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言甚易知,甚易行。

天下莫能知,莫能行。

言有宗,事有君。

夫唯无知,是以不我知。

知我者希,则我者贵。

是以圣人被褐而怀玉。

老子最后一章开始总结全文:

我说的话很容易知晓,

也很容易落实到行动中去。

但天下人还是不能够知晓,

也不能够施行。

这些言语都是有出处的,

宗就是出处之意,就像宗派。

所说的事例也都是来自于君主案例的。

但即使这样,还是没人信我,

到底是何原因呢?

据老夫说啊,

唯有无知这一个解释了。

正是因为无知才导致

我的言论不被人知晓。

简言之,知晓我的人太稀少了,

将我的理论列入国家法则的人

就更加稀少珍贵了。

所以,我也是报国无门啊,

就像很多圣人都是身披褐色粗布衣衫,

却怀里揣着美玉,

进献无门啊!

被就是披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