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子归来,活在我心上

文/吟风

我穿越千年的风华在历史的经卷中寻访你的足迹。八百年前,在黄州,你写下“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八百年后,我于书卷中读你,依稀看到你一身竹杖芒鞋穿过历史的浩渺烟波从书卷中走出,一直走进我的心里。在那里,你时而举杯对月吟诵“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对我诉说着你对胞弟的思念;时而怀抱铜琵琶,唱着“大江东去”,同我感慨着‘人生如梦’;又时而低吟“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告诉我你心中的寂寞与孤独。

你说你平生为文字所累,世人也说你不是被贬,就是在被贬的路上。我却以为你是有大智慧的人,面对人生的困境,你没有消沉,反而用洒脱与豁达,笑对人生的坎坷。被贬黄州,即使生活困苦,你也能找到生存之道,甚至还能写出‘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这样豪气干云的诗句。被贬儋州,即使是仅次于杀头的大罪,你也没有消极,反而将儋州当作第二故乡,写下了‘我本儋耳氏,寄生西蜀州’的诗句。或许,前世的你,本就是这岭南的一个种荔人吧,与这一世的你才会将儋州这片土地爱得这样深沉。

你总是能从生活的细枝末节之处寻到一丝乐趣。这种乐趣是‘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也是‘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更是初春,万物复苏时节,乍暖还寒时候,你欣赏着‘细雨斜风’‘淡烟舒柳’; 品尝着‘雪沫乳茶’‘蓼茸蒿笋’;也体味着人生的‘清欢’滋味。

我常遥想,一身竹杖芒鞋的你走在沙湖的路上,嘴里低吟的是‘一蓑烟雨任平生’,你等到了回家路上的雨过天晴,却没等到人生路上的‘也无风雨也无晴’;你留给世人的是‘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的孤傲词人;也是‘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自由诗人;也是‘一叶扁舟,一壶清酒,手持书卷,一颗心融入自然’的泛舟客;唯独没有留给世人的是高官厚禄,达官显贵的政府大员形象。

你说你最难以忘怀的是你已故的亡妻,你曾于无数个辗转难眠的夜里想起她,所以你写下了‘十年生死两茫茫’;你说你颠沛半生,无枝可依,所以你写下了‘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愿望。没想到竟一语成谶,在从常州回京的路上,你永远的留在了那条小船上。你走得很安详。我想,大概是你在弥留之际,你看到了想念已久的阿父、阿母,还有你常常想起的亡妻,他们都在冲着你笑,对你招手,在那一刻,至少是在那一刻,你是开心的。

我爱苏东坡,愿穿越历史的风华,重回大宋,只为与君邂逅。

高二文三 路兴田

我爱苏东坡

高二文三 温娟

往往猜想,明日的星空是否依旧闪着光

霓虹灯下,车水马龙,束缚的内心何时能够得到绽放

我期待,有一缕光,似那山间明月,涧间山泉

悠长,明亮,执起前行的光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唯爱苏东坡,忆念千万丝,仕途坎坷,遭贬黄州,渔樵杂处,放浪山水,乃至啸傲江湖,一蓑烟雨任平生。

然,东坡是豁达从容的,在自然风雨中镇定自若,穿越荆棘向阳生。赤壁下,是东坡“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的诗意人生;沙湖下,“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是东坡的不畏风雨,处变不惊。

感叹!当人生遭遇滑铁卢,你是否能有东坡的豁达?

然,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不能改变环境,那就改变心情。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一味执著,不如放手一搏!人生的风风雨雨,何须惧怕?沉溺于世俗的牵绊中,何不寄情山水,享受自然,做一个灵魂的歌者。


忆念东坡的高光时刻

感叹世俗的悲欢离合


我爱苏东坡

他,一个在官场中怀抱壮志,不得大展身手;一个悠游于江湖,旅途波折的他。人生坎坷,却心怀壮阔;屡遭贬谪,却仍然精彩地活着。他就是苏轼——一个江湖的傲人之子,一个词史的不朽名篇。

“心似已灰之木,身入不系之舟。问汝平生业绩,黄州惠州儋州。”表面上滑稽的四句,实际上是那么地值得思考。细细读过之后,你不知是该感慨他的经历丰富,还是对他的遭遇表示同情,但是他却幽默地简述了他主要的人生经历。“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多么美好的祝愿,对他却是奢求;妻子病逝,他在那孤苦的日子里只有梦中“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赤壁两次游玩,飞往“西山之阙”,一如他文中的鹤,潇洒展翅,眉宇间却没有沧桑,他的幽默,他的豪放,他的才华,是我们难以把他忘却。“也无风雨也无晴”是对成功失败的淡然;是“身如虚空,谁受毁与荣?”是对他荣辱名利的不屑一顾。这个人在词海中大放光彩,填补了多少人的记忆,绚烂了多少人的年华。

——— 高二文三 孙照华


  我爱苏东坡

高二文三 陈璠


于闲谭云影看日光悠悠,于物换星移阅几度春秋,纵使人生往往过尽千帆皆更迭不尽。人的一生有很多的无奈,很多的不如意,但永远不要失去乐观之心。正如大才子苏轼,即使因乌台诗案一贬再贬,但他没有失去对生活的信心。游赤壁之时,发出了“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的感慨,随即与友人“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他慨叹“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没有必要因叶落而悲秋,也没有必要因外物而或喜或悲。在去看终老田路上遇雨,苏轼没有因雨具先去而抱怨,反是“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释然。遇病,结识好友庞安常,同游寺庙,一同畅饮,快哉!一朵花的凋零荒芜不了整个春天,一次挫折也荒废不了整个人生。保有乐观积极之心,不沉溺于乱花迷眼,不困惑于野马尘埃,才能于昼短夜长的仓促生命中,自在秉烛夜游,从容金樽对月。纵有疾风艰劲,依旧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