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9

酷暑未到,初夏正好。有人问我,“最喜欢夏天的什么。”我说,“喜欢夏天的风。”立夏开始,夏天的风就开始缓缓吹过这个季节。夏天有很多东西,值得喜欢,而我却钟情于夏日清晨和傍晚的凉风。


夏风吹过发际,送来回忆,送去的是远方。夏日清新,树木葱茏,花草带着新意,人们长裙短裤,脚步轻盈。天上的风筝,在天空的幕布上,画出一幅蓝色的图画。

一季清凉,一路风尘,一腔深情。我们在夏日里所做的事,被秋天收藏,在冬天发酵,到了春天发芽,轮回到夏季拿来回忆。每一个夏天都是不同的,因为一起走过的人,有人远去,有人归来,有人初相遇,有人叹别离。


立于一架蔷薇前,夏风送来阵阵幽香。回望流年过往,有多少心事付于风中。留不住的人事变动,拦不住的时间流逝,夏风淌过岁月的河流,带着蔷薇的香,把往事与回忆熏染。这时的风中,有着缓慢悠远。

夏天,是一袭蓝色丝绸,滑过时留下的是回味。竹影轻摇的午后,临窗写几贴闲字,看窗外的风把竹戏弄,听蝉鸣纵情。当我入了尘事,便不再爱读假大空的东西,更喜欢一些接地气的文字。人在风中,原本就像是夏日浮萍,清浅难定。也许世事难料,但心是有根基的。文字随心,境由此生。


王国维的《人间词话》,讲究有境格自高。做文还是做人,一个“境”字,就是气象。物有物境,情有情境,意有意境。夏天的境界,应该是率真和热烈。能够活得率真,生命才会通透。君子坦荡荡,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不易。

临几贴小字,读几页闲书,话几句家常。这样的夏日,少不了凉风送意。纵然是酷暑难耐,一茶一书,心静自然凉。想起年少时,摇着蒲扇的夏天,一缕清风,并不是外物所赐,而是由着内心的境界而自成凉意。


夏日清晨,推窗而立。微凉的风,落在心上,想起遥远的故事,再入了尘世,熬一锅绿豆,放几片百合,苦乐皆在风中。心中的那点郁结,随风而去,新的一天开始,用凉风洗尘,继续新的征程。

走在风中,丝丝凉意。初夏宛若一位少年,那么纯净。一颗少年心,哪里会有忧愁与担忧,只顾着含笑前行。诸多的顾虑,其实是由于岁月的叠加,自己内心的尘土过厚,就不再轻松愉悦。


旧年夏日,在火车上遇见的女孩,拿出指甲油一遍一遍涂抹着,脸上纯粹的喜爱,落在纤细的指尖,小小的指甲,就是她那时的天地。专注而深情,女孩对夏日的情感,在豆蔻年华,单纯得透明。


“可以把行李箱放在货架上。”身边的男孩,年轻得让人羡慕,提起我的行李箱,不费力的放上了行李架。去年夏日,我刚好坐在男孩与女孩之间。我们素不相识,却组合成了那年夏日的风景线。去往不同的地方,却踏上了同一列火车。

当夏日的风,吹过我的记忆,我想起了这些可爱的场景。“你是真正的快乐”,这才是夏天最好的情怀。走在生命的旅程,我们与陌生人之间,也许只有一阵夏风的短暂相遇,但是它却让我们的记忆馨香,带着夏天难得的清凉。

风穿过弄堂,夏就浓了。南方的小桥流水人家,人们活得细致。一把油纸伞,撑开了夏天的风情。一行青石板,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就连卖花人,也会软语轻柔地叫卖。“卖花,卖花,一块钱一枝。”我曾在夏日的风中,把南方的栀子花戴在手腕上。


北方的黄土地上,人们豪爽地唱着“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不管是东南风还是西北风,都是我的歌,我的歌。”我在今年的夏日,行走在黄土坡的风中,脚下的黄土,仿佛是我生命的源泉,见它的第一眼,就有了血浓于水的亲情。


触摸着黄土地的深厚,夏日的风从坡上刮来,纱巾在风中欢跃,心儿在风中欢唱。每一寸土地,都带着华夏民族的文化底蕴。黄河岸边的风,从远古吹到现在,生生不息。我在行走的日子里,珍藏,遗忘,相逢。


夏天的风是蓝色的温柔,我时常仰望夏日天空。蓝得清澈,涤荡内心。夏日的风,漫过无边无垠的往事,送来了对未来的美好希望。我知道,美好的事情正在来的路上,要用心准备与之相拥。


等你在时间之外,我忘了这个夏天会有多长,我也不清楚脚下的路会有多远。指着路边的黄土高坡,对同伴们大声说:“无论学业的峰顶有多高,我都要一步一步向上攀登。”夏天的风,听见了我的豪言壮语,频频点头。


历经一场来时的风雨,脚步愈加稳健。不管是东南风,还是西北风,我都倾情拥有。无惧岁月的坎坷和艰辛,一路行走,一路高歌。有人在我的图片下留言:“一路风尘,一路深情。”


就这样饱含深情地面对日月,夏天来时,爱上风中的味道。路边的果实累累,每一个都被风抚摸过。南方的婉约之风,北方的豪迈之风,它都是人间万象,值得我们深情以待。


不得不写下夏日傍晚的凉风,在我居住的襄阳古城,汉江边的堤坝上,每到傍晚来临,就会有许多市民在此。有人坐在一棵柳树下纳凉,有人在江边垂钓,有人在一池江水中嬉戏,有人漫步在凉意幽幽的晚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