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之饥,

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

民之难治,

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治。

民之轻死,

以其上求生之厚,是以轻死。

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

老子接着上文说:

人民之所以经常忍饥挨饿,

这是因为国家的食品税,

也就是谷物税太多,

所以,

人民把收入的绝大多数都交给国家了,

因此只能挨俄。

人民之所以难以治理,

是因为上面的统治者总想有所作为

而不断折腾百姓,

所以导致人民不堪折腾而抵抗,

导致难以治理。

人民之所以不畏惧死亡,或称看轻死亡,

是因为人民希望求生的欲望得到厚待,

而不是无视,

所以,人民只能看轻死亡,

而看轻死亡就是造反的开始。

老夫说,唯有那些无以为生的人

才是造反的主体,

相比之下,穷人还是容易管理的,

他们好于那些只知道享受贵族生活的人。

言外之意,贵族不好管理。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

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

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

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

强大处下,柔弱处上。

老子继续说造反者:

穷人生活正常时看起来很柔弱,

但逼到绝路时,穷人就会铤而走险,

变得十分坚强。

这就像小草,

活着的时侯随风摇摆柔弱不堪,

但等到小草死后就会变成坚硬的柴草。

显然,

坚强者都是敢死之徒,

柔弱者都是求生之徒。

因此,

兵力强大时实际上是距离灭亡不远了。

同样,

树木强硬时实际上是距离折断不远了。

因此,老子总结说,

处于强大时要显出低下柔弱的样子,

这样才可以持久强大。

反之,处于柔弱时

才会显出居上高调和强大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