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一首老歌又把我的记忆拉回到了儿童时代。


小时候,父亲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山,母亲是一条蜿蜒流淌的河,在我的14周岁以前的童年时光里,忘不了陈老师亲手给我戴上鲜艳的红领中,加入少年先锋队的场景;忘不了加入共青团,成为一名光荣的青年团团员,戴老师集体组织我们新团员一起参观游览淮安周恩来故居的场景……


儿时的上海在我的印象中,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10岁那年父亲带着我和大姐,第一次出远门去了上海姑妈家,坐轮船就花了二三天时间,在大上海我度过了一段童年的欢乐时光,一切都那么新奇和新鲜,第一次乘坐了屁股冒火星的有轨电车,第一次去姑父留火车站数了16节长的绿皮火车,第一次见识了上海最高建筑——24层的国际饭店,第一次品尝了最美味的黄金帅苹果……那一段时光感觉人生已到达了顶点,过的是衣食无忧满嘴流油的幸福日子。


在我的童年记忆中,那时的儿童节在我们小孩心目中几乎没有更深的印象,没有儿童节礼物和蛋糕,也没有大人赠送的心爱玩具,有的只是孩子们自做的弹弓、火药枪等土玩具,学校里会让有才艺的孩子简单地表演一些节目,共同唱响《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必唱歌曲,在《我是公社小社员》的歌声中,集体走向田间地头参加拾麦穗义务劳动。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对儿童节没有太多的企盼,过与不过一个样,很少能穿上漂亮的新衣服,也没有漂亮的新书包,有的只是煤油灯下写作业、放学回家割猪草和帮父母干些农活的场景。那时候想的最多的,就是快点长大,早日成为共产主义事业接班人。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父亲的病逝是我一辈子的痛,一夜之间失去父爱的我,似乎有一种解脱的感觉,但仔细一想,父亲走了就再也回不来了,不觉悲从中来。父亲的病逝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永远挥不去的阴影,我怕小伙伴们谈论父亲这个话题,我怕见到别人家孩子的父亲,在我内心中又多么渴望父亲的疼爱和陪伴。


如今,我的童年时光早已远去,永远也回不来了。如今看到自己的孩子一天天长大,陪伴和见证她们的儿童欢乐时光,让我倒生出了几分羡慕和嫉妒来。现在的孩子都是在蜜水中泡大的,她们对幸福一定有不一样的解读,每一个儿童节孩子们都能收到长辈送的礼物,还有美味的蛋糕,儿童节对她们而言,是个开心的节日、快乐的节日、幸福的节日。


前些日子,孩子们的老师为她们集体组织了退出少先队仪式,不曾想她们已是最后一个儿童节了,就要和快乐的童年说拜拜了,不觉又多了几分伤感。转眼之间,孩子们长大了,真的长大了,如今已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了,等待她们的是十六岁的花季和十七的雨季,还有女大十八变的成熟,再到成家立业,成为别人的妻子和母亲,抚育自己的孩子。


人生很简单,其实只是一个过程、一种责任,付出、收获再付出,一代一代传下去,一代一代接下来,完成了自己应负的使命,演好各自的角色,为了自己和一家人的幸福,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努力奋斗。但愿人们在回味"那是我小时候"的时候,不要留下太多的遗憾,对得起这一生,不辜负新时代。

作/者/简/介


江浙一兵,出生于江苏扬州的宝应人,现定居于浙江湖州。平时喜欢读书写作,公开发表散文随笔、评论杂文等数百篇。写作纯属个人爱好,我心我书,记录生活、感悟生活是为了珍藏一份美好的回忆。


我写作我快乐

  编辑:江浙一兵 ‖ 文字:江浙一兵

……………………………………………

温馨提示:原创图文,版权所有,请您转载时标明作者姓名和文章出处。

未经允许严禁撰改己用、严禁商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