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4日,太行风文苑部分文友有幸参加了灵寿县文化旅游局、南营乡,在油盆村组织的南营乡全域旅游启动及《灵寿之窗》笔会活动,大家踊跃创作,为旅发擂鼓助阵。

油盆村简介


油盆村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灵寿县南营乡政府西北5公里处,辖油盆、大西沟、板房、古石4个自然庄201户。是石家庄市革命老区重点村,全国第二批旅游扶贫重点村。抗日战争时期,是晋察冀边区的后方基地,边区造币厂和边区印刷局局部(中国人民银行前身)曾在此驻扎近三年时间。呂东、罗琪、彭真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曾在该村工作。至今,还保留造币厂多处旧居和前辈们居住用过的家具等。1994年人民日报头版报道了“太行七贤”和灵寿人民的“解放思想、艰苦奋斗、脱贫致富”精神。小驼河流域水草丰美、沟深谷阔,是生态康养、观光旅游的绝佳之地。


格律诗词及古风


◎白金锁

沁园春•油盆村赋

太行茫茫,灵寿油盆,沟水蜿蜒。自悬崖峭壁,涉溪出入,肩挑人背,望路兴叹。世代累山,守金无奈,车马无通生困难。英雄恨,解甲衣立志,筑路通关。

初时谁笑愚顽。似智叟、那知意志坚。幸七贤横出,倾囊奉献,劈山碎石,锤凿钎钻。数月艰辛,路成震撼,故事传奇上报端。看今日,启山村旅发,一路歌欢。


贺南营全域旅游启动暨《灵寿之窗》笔会


南营旅发今天启,灵寿之窗试笔来。

山笑水歌同潋滟,云飞燕舞共徘徊。

七贤路上风流数,边行门前岁月裁。

战鼓催人文韵合,齐心追梦福花开。

注:边行,指油盆村晋察冀边区银行旧址。

探访七贤路


(一)

山村曾有七愚公。意志传承太行风。

欲觅当年修路事,老人西指险葱笼。(二)

溪水山花谷逸香,蜿蜒天路七贤创。

当年若没愚公志,怎得英雄万古芳。


拜谒晋察冀边区银行旧址


(一)

坯屋石磨依旧在,边区银行口碑传。

老槐树下龙门阵,红色油盆抗日篇。


(二)

泥墙矮屋石磨旁,边行当年日夜忙。

耄耋今天兴奋说,吕东曾住这间房。


注:吕东,时任晋察冀边区银行行长


太行魂


环山福地称油盆,抗战当年堡垒村。

筑路七贤名户晓,旅文再铸太行魂。


◎李国华

油盆


绕水环山僻静哦,无边花草满爬坡。

溅珠如雨飞龙落,喷石犹烟白挂呵。

旧屋残留红色印,新房建起唱欢歌。

纳凉避暑休闲处,旅客频游似织梭。  


油盆开路七英贤


油盆昔日七英贤,开路移山意志坚。

为使农村甩困帽,愚公当代美名传。

        

油盆自发立碑


油盆民众品行优,抗战风云眼底收。

自发立碑常思念,英雄青史美名留。


注:为抗战牺牲烈士立碑


◎李文革

油盆蛤蟆石


怒目向乾坤,村边树下蹲。

天王曾降诣,命我护油盆。


油盆采风记


古木遮天日,清泉石上流。

磨盘荒巷里,碾碎是乡愁!



石磨碾碎旧时光,街巷深深院落荒,

昔日太行偏僻处,曾经造币筑辉煌。

小院农家黄泥墙,石头磊就老时光。

莫言荒凉贫穷处,新币当年满库房。


◎孟二光

油盆之红色油盆


老房石磨土坯墙,暮日沉烟古树旁。

抗战军民情已久,老乡泪眼诉沧桑。




油盆之绿色油盆


环山绕水疑无路,直上青云不问途。

日照明峰天挂镜,风吹绿树万涛呼。



油盆之太行七贤


肩扛斧劈三十里,峭壁能开望日阶。

我命岂由天造化,生来就是一豪杰。

◎孙凡

油盆情结


长风吹梦到乡关,心逐浮云各自闲。

好是眸中情与貌,并随千念叠眉间。


现代诗歌


◎刘庆

油盆的记忆


八十年前

几个青年背着简陋的机器

穿越在山间小道

落地在一个叫油盆的村庄

边区票

从此开辟了另外一个特殊的战场


几间土坯房里

传出了机器声和歌声

天上的飞机寻找着目标

不起眼

料不到

深山中藏着大乾坤


中午抚摸着带着温度的土坯墙

沉思

走过的羊肠道

可是当年前辈们踏出

共和国的金融大厦

原来开始从这里筑就


油盆还是那个油盆

土坯房依旧

这里的每一块山石

都是一个有内涵的故事

只要你细细倾听

感悟


◎邵海

   油盆的山水


有些美,只属于山水

远远的凝视就很好

情与境交融,意和韵和鸣

她的美,独到而刻骨


那山傲的离奇

那绿抽干了日月

那云朵妖绕于空

那风一会温柔,一会暴力

那淡蓝的花朵,扩大,再扩大

宛若心灵的入口

那村,静成了一朵老时光

隐约消魂,隐约触摸

油盆的山水,以绽放之姿,迎风

她的美,不着一字

嵌入生命的内核

走进油盆

一念即出,万山无阻


瞭望油盆村


瞭望你

那些贫穷的词根,毫无章法

许多念头,暗自生动

近了又远,置身于群山的环抱

云朵挟持着云朵

沉浮于空,固守着村的原型

从一池水走向另一池水

我留下心思,等着我

越过城市花,夏凉被,径直返回

初相遇的梦乡


◎徐合乡

今日油盆


青山,绿色,山货

山果,矿藏,游乐

合为一体

恰似股股透明的山泉

在七贤路旁

哗哗的流淌着

在边区银行旧址门前

潺潺路过

旅游搭台文化唱戏的故事

更能让游人

驻足感悟


◎白金锁

  石磨


在这上百年的土坯房前

一盘盘石磨

多像一缕缕乡愁

悠悠碾过岁月的烟火

似乎在诉说

诉说着军民鱼水情的故事


无论时光过去多久

石磨的曲线依旧清晰

碌碡与磨盘

发出嘎嘣响的声音

多像母亲那首摇篮曲

温馨 甜蜜


仿佛还听到印钞机的声音

从棉油灯下

悉悉作响

红色纸币从这里流向解放区

无烟的战斗

写入抗日的史册


  散文

◎张云香

         拜谒晋察冀边区银行旧址


      五月日暖风绿,我借参加南营乡全域旅游启动仪式暨《灵寿之窗》笔会活动之际,拜谒了晋察冀边区银行旧址!

       晋察冀边区银行旧址坐落在南营乡油盆村,都是民房。黄泥到顶,格子木窗,石头垒砌的矮院墙。房子不大,院子也小,却干净整洁。窗前一丛鲜花,开的正旺。院里的老石磨,老碾子,盛放着当年的时光。门洞里的背篓,经过那时的风雨,它们静默着,不语,却让看到它们的人们,心潮澎湃,举起相机,而我,尤多思绪——


  我对造币厂比别人更多一些情愫,因为我的母亲,我的父亲,他们都或多或少,与这里有些渊源!

      我的母亲在七八岁时,帮着姥爷从炮楼附近的人家取钱——那时姥爷是抗日地下党,姥爷家是我党来往人员的落脚地,母亲也就常常做起站岗放哨,端水递饭,往地道里铺草,去别人家拿拿取取,传话捎信的事情。那时母亲取了钱,匆忙忙往家里走,实在不巧,怕什么偏有什么,一拐弯看见一队鬼子,返回去怕引起鬼子注意,不返,那鼓鼓囊囊的五百块——在敌占区,鬼子只许花伪币,而母亲兜中有伪币,有边币,有渤海冀农等等,一旦让鬼子发现了,后果不堪设想。小小的母亲,看街旁有一家猪圈根堆着一圈粪,便上前蹲下,背对着粪堆,迅速挖了一个坑,把布袋里的钱掏出埋到粪里,为了取时方便认领,又拔了一根草插在粪堆上,而后拍拍手,不慌不忙朝鬼子迎面走去,与鬼子擦肩而过,平安回家,被守候在门口盼着母亲回归的姥爷,高高地举过头顶,兴奋地连转了三转!

这件事母亲常常讲给我,讲到姥爷举着她转时,幸福的表情溢于言表,嘎嘎嘎嘎的笑。

我那时也跟着母亲笑,虽然并没留意什么边币,伪币,但今天看到银行旧址,看到生产边币的地方,自然想起母亲,想起母亲兜里的边币,便自有了不寻常的情怀。

        而我的父亲,也与边币有牵扯,父亲直接在造币厂干过。

        父亲聪明,肯干,能吃苦。奈何身体不做主,干着干着就干不了了,耳朵嗡嗡响,头轰轰欲炸。请个假去医务所看看,吃点药没事了,一进工房,一听见机器轰鸣,就又头晕耳鸣,头疼欲裂,出来转一下呆一会又没事了,如此反复多次,实在干不了,父亲只得辞工回家。小时候,我还见过父亲说是用来造币的纸,很厚,发黄,我还在上边写过字。

        虽然刚刚问瑞雪叔,他说我父亲不是在油盆,是在阜平那里干的,但都是造边币的。想着是父亲当年干过的事情,自是又多一份情愫。

       怀着这样的情愫,看着一间间屋子,或生产,或储藏,或是卫生所,或是伙房,还有一间,里边还有喂料槽,槽里还有草节子。据说,当年边区造币厂和印刷局,喂了12头骡子,当地老百姓,常常割草给骡子们吃。青年男子帮着挖山洞,女子们做军鞋,老人们推碾磨面送柴禾,相帮着解决生活问题。

那门洞的背篓,背过多少青草,没人知道。那一旁闲置的戈镐,挖过多深山洞,没人知道。妇女们油灯下做过多少军鞋,老人们推着石磨转过多少遭遭,碾过多少星光,没人知道。我们只知道,军爱民,民敬军,军民一家亲。不只油盆村,不只南营乡,整个太行山,抗日的烽火,熊熊燃烧,气焰千万丈!

       正因为军民一家亲,不管是山高林密的太行,还是平原青纱帐,还是戈壁沙滩,凡有军民的地方,都是铜壁铁墙!

      母送儿去参军,妻送郎上战场,就是在家老百姓,不管老人,还是孩子,拿起锄头锄地,放下锄头打狼,全民皆兵。我的母亲,小小年纪,为边区拿过征款;我的父亲,青春少年,造过边币,就是蹒跚学步的孩子,也知道跟着大人,送一把蔬菜,送一箩军粮……

时光荏苒,星转斗移,当年的旧房子,还是老样子;当年的石磨石碾,还在老地方。当年的少年郎已经耄耋,当年的激情还在传唱,“千山万壑,铜壁铁墙!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气焰千万丈……”

       看着这旧址,想着这过往,以往的先辈们用热血和生命打走东洋人,建立新中国,今天,我们生在和平年代,更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和平,做好自己的事情和职责,才不负前辈们抛头颅洒热血建设的这美好祖国,这大好河山!

  看着这老房子,看着这红牌子,我们心里都种下了红色的种子。亦希望这红色的种子,种在每一代人的心里,在每一代人的心里发芽,长大,开花,结果,永远长青!

      代代传承!

      代代辉煌!



            

       2020年5月30日辑


编辑制作:白金锁

审核校对:刘庆  李文革

摄        影:白金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