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碱庄里一小丫的童年

每个人都有一个童年,无论是富有还是贫穷总会有一段美好的记忆在头脑中留存。童年不知愁滋味,童年总是天真烂漫的,快乐时就嘻戏打闹。不高兴时就又哭又叫,带着笑容却眼里含泪。这就是童年!

我的家乡在河北省农村一个叫盐碱庄的、仅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子里,顾名思义这个小村庄土地贫脊到处是盐碱疙瘩地十年九旱,大旱灾年庄稼没收成人们生活很苦。我的爸爸解放前入党,当过武装民兵队长。解放后和妈妈结婚,五一年秋天有了我。这贫穷的盐碱庄里又多了一个小丫,听奶奶说:我出生时正是太阳要落山、鸡进窝、猪进圈、牛羊回家转的时候。奶奶说:这时候出生的孩子吃穿不愁、有福气!

爸爸结婚后自己盖起了土坯房、有了孩子生活安定、过上了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安稳日子。但是他是一个不甘平庸寂寞的人,他对妈说:你在家好好看孩子我出去闯一闯,在外面找到事干我来接你们。没找到事我就回来,家有啥事多和爹娘商量,等着我!

爸爸带着希望、带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来到沈阳,那年他二十五岁。他来到沈阳一处清理河床的工地,就干起 了河道清淤的活。这活又脏又累但爸爸那时年轻不惜力气,干的很好,受到表扬。工程完工时领导就对爸爸说:我给你开个条子你就去沈河区劳动科报到去吧!当时沈阳刚解放不久也很缺干部,爸爸来到劳动科填写招工表、工作人员看爸爸是党员还当过民兵队长会鼓捣枪,就给爸分配到沈河区法院当了法警。报到后法院给爸爸几天假让他回老家转组织关系,爸爸穿上警服可神气了。爸回来的消息传遍正个小村庄,大家都来看他。问长问短,问外边的新鲜事有说不完的话。爸爸办好组织关系跟妈妈说:我回去安顿一下,你听我信就带孩子去沈阳找我。

爸爸很快找到房子,我和妈接到爸爸的来信就来到沈阳和爸爸团聚啦!那是五三年的春天我还不到两岁,盐碱庄的小丫从此改变了命运。我感谢父母把我带到这个世界,我更感谢我的爸爸改变了我的命运。把我从盐碱庄那落后的小村庄带到沈阳这个大都市!也验证了奶奶的话,我真是一个有福气的孩子!



这是我的妈妈,她是一个勤劳善良、从不服输的女人。

这是我的爸爸,他是一个忠厚、严谨特别能干的人。

这是我三岁时的照片,我和妈妈刚来沈阳时住在离爸爸单位不远的一栋平房里,是那种带木质窗柩窗户用纸糊的那种老式房子。一共一间半三十多平方米,半间做厨房一间住人。妈对爸说:咱们两口半人、住这么大房子干嘛?空落落的,还得多交房钱。所以就把厨房那半间交出去了,让房管所来人把其中的一个窗改成门。又在屋的北面间壁出一块做厨房,这样一改仅剩22平方多点。每月房租仅2元零2分,这样一改显得很紧凑挺好。但后来又有了妹妹和弟弟们全家七口人时又显得房子拥挤啦!这处平房我家一直住到一九八八年动迁,房租一直没涨。

这是我四岁时的照片,以前的事都是听长辈们说的。但从这时起我开始有了漠糊的记忆。五五年一月我有了妹妹那时我还不滿四周岁,妈生妹妹坐月子。爸爸工作忙给妹妹洗尿布的活就落在我这四岁的小丫身上。我 嫌妹妹的巴巴臭不愿意干,爸爸给我做了一个小铁刮子。让我先刮掉上面的屎再用凉水 涮一涮,然后再用小手搓洗。最后在地炉子上坐上热水,用热水烫完才可以凉到杖子上去。那时候的我虽然不到四岁就当大人使唤啦!

我干完这些活听到外面小孩正玩的热闹我就跑出去玩了,但是妈妈在屋里喊我,我听不见。邻居大娘来找我说:别玩了你妈喊你哪!我赶快往家跑,到家妈就说:就知道出去疯跑,喊你都听不见!下回不许跑远就在自己家小院里玩,有事我好叫你。(其实妈也是怕我跑远了不放心)

有时大街上有吹糖人的卖棉花糖的,我都想买。妈给我钱我就高兴地去买,有时妈说:没钱不能买。我就嚎啕大哭,哭累了歇一会还接着哭。用妈的话说就是:非哭个天旋地转不可。如果这时正赶上爸爸或叔叔们回来,给了我钱我会立马破涕为笑。带着泪痕带着笑容去买我爱吃的零食。(本照片来自网络)

这是我五岁时的照片,那时候我能去小铺给爸买烟。给妈买酱油打醋了,记得我们胡同口有个老朱家小铺,卖油盐酱醋糖、腐乳臭豆腐、大豆腐、肥皂、香烟等等生活用品可齐全啦。记得爸总让我买万里牌香烟,一毛八一盒。给两毛钱还剩二分就买汽水糖,汽水糖有粉色有绿色像小瓶子的形状一咬一股水可甜了。

那时都是用瓶子打散酱油、散醋,买咸盐也是大粒海盐,我家有个竹桶去一次买三斤盐正好装满桶。

当年邻居家的大叔大婶们也经常让我跑腿买东西,我就像个小釆购员一样。拿多少钱买多少东西剩回多少钱都会交待的清清楚楚的,邻居们都夸我是个小大人。我听到夸奖心里也美滋滋的。

这些经历对我生活能力的养成都起到很大作用。

这是我六岁时的照片,那时候我不光跑腿买东西还要帮妈妈摘菜洗菜,吃完饭刷锅洗碗。收拾屋子打扫院子、洗衣服什么活都能干。除了这些我还要带妹妹,给妹妹 梳小辫儿。给她梳辫时告诉她别动,她要动了我就生气地推搡她把她弄哭了,她就向妈告状我就会遭妈一顿骂。

我八岁就开始学着做饭。那时我爸妈工作忙,早上妈做饭带出中午的。我放学回来就可以吃,晚上的饭基本是我做。开始就会做高梁米粥,因为做这饭比较简单。点着火生炉子,火旺了把锅坐在炉子上。先把米掏洗干净下锅用勺子搅一搅开锅后改小火闷着就行啦!那时不像现在用煤气大火小火好调,那时改小火就得往炉子里填点湿煤,但还不能填多,填多就把火压灭了。有一次我生完院里的站炉子,锅里放上水下完米,炉火就是不旺,锅也不开。我用扇子 扇子两下还是不旺,我就出去和院里的小朋友跳皮筋去了。玩了一会想起家里的饭锅赶紧跑回家,一揭锅糊味就出来啦!我赶紧端下锅把饭倒到盆里,一看锅底的饭都烧黑了。我用铲刀将糊饭铲下来,能吃的部分我吃了,糊太历害的不能吃我就把它埋在院子小菜地里。(怕爸妈看见批评我)然后把锅涮干凈再把饭倒锅里,爸妈回来开始吃饭了。爸端起碗说:今天饭煮糊了?我说没糊呀!你看锅底都没有嘎巴呢!爸知道我倔强好面子但也看出了我不打自招的样。就说:下回做饭好好看着锅别出去玩,糊了浪费粮食。我自知错误低头小声说:知道啦!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煮糊过饭,后来我还学会了擀面条蒸窝窝头等,“厨艺”也越来越好啦!

(本照片来自网络)

这是我9岁时的照片那时候我在朝阳一小学上学,这时我己经加入少先队担任中队的生活委员。记得有一年秋收的时节,老师带我们去南塔大队劳动。帮助农民伯伯收大白菜。记得当时农民伯伯们己经把白菜砍倒,在地垅台上晒着呢!我们的任务就是把白菜抱到地头,有人把根收拾干净装车送到城里。那年的菜长的特别好每棵都有五六斤重,大棵的有七八斤。由于我们岁数小,农民伯伯告诉我们小的一次抱两棵大的抱一棵就行。但我们都抱两棵,我抱起两棵就往地头跑,一不小心摔了一脚。我哭了起来,伯伯说:你摔疼了吗?我说不疼,不疼你哭啥?我说:白菜摔掉帮了。把伯伯乐够呛,没事快起来吧!白菜不知道疼!说的大伙哈哈大笑,我也跟着笑起来。抱起白菜就又往前跑去!

/

小时候欢乐的事情很多,二分钱就可以在马路边的小人书摊上看一本小人书,放学了如果有一毛钱也可以看上半天,忘记回家。五十年代的冬天比现在冷很多,零下三十多度是常有的事。如果下大雪啦,我们把自家院里的雪一盆盆地端到大院里去。一边堆一边拍雪能堆到房山那么高,像座雪山一样。这时候是我们小孩最高兴的时候,我们把雪拍实后就在边上挖个洞,一点点往里挖。有人从东头往西头挖,有人从西头往东头挖。一直挖到贯通,我们把里面清理整齐,晚上黑天了大家就点着灯笼在雪洞里跑着玩。冬天堆雪人、打雪仗、钻雪洞,夏天跳皮筋跳房子捉迷藏。那时候虽然没有现在小孩子那么多现代的玩具和游戏机,但那时候我们一样玩的开心快乐健康!

(本照片来自网络)



那个年代家里没有收音机,更不知道电视是啥东西啦。记得我小时候住平房一趟房共住五户人家。我们院这五户人家只有贾娘家有一台收音机。每到放学后听到收音机里传来:“哒嘀哒、哒嘀哒,小明友们小喇叭开始广播了。”这声音就像集结的号角一样,院里的小朋友都拿着小板櫈去贾娘家收听广播。贾娘是我们朝阳一校的老师,她喜欢孩子。她家的姐姐们也不烦我们,都把我们叫进屋里听。

有一天我对爸爸说:咱家要是也有一台收音机我们一边吃饭一边听广播那该多好呀!爸爸知道我们天天挤到贾娘家听收音机,一屋子挤那么多小孩肯定给人家带来不便。爸

爸也想给我们买一台让我们在自己家听广播,但是由于手头的钱老不宽裕也就一直没买。突然有一天爸爸手里拎着一个小布包,里面装看一个四方的东西。我们就好奇地跟着爸爸进屋想看看到底是什么玩艺?这时爸爸打开布包,哇!是一台收音机!原来爸爸是从旧物市场淘来的。没花几块钱开关的钮己经掉了,爸爸买了几个旧钮 安上了照样用。打开一听音质还真不错,把我和弟弟妹妹们都高兴坏了。逢人便说:我家也有收音机啦!从此我们再也不用挤到贾娘家听广播了。有时弟弟还把他的小明友也领到家里来听,我们也和贾娘家一样欢迎大家!

这是我十岁时的照片,六0年我九岁时我的二弟出生了。那时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但是妈妈厂里老是下班后开会。妈妈从工厂托儿所接回弟弟再回厂里开会,因为弟弟肚子饿跟着妈开会老哭,影响开会。妈就让我放学后直接去接弟弟回家,记得那是61年的冬天我放学后去托儿所接弟弟。阿姨把弟弟用小被包好,再用我爸爸用过的警用皮带把我和弟弟系在一起,我就这样抱他回家。从大南的托儿所走到小南、再到西华门、再进胡同回家,用现在的公交车算足有三站多地。一岁多的孩子包上被足有二十多斤重,让一个十岁女孩走这么远一路抱着。现在来说都是不可想向的事,但是我那时候就是这么干的。有一次刚下完雪,路特别滑我抱着弟弟走到小南转盘那地上的冰把我滑倒了。因为我们俩是用武装带捆到一起的,我怎么也站不起来了,起了两次都没起来。我就哭了,一个路人把我扶起一直送我到胡同口。我千恩万谢!那人说:这么小的丫头还抱这么大个孩子真难为你呀!这就是我的童年故亊。

记得我十岁以后,每到署假我都会带弟弟妹妹们去小河沿玩。每次去我都给妹妹扎上红绫子,给弟弟穿上干净的衣服。带上妈妈给我的两角钱,还要带上自己在炉子上烤的烤饼再带上两瓶凉白开。准备好后就带着兴高采烈的弟妹们出发了。我们一路走着去,我一手一个牵着弟妹。到公园门口的售票处弟妹们都小不要票,只有我一个人要票,门票才四分钱。买了票带弟妹们走进公园,弟妹们眼晴都不够用了。一会看看花一会拽着我要去河边玩,我说:往前走还有动物呢!姐带你们看动物去,弟妹们都高兴地跟着我往前走。弟弟爱看大象、老虎和狮子,妹妹爱看猴子和孔雀。看到孔雀开屏妹妹也会 撩开自己的花裙子和孔雀比美。弟妹们玩的高兴也不知道累,我带他们看完动物找个树阴凉的地方坐下来,拿出带来的饼和水我们就吃起了午饭。卖冰果的奶奶推着冰果.箱子走过来,大声喊:奶油冰果!白糖冰果!我看弟妹们看着冰果箱那渴望的眼神,我就跑过去买了两个奶油冰果、一个白糖冰果。奶油的五分钱一根。白糖的三分钱一根。我把奶油的给弟妹们,自己吃白糖的。妹妹就会说:姐给你!你咬我的一口吧!吃完午饭我又带弟妹们去儿童乐园,玩荡秋千和打滑梯,滑梯是铁的被太阳光晒的烫屁股,我们就两手把着边蹲在上面往下滑。我们都玩的满头大汗可高兴了,但是时间不短了该回家了。但弟弟总是说:再滑一次呠,我就等他们再滑一次。

玩够了我带弟妹们往家走,玩了一大天他们都那么小,但是他们一点也不知道累。跟着我 连蹦带跳地可滿足了,回到家弟妹们会把一天看到的事讲给爸妈听。妈说:你们都听话以后还让姐带们们去玩,这时弟妹们是最高兴的时候

这就是我们的童年虽然清贫但却充满乐趣!

(公园的照片来自网络)‘

五十年代的记忆己经渐行渐远,当年盐碱庄的小丫己快进入古稀之年。儿时的时光虽然转眼即逝,童年的记忆或清清晰或漠糊但却是无法忘怀的。苦乐相伴,清贫而快乐的童年己离我们远去,心酸流泪的过往都是我珍贵的烙印。无论是苦是甜都己经是回不去的昨天。我要寄语我的童年,告诉我的后人。以前是什么样子的,要珍惜今天,还要为创造更美好的明天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