- 31- 完成于曲靖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