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 园


城上斜阳画角哀,

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

曾是惊鸿照影来。

这是陆游的又一首悼亡诗,这年他已七十五岁,距他和唐婉在此留下那支千古绝唱《钗头凤》,又过去 了四十四个寒暑,再次重游沈园,诗人依旧不能释怀,每至此地必伤情,惊鸿依然照影来。

  之前来过绍兴许多次,咸亨酒店那黄酒也不知喝了多少坛,还是第一次来到沈园,前些年只顾忙生计酒圈肆混,没有细细品味和享受诗意生活,这次和苏哥来浙雅游,都爱舞弄些文墨,昨晚商议时,先就想到了沈园。

  沈园,又名“沈氏园”,是南宋时一位沈姓富商的私家花园。距今已近900年历史。此园因诗人陆游生前多次造访而留名后世。陆游在此写过许多诗篇,其中最有名就是和前妻唐婉留下的《钗头凤》,凄美成了千古绝唱。如今成了许多青年男女爱情的表白地。

  这块断云石,是否意味着斩断了情思?

  我和苏哥早已过了寻觅爱情的阶段,来此也就是感怀一下这里的人文气息,绍兴自古以来文脉深厚,世上有绍兴出师爷之说,文化名人更是不胜枚举。如陆游,王羲之,蔡元培,鲁迅,朱自清,谢晋,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人物。这沈园内的诗墙,镌刻着历代文人雅士的感怀。苏哥感叹说,这陆游真算一个情种,和昨天看的那个徐志摩相比,都是诗人,差距不是一般的大。我接过他话说:"假如您是女人,他俩您喜欢谁呢?"苏哥笑了笑回我:"又想把我往沟里带!"顺手指了指同行两位女士:"问他们去!",她俩听后笑而不答,想必也是难以决断,做为女人,既想男人忠情于己,有喜男人风流倜傥,细细琢磨,这还真是个问题。

  如果看过苏州等地的园林,沈园和众多江南园林差异不大,如今是五A景区,这个级别沾了不少陆游的光,里面许多故人遗迹,可以追寻些情爱故事和诗篇的吟唱,今天扯上些红头绳挂个连心锁就是爱情宣言,一雅一俗彰显的是人间烟火,我问苏哥当年可曾写过情诗,我知道当年他可没少在美丽的嫂夫人身上下功夫,他警惕地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就不告诉你!

  他不告诉我,也许心里在偷着美,在这伤情地儿想些快乐的事有益身心健康,那些往事属于陆游和唐婉,属于那个封建时代,在这方面,我们还是幸运的,幸运能够自主把握情感的选择。

  走出沈园,我背下了刘伯伦的这几句诗:

莎翁悲剧写朱罗,

怎及陆唐饮恨多?

桥下春波含旧泪,

人间已唱自由歌。

鲁迅故里

  绍兴的鲁迅故里之前大家都已看过,距沈园很近,步行几分钟就到,既然来此,不妨再看一次。

  鲁迅的文章就不须多说,做为新文化的旗手,他被戴上"民族魂"的桂冠。主席曾称赞他骨头是最硬的,也曾有人在假设,说鲁迅如果活到现在会怎么样?答案有两个:一个是郭沫若,一个是高墙内。

  鲁迅的书自然读过不少,电影也看过两部,一部是夏衍改编的《祝福》,一部是严顺开主演的《阿Q正传》,都是经典的灰色基调,把国民性格剖析得淋漓尽致,相比他杂文里的投枪和匕首,我最喜欢他那篇散文《秋夜》的描述:“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生生把废话写成了诗意。

  我和苏哥这个动作,谁更接近民族脊梁?

  有人曾如是说:写阿Q的人走了,演阿Q的人走了,而阿Q还在。我深以为然。这是鲁迅影响的深远,这是这片土壤的肥沃。

兰 亭

  绍兴近郊兰渚山下的兰亭,因一帖王羲之的《兰亭序》闻名天下。也成就世人公认的书圣。因本人不懂书法,字又写的极烂,早些年多次路过却不曾看过。

  这里是书法界的圣地,连鹅湖流淌的水都可闻到墨香。江南山水灵秀,兰亭又经历代才子佳俊涉足,自有许多佳话风流。这里有许多《兰亭序》临摹的笔刻,而陪葬在唐太宗昭陵的真迹留给后人是无限的遐想和遗憾,这也是古老神州留传千年权力的傲慢。在这里,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曲水流觞,知道了美丽的文字犹如舞蹈,还能流畅飘逸成仙风道骨。

  在康熙乾隆题词的御笔亭旁,还有供游客试笔的练习石板,我对自己的书写水平已经绝望,倒是苏哥颇有兴致,假模假样地模仿起来,看了他的运笔,比那位写"三山夹是个女子大土贝"的将军强了许多,他一个喝酒都要退出江湖的人,就让他多开心一会儿吧,现在是梦时代,他比不了邻县的插友,可也有一众粉丝哪!

  看了兰亭,我问苏哥有何看法,苏哥脱口说:"难波、完!"他欺我不懂英语,也太小瞧了我,别说这个难波没有完,就是狗的大伯我也认识。

西施故里

  看过兰亭,我们又匆匆赶到西施故里诸暨,这又是一个多次来过却未转悠的地方。我对这个小城印象极好,过去这里有公一家加盟店面,合作伙伴是一对夫妻,他俩性格正好相反,是女打外,男主内,每次前来,都要叫上她的闺蜜灌我红酒,我那时酒量比现在好,最后醉倒的都是西施。诸暨附近还有一个五泄景区,五泄意为五级瀑布,西施伙伴陪我和上海朋友一起转过,景色都是江南韵味,记得最清是上海沈大哥点的一锅炖汤,里面是一只山鸡,一只乌龟,一条蛇。喝的我上了几天的火。

  这个小城中间有一条美丽的沅江。沅江岸边有一座苧萝山,四大美女之首西施就生在苧萝山下,现在沅江边还有当年西施浣纱的石头。西施的故事人尽皆知,在她的家乡,她被奉为荷花女神和越地女娲,她确实为越国付出了女人所能做的一切。而吴国的天平山,却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疤痕。

  这则东施效颦成语出自邯郸,在诸暨,美女都带点西施的遗韵,东施都整过容了。

  诸暨是一座美丽的小城,非常干净整洁,经济也很发达,是著名的珍珠之乡,全国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珍珠都产自这里。一个县级城市还拥有现代化的大剧院、体育馆、博物馆等设施,让许多内地地级市都自愧不如。这里还有苏哥十分喜爱的吴侬软语,他说,这些软语真的可以让人听的遐想联翩,还有许多现代已不再浣纱的女子,当然,也具有西施故地的柔情万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