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五幸:病榻前的悔悟(随笔)


陕西农村网

2017-12-11


病榻前的悔悟(随笔)


西安 高五幸


鸟之遇风,其鸣亦哀;人在病中,其言也真。老伴患重恙十一余载,久卧病榻,她和病魔斗争的顽强,对生命的依恋渴望,还有对生活的感悟,让我这个相濡以沫之人亦获教益。


“我吃了这瞎瞎脾气的亏。”老伴病到晚期,水米己难以下咽,目前靠营养针、止疼药维持。这个时候的她,才如梦方醒,道出了懊悔之语;“人这一辈子,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争多论少,争强好胜,争个高低,没一点点意思。”老伴说,我年轻时极好面子,干什么都不想落于人后。一门心思想跳出农门,当姑娘时工厂招工大队干部都通知了她,而另一个干部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去,以俺舅家是地主成份为说辞,结果没有去成,为此我怄气不过,急火攻心,原来清亮的声音嘶哑了许多。成家后,管三个孩子再苦再累也不睬气,吃不饱做不乏,而就是我这个虚荣心和争强好胜不由我会生些闷气闲气,还有个毛病心里想啥,有委屈不说,硬是憋在肚子里,使得大病找上了我。想想,真不值!


“至此,我向年轻的姑娘、媳妇,和兄弟姐妹们唠叨几句,一是有话就说出来,有气就发泄出来,想哭就哭,有泪就流出来,千万不要憋在肚里,气是下山的老虎,憋出病来无人来代替,实际上自己害自己。二是自己活自己,不要攀比。当初被‘顶包’没去当工人,觉得天昏地暗,一辈子完蛋了,谁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时去当工人的工厂破产失业,而现在我们农民户口却吃香起来,世事难料,顺其自然,随遇而安为好。三是要有容人的肚量,儿女,媳妇,亲戚邻家,还有妯娌姐妹,一块地一个胡基,一个人一个脾气,每个人都有长处和短处。要多想别人的好处、长处,不要学我头发长,见识短……到头来,吃亏的是自己。”


望着老伴日渐“减肥”的脸庞,忆及这十一年她与病魔抗争的点点滴滴,老伴肖彩凤是那么的坚韧和顽强!2007年元月15日做根治改良术,她勇敢地从“鬼门关”闯过来了。自2012年元月旧病复发“卷土重来”,先后经历了六十三个周期住院化、放治疗,她用超人的顽强和毅力,忍住癌病剧疼,先后六次在急诊室或特护间与“死神”擦肩而过。近一二年胸部手帕大的肿块、烂伤,我每次清洗换药,心情可以用针扎刀割、撕心裂肺来形容……


她看到我发潮的眼角、颤抖的手指,却反过来安慰我,“我不疼,你就当我是个木偶……”。想想,我们一般人手指上扎个刺,就疼得妈大(爸)地叫唤。而她在用毅力战胜痛苦,用坚强和疾病做抗争的精神,让我不禁对她的顽强陡添了几分敬重。


“人生自古谁无死,人活到这个地步,就活明白了,什么钱财、地位、名利呀,都是身外之物,不是你的不要争究,保持一颗平常心,切不要为了一些闲话、闲事生闲气,我吃过亏的人说这个话的目的,就是让更多的人一定要活明白点,活简单点,再甭象我个瓜子,受这罪……”。老伴肖彩凤发自肺腑如是说。

作者简历


高五幸,笔名:高五星,初中文化,西安市灞桥区新筑街道新寺村人。自幼酷爱文学,曾经在新筑公社、乡镇企业、灞桥区土地管理局工作过,现在新城区康复路市管所打工。20岁从写新闻报导开始,创作的剧本“席筒相亲”(与王韶之合著)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在省市主流媒体先后发表新闻稿件数百篇,曾经是中共灞桥区委中心通讯组成员,西安晚报通讯员,被西安晩报,中共灞桥区委评为优秀通讯员。陕西农村报网专栏乡村作家、陕西省农民诗歌学会会员,法制文萃西部网特邀作家,灞桥区诗词楹联学会常务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