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我看过电影《卡萨布兰卡》,我就迷上了这个北非国家的著名城市,摩洛哥卡萨布兰卡是我梦寐以求想要游览的地方。

自2016年6月1日对中国游客实施免签后,摩洛哥立刻引起了国人的注目。我的这个想法直到2019年才实现,一踏上这片土地,就有一种特别兴奋的感觉。

2019年11月18日,我们到达卡萨布兰卡,下了飞机,就直接前往迈阿密海滨大道。迈阿密海滨大道是临近大海的一条观景道,大道东边临河的一侧是宽敞的木栈道,在栈道上可以眺望蔚蓝的大西洋。

卡萨布兰卡迈阿密海滨大道是濒临大西洋的一条观景道,被誉为卡萨布兰卡自然风景最美的地方,可惜海滩全部被私人占据,全部是各种咖啡馆和星际酒店。

海边的广告拍上,高高的挂着国王穆罕默德六世全家福的画像。

随后参观穆罕默德五世广场,广场的人和鸽子很多。往地上撒一把鸽食,鸽子都飞过来抢食,一点也不怕人。

到酒店后,我们就开始了自由活动。地接导游告诉我们不要单独上街,要注意安全,防止手机被骑摩托车的人抢走。卡萨布兰卡街头人不多,小商店很多,我和朋友出门,心情很兴奋,东瞅瞅西望望,眼睛都不够使,看见骑摩托车的人,马上就提高警惕……。

我和朋友一起走在大街上,寻找特色小吃。一家小吃店吸引了我们,他们热情招呼我们,盛情难却,我们只好进去用餐。他们给我们铺上新的餐桌布,漂亮的餐具,给我们的招待比旁边的他们自己国家的人规格要高出很多,这让我们感觉到自己也当回外国人,受到他们的欢迎,心情非常高兴,吃的也很开心。

哈桑二世清真寺位于摩洛哥王国的卡萨布兰卡市区西北部,坐落在伊斯兰世界最西端。1987年8月动工修建,耗资5亿多美元,占地面积9公顷。它是伊斯兰世界第三大清真寺建筑面积2万平方米,长200米,宽100米。

第二天早餐后,前往哈桑二世清真寺入内参观。我们团队有个摄影老师她早就把相机调好,就等着有人闯进她的镜头,很幸运,我是第一个闯进镜头里的人。

25扇自由门全部由钛合金铸成,可抗海水腐蚀,寺内大理石地面常年供暖。

屋顶可启闭

清真寺的建造与已故国王哈桑二世有着直接关系。哈桑二世国王在位30多年,国王品德高尚,勤政爱民,国泰民安,在人民中极具威望。国王认为这一切都归功于真主的指引,因此他决定要在摩洛哥这个穆斯林世界的最西部修建一座大清真寺,以感谢真主,并将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

为实现国王的梦想,摩洛哥举国捐赠,筹措建筑资金5亿多美元,其中3/5是国内外的捐款,其余由政府出资。工程由一家法国公司承包,1987年8月正式动工。3万名工人和技术人员移沙填海,日夜奋战,用掉了30万立方米混凝土、4万吨钢材和6.5万吨大理石。经过5年的施工建设,清真寺于1993年8月30日建成启用。国王的梦终于化为现实。清真寺从此成为卡萨布兰卡的新标志。

至于清真寺为何建在海上,据说是缘于国王的一个梦,梦里国王曾接获安拉的真言:“真主的宝座应建在水上。”

其中三分之一面积建在海上,以纪念摩洛哥的阿拉伯人祖先自海上来。整个清真寺可同时容纳10万人祈祷,是世界第三大清真寺,排在沙特阿拉伯的麦加和麦地那清真寺之后。

我们是中午时分到达马拉喀什。坐落在阿斯特拉山脚下的马拉喀什,是摩洛哥南部地区的中心,全国第三大城市,有“南方的珍珠”之称。

马拉喀什人口40余万,始建于公元1062年,中世纪时曾两度为摩洛哥王朝的首都。在阿拉伯语里,“马拉喀什”意为“红颜色的”,其原因是当年的城墙采用赭红色岩石砌成,迄今基本保存完好。

摩洛哥城墙的墙体没有所谓望孔、射击孔。其城墙墙体上密布的孔,主要功能是用来透气散潮,以防雨季雨水对于墙体的浸泡,远远看去象一排饼干,看起来当时攻城主要是攻击城门,因而城墙不设战斗设施。

其城墙也不象中国的城垣宽厚,可以供士兵巡城,供马匹上下。当地城墙属单体墙,厚度最大一米有余,因此也没有内外垛口,是名符其实的墙,每隔一段有类似碉楼的建筑,墙体转折处有类似角楼的建筑,这上面都开窗,可供士兵值守。

马拉喀什最吸引游客的首推库图比亚清真寺。建于十一世纪的这个清真寺,宣礼塔高大巍峨,是地标性建筑,也是历史文脉、宗教信仰传承的世界历史文化遗产。宣礼塔高67米,外表富丽堂皇,是北非最优美的建筑之一。同其它清真寺相比较,库图比亚清真寺的独到之处在于,当年修建尖塔时,在粘合石块的泥浆中拌入了近万袋名贵香料,使清真寺散发出浓郁的芳香,迄今依然香味扑鼻,因而又有“香塔”之称。

抵达马拉喀什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了粉红色的城墙和城门。人来人往,很是热闹。这里旅游观光的人也不少,充满了热烈的气氛。

马拉喀什的巴西亚皇宫,是摩洛哥唯一对外开放的皇宫。皇宫深藏在老城的一个小街道里,外表看平淡无奇,然而,里面却是别有洞天。据介绍,巴西亚皇宫已有300多年的历史,但是古代历任摩洛哥国王在巴西亚皇宫住的时候都特别少,以前皇宫是不对外开放,所以,过去巴西亚皇宫让人觉得特别的神秘。


在宫殿里漫步,静静欣赏那些美好的无与伦比的花砖,还有超乎世俗的设计。

皇宫华丽的房间、中庭、喷泉、花园,虽然小巧但却也不失精致。但当你抬起头来看看每间房间的天花板,你就会惊讶那些用雪松做的屋顶怎么会有如此漂亮的图案。

这里有很多房间,是国王妃子们住的,房间大小是依据国王妃子受宠程度来设计,然而,无论哪个妃子的房间都有独立的中庭,都很漂亮。

马赛克的地砖,墙壁色彩简单,以白绿为主。

跟故宫比起来,这个皇宫还是太小了,也不够气派。一会就参观完了。

乘坐古城马车观光游览古城

据说,摩洛哥的男人比较休闲,女人比较勤快。你看,这四个大老爷们正坐着长条椅子上发呆。

游完古城大街后,我们又去了伊夫圣罗兰私人花园。走进马拉喀什,里面由三大景点组成,其中之一,是伊夫圣罗兰私人花园。著名服装设计师伊夫圣罗兰生前同搭档皮埃尔·布尔热在摩洛哥马拉喀什购买了这片私人花园。

进入伊夫圣罗兰私人花园,才有机会认真地欣赏非洲大陆的棕榈、仙人掌、仙人球,我们熟悉的和不熟悉的热带沙漠中顽强生长的植物。

这所私人花园已经有着100多年的历史,花园的主人第一位是法国著名画家马若尔,他在设计上的成就主要表现在家具铁器上。

这位法国植物学家兼艺术家马诺尔来到马拉喀什,这座古城给马诺尔的创作和发现带来了灵感,他迷恋上了马拉喀什,在此买了一块地建起了花园别墅,用一个种满各种热带植物的花园,装饰着伊斯兰工艺几何图形与瓷砖,表达他对摩洛哥的热爱。

第二位是法国时装大师伊夫圣罗。他的设计成就体现在以欧式花园元素为主的前提下,融入马拉喀什宫殿风格。艳蓝、明黄、和大红色彩的应用,点亮了整座花园,使这个欧式花园不乏浓浓的摩洛哥风情。

年轻的伊夫圣罗兰也十分喜欢马拉喀什,把自己看作是“半个马拉喀什人”,1980年他买下了马诺尔花园,每年的春天和夏季都会来这里住上一段时间,他曾说过“多年来我总能从马诺尔花园的热带植物和色彩斑斓的空间获的取之不尽的精神源泉,而且我也经常 梦见那独一无二的色彩”,马诺尔蓝同样给他的设计带来源源不断的灵感。

于是马诺尔花园又被称为“伊夫圣罗兰私人花园”,当它向公众敞开大门后,欧洲人源源不断地来到这里休闲度假,或者只是感受一下,给马诺尔和伊夫圣罗兰这两个法国人带来的那份风雅,宁静的灵感,世人又给它起了一个让人神往的名字“北非花园”。

再后来,一个贵族商人出资让伊夫圣罗兰的品牌越做越大,他也过上了贵族般豪华奢侈的生活,逐步陷入腐朽糜烂的深渊不能自拔,2002年退出时尚界的舞台,2008年离开人世,伊夫圣罗兰私人花园也名气大噪,成为马拉喀什新的旅游热点。

我们穿过一个热闹的街区,去吃摩洛哥风味餐。这是我们吃饭的餐厅,这个餐厅很大,完全阿拉伯风格,我们一进去,就给人以温暖豪华的感觉。

离开马拉喀什,我们行程436公里抵达首都拉巴特。拉巴特于国境西北部大西洋岸,19 世纪为摩洛哥大西洋岸的唯一城市,但现今居民的生活和生产方式依旧存留着浓厚的中世纪风采。2012 年拉巴特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遗产中包括的老城部分可追溯至 12 世纪,而新城是 20 世纪建于非洲大陆上最大、最雄心勃勃的现代城市建筑项目之一,被誉为白色之城。抵达后,先去参观摩洛哥皇家宫殿。

位于首都拉巴特的摩洛哥皇家宫殿是一座典型的阿拉伯宫殿建筑,为摩洛哥国王平时处理政务的地方,只能参观外观,不能进入里面游览。皇宫的围墙乳白色,大门上用黄铜雕成图案,绿琉璃瓦屋顶,宫内多式样各异的宫殿。

这座神秘的宫殿历史悠久 ,但国王很少居住在这里,加之皇宫不对外开放,使其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麦克苏尔清真寺,皇宫和清真寺位于同一个地方,是专门提供给皇家去做礼拜的。这个清真寺有着鲜明的北非建筑风格,古老的伊斯兰建筑装饰艺术与现代建筑完美融合在一起,白色的墙体,并不高大的塔楼,简朴大气。

只要你站在广场上看上一眼,你就会对其宏大的场面和阿拉伯风格的建筑留下深刻的印象。

皇宫广场上有许多植物花草,非常漂亮。

穆罕默德五世陵墓 位于拉巴特市中心 ,修建于1962年,于1971年竣工完成。这里安葬着现在国王的父亲与祖父。

建有陈列馆,藏有阿拉维王朝历代君主画像和五世遗物及其统治时期的历史资料与文献。整个建筑由大理石建造,具有浓厚的摩洛哥风格与特色。

陵墓正面是拉巴特的象征—哈桑塔及哈桑大清真寺遗址。陵墓左侧是清真寺,在左侧为讲经台。

哈桑塔

哈桑塔紧临穆罕默德五世陵墓,哈桑塔用玫瑰石块砌成的高塔,占地16平方米,高44米,加上塔顶共高69米,是拉巴特引人注目的古迹。

讲经台

门外有着身穿不同服装的士兵守卫 ,整个皇家宫殿可谓戒备森严,游客只能在规定的区域停留拍照。

园内大门前后门口都有身穿红衣,手持长枪,骑着高头大马的卫兵把守。

但可以与士兵合影留念。

这里的马赛克图案非常漂亮,由地板铺至天花板,给人一种极尽奢华的感觉。

游客可入室内从二层俯视瞻仰。国王穆罕默德五世陵墓被认为是阿拉维王朝现代建筑的典范。国王穆罕默德五世和他2个儿子国王哈桑二世,即现任国王穆罕默德六世的爸爸,和阿卜杜拉亲王的灵柩放置于陵墓的底层。

这是正厅四角的卫兵

墓室内两侧分列为哈桑二世及其弟阿卜杜拉亲王墓。

高低错落的罗马柱排列在广场上。

穆罕默德五世陵墓的高大围墙

离开陵墓,又去参观乌达亚堡,海角上的军事要塞遗址。

乌达亚堡最初只是一个小渔村,后来成了罗马人控制地中海的一座海港。

该堡始建于12世纪的柏柏尔王朝。12世纪,穆瓦希德王朝为了征服阿尔及利亚,以及横渡直布罗陀海峡,向伊比利亚半岛的西班牙发动“圣战”,把这里修建成军事要塞。城堡墙高8到10米,宽2.5米,由大块方石建成。

乌达亚堡的名字来自一个古老的部落。从13世纪开始,驻扎城堡的士兵,主要来自于乌达亚部落。乌达亚人在这里安营扎寨,繁衍生息,人们就把这个兵营要塞称为乌达亚堡。

乌达亚堡地处摩洛哥首都拉巴特的东北部,面对蓝色的大西洋。

挺小的入口,进去是一个小镇,然后是古堡。因为风景优美,所以也是游人如织,好在地方不狭窄,看海景吹海风还是很惬意。

如今乌达亚堡已无军事用途,堡内居住着三千多居民,成为旅游胜地。

他们大多是来自欧洲的西班牙人、希腊人和犹太人的后裔。

他们带来了欧洲人的生活方式和民族风情。

这里的建筑外墙大多被涂上了蓝白两色。

尽管有些房屋很老旧,但蓝白两色还是使它们看起来充满活力。

壮观的要塞建筑加上惊涛拍浪,现场震撼人心。背靠大西洋,面迎海风,那感觉就是一个爽。

第五天驱车来到梅克内斯,主要游览曼索尔城门、皇家马厩、粮仓及古罗马北非遗址沃鲁比利斯城。

参观曼索尔城门。当年伊斯梅尔是作为“给自己的丰功伟绩树碑立传的纪念碑”来修建的,圆形的拱门两侧建有阁楼一样的护堡。如今城门并不开启,城门内的空间只是当作美术工艺品的展厅对游客开放,行人进城只能走旁边的侧门。

曼苏尔门是现存整个摩洛哥最大的古城门之一,始建于1732年。

曼苏门的对面是哈丁广场,商铺林立,据说也是古城最活跃的地方。

这是卖摩洛哥的特产塔吉锅,我们来的摩洛哥吃到的美食就是塔吉锅鸡,我是吃不惯的。

据说伊斯梅尔君主不仅英勇善战,而且还非常爱马,他在皇宫里养了成百上千匹骏马,他每天去马厩里巡视,并精心设计和建造了大型的马厩和一座规模宏大的粮仓。

皇家马厩粮仓,在当时主要用途是存放供给皇家御马用的粮草和部分皇家专用粮食,其中马厩的屋顶在1775年大地震的余波中遭到损毁,但主体结构依然屹立在那里,向我们展示当年的辉煌。

早餐后,我们驱车前往伊斯兰古都梅克内斯,该城是摩洛哥北部一座古老的皇城,建于11世纪,是摩洛哥四大皇城中最古老的一座。古城游客比较少可能是临近的菲斯太著名的缘故,掩盖了这座古城的光芒。梅克内斯古城已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目录。

沃鲁比利斯位于梅克内斯以北约30公里处,是摩洛哥的罗马古城遗址。

据记载,公元1世纪时,这里曾经是一座非常繁华的城市。从这里留下来的凯旋门和剧场等大量建筑物遗址看,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该地197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作为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那时正是罗马人最强大的时期,它的军队以不可一世的气势穿越直布罗陀海峡来到这里,建立了第一个罗马城市。

宽敞的城市主干道,依稀可以看出昔日城市的繁华。

我登到古城遗址最高处,站在那里,高处不胜寒。风呼啸而过,吹乱了我的头发,吹起了我的裙子,我闭目联想,这座古城两千多年前,该是怎样的辉煌灿烂……

我们漫步在这片断壁残垣、乱石遍野的荒凉中,驻足于曾经无比庄严的议事厅,祭神台和高大威扬的凯旋门,以及依稀可辨的剧院、餐厅。谁能想到两千多年前,这座城池占地近三公里,有六座城门、住有两万多居民,曾是罗马帝国粮食主要供应地和盛产橄榄油而名扬北非。

宏伟的剧院,已是残垣断壁成了鸟儿的家园。但是仍难挡人们对她美好的遐想。

菲斯,阿拉伯神话一千零一夜的发源地,也是第一的千年迷城。

菲斯是摩洛哥最早建立的阿拉伯城市,始建于790年,在12世纪—13世纪时,菲斯代替马拉喀什成为马里尼德王国的首都,达到了它的鼎盛时期。

现在聚居区中的城市建筑和主要遗迹都可以追溯到那个时期。 城内城外的文物古迹比比皆是。有世界上最早建立的大学、集市、宫殿、民居、清真寺喷泉等等。尽管首都于1912年迁到了拉巴特,但是菲斯仍然是最主要的文化中心和宗教中心。

布日卢蓝门,又被简称为蓝门 ,有言曰,“没从布日卢蓝门走进菲斯,就等于没到过菲斯。”蓝门正面是镶满了蓝色马赛克磁砖,而背面的颜色是伊斯兰绿色的马赛克磁砖。蓝门因而得名。

早上的菲斯 ,很多店铺还没开门,一切都是缓慢多彩的节凑。渐渐的,集市开始热闹起来。

阳光从顶上的缝隙透过来,照射在墙上,留下斑驳的剪影。

导游给我们买这里的特产仙人掌果,送给我们每一个人尝一尝。口感微甜,清新爽口。

整个小城变得沸腾起来

这个现存最大的伊斯兰古城,错综复杂的小巷,玲琅满目的商品,让人眼花缭乱。

旅游的人和当地居民交织在一起,行走于小巷深处。

由于菲斯是由无数个小巷构成的,且道路狭窄,毛驴就作为主要的交通工具穿梭在大街小巷里。

漫步老城,霎时有跌落在旧时光,真有点天方夜谭的感觉。

竟让人惊叹的是占地仅仅300公顷的菲斯古城,竟有9600多条盘横交错的羊肠小道,我和朋友第一天晚上来就迷路走不出去,一路用蹩脚的英语、手语问当地居民 ,问了很多人如同鸡和鸭讲,走了一圈,又转回还是原地。最后 ,用手机拍下的蓝门照片给他们看,一位英俊少年自告奋勇地把我们带出去。

公元859年设立的卡罗因大学是最古老的伊斯兰高等学府。比英国的牛津大学早390年,比法国巴黎大学早291年。

最初是一座清真寺,专门向教徒讲解《古兰经》。它的图书馆有各类伊斯兰教书籍几十万册。其中珍贵的手抄本8000多册。遗憾的是不向游客开放,只能在紧闭的大门前驻足。

古兰经学院也是值得一看的地方,在这里可以领略精美的阿拉伯建筑艺术,褐色的雪松木方檐和马赛克装饰外墙,在颜色上形成鲜明的对比。上面的花纹精雕细刻,历经岁月磨砺仍然清晰可见。

菲斯鼎盛时期城内共有清真寺785座,现在保存下来的仍有360多座,其中,以拥有270根圆柱的卡拉维因清真寺最为著名。

伊德里斯二世陵墓

到菲斯不得不看的就是世界第二大的皮革染坊。(第一在印度、第三在土耳其)

游客不能下到染坊,只能在天台上观看工人浸染皮革过程。

观看完染坊,就下楼去商店里欣赏他们的皮革制品,喜欢的人可以在这里买一些带回国。

午饭后,离开菲斯古城,我们前往摩洛哥的蓝白小镇舍夫沙万。

(未完,请分享下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