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8

  本人这里所说的老爷庙,

是指我的家乡老爷岭的老爷庙,

古今统称的老爷庙实为关帝庙!

而关帝庙则是关云长老爷庙!

而关帝庙中一般还供奉有其子

关平等神灵。

  老爷岭的称谓应是建了

老爷庙后的称谓。

最近,老爷庙的前世今生

成为我心中一个必解的疑团,

所以近期我拜访了

近十位知情人和知名人士,

并查看了有关碑文,到老爷岭

察看庙址古迹,叆阳关帝庙……

对老爷岭上的老爷庙有了点浅解

  老爷岭的老爷庙座落在

硼海镇台子沟村一组东侧山顶,

五月二十七号清晨,

我单枪匹马独自一人,

徒步登山勇闯天涯,

探访千年老爷庙古刹旧址。


由于前一日的降雨,

清晨的崇山峻岭被浓雾笼罩,

老爷岭也被雾云包围着,

野花芳草上沾满了水珠,

每走一步都会有亮晶晶的水汽

向你扑来,

雨后的青山连鸟儿都睡觉去了,

在偌大的山林中,

好像只有我一个人

背着行囊是一个动态!

一切静极了,静的好像

无数双眼睛在注视着我!

观察着我这个不速之客!

恐惧的闪念不可能没有,

但真的一晃而过!

两个多小时后历尽跋涉,

我终于登顶!

我没顾衣服和鞋的湿透,

立刻找寻古庙遗址!

  由于早前知情人的告知,

使我顺利的在绿树成荫的

树林中见到了

古老的老爷庙遗址真颜!

眼前能看到只是

老爷庙的大致轮廓,

正殿、配殿以及道人生活区

的断垣残壁还是能悟出。

墙基还在,可周围及院内

都是大树参天了!

一个倒卧在地的石碑周围

长满草树,

只有碑座还直挺挺的站着,

碑上记载着什么?

我试图将它掀起,

可试了几下纹絲不动,

整个大山只我一个人,

我只能心求关老爷了,

我点燃了随身携带的香支,

这可能是近百年以来

第一次香火吧!

我又加了些技巧

还真的把石碑立起来了,

这块石碑上的文字

一个也看不清了,只有边线!

  我顺着古庙址走了两圈,

又发现了一些琉璃瓦,

其中还有完好无损的瓦片!

在断墙上看到的石块,

基本上是就地取材的,

不是经过加工的那种规格材!

我沿着山脊向南走出三百米,

向北走出三百米,

向东向西各走一百余米,

领略了当年老爷庙的辉煌鼎盛

香火燎绕的恢宏景象!

也看到了这里香客不断,

信众纷至沓来的喧闹!

也看到了这里的田园生活,

那些我小时候常吃的家常菜

在这里都得到了耕种,

也看到了这里景色宜人的

世外桃源!

在我的如痴如醉如梦的思绪中

树叶上的水珠落在了我的脸上,

我知道这不是露水是雨水了,

站在遗址中间,

远处群山连绵层林叠障!

举目四顾看不到一处炊烟,

历史在这里怎么会那样繁华?

雨点已经加密,

容不得我再胡思乱想了,

只能回返了,

临行,我双手合一对关老爷说:

关老爷您虽已迁往凤城叆阳,

可宽甸是你的故乡,

我知道您还在宽甸

佑民安居乐业的!

我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

离开了遗址,

下山又偶遇了刺猬同行,

它让我看到了一个小小刺猬

遇到警情后:

自卫、观察、试探、放松、

岀行的全过程,

这个过程不是谁都见过的,

刺猬虽小,

可狮虎都拿它没办法,

这个过程的获得,

也告诉我们这样一个道理,

凡事用心、坚持!就是胜利!

  关老爷怎么去了叆阳了呢?

还得听我慢慢道来:

老爷岭上的老爷庙

有一千多年庙龄,

在清朝占领宽甸之前,

宽甸也是辽东重镇,

人口已达十七万多人

( 现在四十三万人)

1644年清朝顺治元年,

清朝建立的以灌水与叆阳城

之间的土门岭上的柳条边工程

已竣工,随即将“边”外

(宽甸置于边外即东边道)

的汉人赶迁入边里,

把宽甸封为龙兴之地而封禁!

到1862年同治元年揭禁,

宽甸有长达二百多年

处于人员稀少状态,

在这个期间山东文登一赵氏

来宽寻挖野山参(俗称棒棰)

一日,路遇老爷岭上的老爷庙,

看关老爷的像歪倒,

他许愿说,如果挖到棒棰,

他就把关老爷背到“边里”去,

享受人间香火!

第二天,他真的挖到了棒棰,

二话不说背起了关老爷

便下山而去。


  说来挺神奇的,

关老爷像是铁水浇铸的,

有四百多斤,

可赵氏很轻松的背起来了,

背到山下,

赵突然犯困便睡了一觉,

睡觉中关老爷告诉他

我的大刀还在庙里!

梦醒后急忙返回庙中,

在乱草中找到了大刀!

然后连像和大刀一起梱到身上

继续向凤城叆阳走去,

叆阳是“边里”的最近点。

  背到县城后,

雇了个车继续前行,

走到灌水时车坏了,

车轱辘掉进道边的大泡子里了

(就是现在的灌水车轱辘泡村)。

  边里的叆阳城居民闻讯,

便敲锣打鼓扎着彩车

越过土门岭到灌水迎关老爷,

至此关老爷便住进了

叆阳城的关帝庙里了!

  赵氏许愿,关老爷显灵一事

渐被后人知晓,

清朝同治解禁到光绪年间,

宽甸的人口大增,

光绪三年(1877年)8月13日

宽甸县正式成立,

首任县长李梅林。

光绪十七年千山三清观张姓住持

来老爷岭集四方信众

筹资扩建老爷庙,

先后有近千名信众捐银两。

重塑关老爷的金身为泥塑像,

还有关平等众神,

一时间关老爷庙

又重新恢复了往年的喧闹繁华!

北山上的这座老爷庙石碑

就是为了扩建老爷庙后留下的

碑后面镌刻了

捐资的所有人员名单!


  张氏住持之后是王氏住持,

王氏是当地人士,

1952年十月十五日

王道士自垒柴台坐于上,

自焚于老爷庙旁,

宣称“火练金身”,

终年四十五岁,

圆寂后其尸体按坐姿下葬,

此情是我三次拜访王道士

83岁之侄而得知!

  王道士圆寂后此庙一度撂荒

1953年县里有关部门

将此庙拆除,

留下了今天的遗址,

如果不拆呢……

如果……现在是什么景象?

现留在北山碑林中的残缺石碑

既来自老爷庙,

碑文所述与以上我叙基本相同,

有兴趣者可去那里一睹,

方知我云绝非美丽的传说!

碑文所记知情者所言,

民间所传,

皆是老爷庙的神密、神奇

神通广大!

  昨日下午,

我又沿着关老爷的迁移之路,

来到叆阳关帝庙,

算是家乡的人来看望一下,

怎奈疫情之由庙大小门紧闭,

从门缝中看到一块石碑,

据曾在那里住持过的道长

对我说:北山的碑和叆阳关帝

庙的碑都记叙着一件

关老爷显灵的事,

两个石碑可以互相认证。

可惜没有人给我开门,

没有看到叆阳城关帝庙的碑文

顶着雨拍了几张照片

以示本文的完整链条!

据王道士的侄子说,

在叆阳也有关老爷显灵的

众多事例!!

当年被背走的关老爷铁铸金身,

现并不在关帝庙中,

据曾在此住持过的知名道长

对我说,在大炼钢铁年代

(1958年)铁身关老爷被化为

铁水了,我听后挺难过的,

特别感到惋惜,文物不可复制!

我原来还想:

时值今日宽甸是不是应主张

关老爷回归故里呀!

可原身已不在了!

无法主张此权益了!


而现在关帝庙的关老爷

是塑钢之身!

铁身关老爷也算是

为国家做贡献了!

他的那块铁说不定用在了

两弹一星上了!

与国家一起永存!

与老百姓一起同在!

关老爷就在我们

每一个信众身边,

就在我们前进的路上!


如今,在老爷岭山下,

也有人新建了一座庙宇,

据说是供奉铜制的关老爷像

我去转了三百六十度,

庙的外侧严严实实的,

里边如何是一点也看不见,

也有人挖了一个小洞,

我也瞄了一下,

一无所获!

听说是手续不全没有报批…


了解一下历史,

丰富一下自已。

疑团已经解开,

分享众友知此!


在此稿完成之际,特别想谢谢给我指点、赐教、百问不厌的知名道长、学士、知众!祝你们健康长寿,见证百年宗教发展史,是活的不朽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