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去山谷时已经是一星期以后。我,师傅和师傅一起友善种植的徐总,穿过大片的稻田和椰子树,穿越那条闻名苗栗的樱花大道尽头的山洞,在茂密的竹林深处的汉白玉小桥旁,前往那座神秘的红房子,赴约商谈土地租赁的问题。也想顺便打听一下这栋位于深山里十分阔气的红房子的情况。真的是应了那句“不怕贼偷只怕贼惦记”!

  徐总是干过大事业的,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世面,也认识很多人。以前他在这片山谷里种植过抗养化的红藜,所以认识大房子的主人,我们相中的这块田便是大房子主人的。

  离开酒厂驱车不到四十分钟便到达山谷,午后的山谷除了飘浮在蔚蓝天空上大朵大朵的白云,就是那些绿的有些不真实的树。初夏的太阳不算炎热但却肆意直射,连鸟和虫子都懒得出来晒这个有点略微刺眼的午后阳光。

铁栏杆制作的两扇大门敞开着,两只见人就吠的狗竟然没有看到。估计依约客人会来,担心吓到客人,所以被栓起来了吧。

  穿过幽静宽敞的小院步道和草坪,一个要仰头才可以看清全貌的琉璃门,几根擎天白柱,乍一看到,我在心里不由的暗呼了一声“哇!阔气”!不自觉地摸手机想要拍照,瞥眼看到了开门迎出来的人,硬生生地忍住拍照的冲动。暗自训斥自己“稳着点,真的是没出息,上哪都改不了拍照控的毛病”。

  穿過碩大的琉璃門,来到客厅,不对,准确的说应该叫大厅,因为我的第一感觉就两字——空旷!空旷——是因为太大,大厅的左右两边靠墙的角落里随意地堆放了一些大花瓶,中式屏风还有一些琳琳总总的古玩木雕,数量不少堆在偌大的大厅角落却显得只有那么一点点。

  许总殷勤地向一位迎接我们的老先生捧上自己种的两盒有机小蕃茄。我这才收回我那双猎奇的眼睛,移到这位行动略微有点缓慢的老人身上。老人家红光满面的脸慢悠到连笑时肌肉都好像没动,只有那双微眯的双眼注视我们时透着些许笑意。气质朴素,言语慢而缓,真有点看不出有买下整座山谷的气魄。

坐定后的徐总却说,老板平常忙应该不常来吧?老者嘴动了动,话还没出口,一个高大结实,说话快人快语的大姐一边说着“他怎么可能会过来,这一两年都没怎么来。一边坐下来数落着,“人不来总是买这些有的没有的送过来,太多了,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师傅讪讪小心回应,“这当然是喜欢了..........”原来这位大姐是老者的太太,她们夫妻是在这里照看大房子的管家。

  许总慢悠悠地说明了来意,想租门口那块两甲的地,附带着这栋楼也租給我们卖鸡汤。听到这里我硬忍住了笑,心里笑许总和师傅真敢想,人家这么阔绰的房子能让我们卖鸡汤,真的是太敢想了。

许总面不改色,师傅抑扬顿挫向老管家夫妇叙述了关于有机何首乌种植的营养及价值,并以何首烏做藥膳雞湯,養生保健酒,酵素等延伸產品,在這里打造一個以何首烏為主原料的何首烏鸡湯莊園。山谷會種有四季開的花,做一個可以DIY體驗的十八釀酒莊,配上周圍山谷滿山遍野的白色柚桐花,山谷里苍翠茂密的竹子......游客穿過櫻花夹道的公路一路進入山莊休閒體驗,品酒,賞花,喝雞湯.......師傅做的是一件对人类健康有益的高尚事业,也因为这款不同凡响的何首乌鸡汤会給这里带来人潮,让这寂静的山谷活跃起来。

老先生當初花大价錢买下这人间仙谷,想來也是希望有更多的人耒山谷欣賞美景吧!

  师傳那為人类謀取健康的济世情操與夢想瞬間就讓慢悠悠的管家動了心,聲音提高了幾個音。我給你們讲,上面还修建了一個民宿,我帶你們去看看。聽到还有個民宿,我們三個眼睛一亮,做觀光旅遊肯定需要民宿,有點小激動。一行人立馬跳上車往山上爬,6,7分鐘就看到了一幢上下三層的建筑,一塊已經修茸好的院子,院子里還設有露營區,景觀樹,民宿院子下面就是我們相中的那块田。

  抬頭看着那足以和西藏的天空匹美的藍天白云和对面不語的蒼山绿翠,望着眼前這麼大一個院子。不禁說,這如果再養滿一池魚,露營耒的孩子在院子里跑的時候還可以喂魚,就不会觉得无趣。老管家笑着說,水有,你跟我來看這棵樹,一棵被樹藤樹蔓纏繞的大樹下,老管家伸手一按,哇,水噴湧而出,原來樹蔓掩盖下竞是一個修好的噴水池假山,瞬间小激動又增加了些許小確興。

  師傅已經有些忍着興奮了,看着他因為內心巨大的衝擊而绷得緊緊的臉,看看房子周圍的環境,我們發現500米處有一個更大的院子和一栋更高更漂亮的大楼,就問管家那是什麼?管家說那是老先生修建的安養院。安養院,六只眼晴直直地盯着老管家,因為太驚訝了!“可以看看吗”?一边问着,却已经身不由己的朝大楼移步。管家的那颗如这山谷般沉静的心也真的被我们的好奇和热情感染,一口气不仅带我们参观了已经修建完毕,软装硬装连大部分家具都齐全的安养院,还一路沿山而上带我们参观了半山腰的寺廟和峻工后完全未啓用的闊氣的禪房。

  在寺廟寬敞的院子裡,高大斯文的住持正在午后的陽光下掃院子,兩只看起來很兇的狗狂吠着迎接了我們。尤其是那只只有一只前腿的狗叫的最兇,但我們一路往前,它卻一路后退,最后竞夹着尾巴蹲在台階底下顯得很沒有底氣的吠叫着,真的是會叫的狗未必真會咬人。

  我們虔誠地拜了廟裡的菩薩。看到寺廟沒有安裝的門和一些沒有貼外牆裝飾的牆,我不禁發問,住持說,老先生修建了寺廟主體,其他的部分等有緣人捐贈,捐個台階修個台階,捐個牆壁修個牆壁,有時候老先生有多余的錢的時候也會拿耒添燈加飾,什麼時候湊齊了算什麼時候。這座廟也許需要幾年甚至幾十年來修繕。建一座廟的過程就是修行的過程,讓更多的人因為感悟或者感化而投入,即是修建的過程也是渡人的過程。寺廟為世人所建,世人修建才會灵驗。

  拜完觀音我站在廟前空地,抬頭仰望着白云繚繞的密林山頂,心里思緒和各種情緒漲的滿滿的。興奮,喜悅,驚訝,震撼,還有對這位神秘山谷主人的好奇?是什么样的起心動念让老先生花这么多钱买下山谷,为世人建下这些建筑却在这里闲置?个人梦想的归宿抑或是一个关于梦想的感人故事?

  老管家看着我对着山头不语,慢声说到,这个山顶曾是蒋经国先生和藤椅大王曾振農先生的停机坪。下次你们来時有四轮驱动的车就可以上去參觀。

天哪!致此我的心情已經無法用任何言語可以形容!我不像師傳那样硬忍着興奮,也不像徐总见过世面波澜不惊,我的心簡直快要飛出来了!愉快的衝着管家說,這里簡直太好了,真的是出呼意料的驚喜!

  臨走時我還飛快地跑過去在院子中間那個募捐箱捐資三百台幣,冲着住持笑着說我這麼大老遠的從大陸來,難得的緣份,應該隨緣隨心的。住持聽到“大陸”好像很驚訝地停下手裡的掃把問我從大陸什麼地方來?我沒有停下腳步,邊奔向車邊,邊揮手,“古城長安,下次再聊”。那聲音在空旷的山谷回蕩,我想連山神都感受到了我的興奮吧,因為那回音真的很長很長⋯⋯

  下山的時候老管家在我的感染下也有些激動,終年累月守着這座沉默的山谷應該已經很久沒有這種生机了吧。快到山腳時告訴我們,民宿的另外一邊有游泳池,也有网球场,要不要去看。那还用说,我的好奇心已經暴涨到到l00度,停下车就跟着老管家爬向山的另一边。

確實不远,10分鐘就让我看到了山邊岩石下依山而蓋的露天泳池和網球場,因為太久沒人使用,荒草已經遮盖了大半個泳池,網球場邊上的鐵網己經生滿了斑駁的鐵锈,真的是太可惜了,耗巨資修建這麼完美的山谷竞然荒廢如此,可嘆啊!

  在这个世外山谷可以满足一个人关于梦想的美好生活的所有想像,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寺庙,安養中心,游泳池,网球厂,山頂的停機坪,长满山谷的竹子,满山遍野的雪白雪白的五月雪柚桐.......居住在此休身养性,安养晚年,此生还有何求!

我和师傅,還有徐总发现山谷可以实现有机中药材的友善种植,还可以做成一个集友善種植观光、休闲,健康饮食,DIY酿造的庄园,借老先生的山谷实现满谷飘香,山花烂漫,游人如织的盛况,那多棒!共享绝对比拥有更快乐。

  再次回到老先生的大房子参观時,我觉得万分的满足,感觉人生就好像中了大乐透。老先生用一生的奋斗建了这个梦想的山谷,绝对不是为了今天的杂草丛生,山谷蛮荒长,现在居然连来都很少,我想山谷今日景像應該和老先生當初的夢想大相徑庭,所以才不想來吧。

看着老先生的俄式风情的大房子,那堆放的瓷器木雕,牆上俄式的壁纸,有點過時的钢管大床和那些古老略显陈旧的家具,我的俄罗斯梦想至此也打了點折扣。真的是看景不如听景,以前一直最想去的地方是俄罗斯 , 这份情结也不知是因為为俄式风情的建筑还是苏联老大妈豪爽亲切的笑容。反正此刻在這個大房子里,我唯一的想法就是如果我在這屋子賣雞湯,首先一定得把屋子裡這兩只狗的騷味取掉,還得讓那只通體雪白的貓見了我不跑,真的是窮人的思維,穷人的快樂是小情小調,富人的快樂是大富大有。

老管家兩口子因為看房子享受了老先生奮鬥一生的硕果,問他们是不是很幸福,老管家苦笑着說太寂寞了。每日整理好大房子和院子就已经是很大的工程,如果再想把整个山谷打理到活色生香简直比登天还难。看来拥有美好和如何让美好更美好是个很大的命题。

  師傅和徐總在這里友善種植有機的何首烏,在老先生的大房子裡做健康的何首烏雞湯給旁邊安養院的老人喝;分享給来這裡賞花休閒的人品嘗;給民宿,露營,夏令營的孩子讲友善種植,讲食安讲健康养生,讲傳統的古法釀造;領着這些小神兽種花種藥,釀酒煮湯,满山遍野跑,讓老先生的夢想山谷變得更有生命力,更豐富健康快樂,比真正擁有整座山谷更有意义。

  要走了,帶着這份從沒有過的滿足和快樂向站在門口高大的冬靑樹下,送我们的老管家和那兩只叫如意和吉祥的狗,挥挥手说再见,不是不見是還會再見”。

  出了山谷當我行走在綠瑩瑩的稻田埂上,心從未如此轻盈明媚過!眺望着那整片整片的稻田和长在田埂上的南瓜藤蔓,看着那金色的夕陽打在稻田上我快樂修長的影子上,夕阳下红瓦黄墙上袅袅的炊烟飘浮摇曳,屋前师傅和徐总正在向一个光脚老人推广友善种植技术和肥料。

我想起了一句话“人世间最美好的感受,就是发现自己的心在笑”。

  我试着像小时候在麦田埂上奔跑的样子在稻田埂上象风一样疾走,脚步竞是如此的轻快!奔走中思绪竞飘回到小时候,那些我扎着小辫儿在田野里放猪的日子。那时候我不上学,跟着妈妈和村里一个高中生姐姐給生产队放猪,我就是如此日日赶着猪疯跑在大片的麦田埂上,累了就躺在树下枕着胳膊看着妈妈纳鞋底,听那个高中毕业有文化的姐姐讲悬疑故事,长大想当作家的梦想就是在那个时候埋下种子的。

  长大后,离开家乡,跋山涉水,飘洋过海走了那么远的路,这些封存在记忆里的美好和梦想竞再从未想起过。

我又想起朋友那句“喝鸡汤就是喝梦想”的约定。

  我想在一个花满山谷的季节,一个无风无雨,蓝天白云阳光和煦的日子,我站在山谷里那两棵茂密的冬青树下卖何首乌鸡汤,旁边卧着吉祥和如意......

你,你们顶着一路的风尘仆仆,披着金色的霞光走进山谷。

而我僅有——

倾吾所有许你一碗营养,健康,余香万里的何首烏鸡汤!

尽吾余生予你廣闊的蓝天,白云,满谷药香的出世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