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成立个人微信公众号“安心小语”,与喜欢分享的朋友一起分享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很久没有在美篇分享自己的文字了。今天分享一篇小杂文,感谢各位美友的关注支持。



本文文字及配图为安心原创

2019年11月,深秋,两只青翠活泼的蝈蝈成为我家的“小伙伴”。两室一厅的居所,常常回响着它们的欢歌,尤其是吃饱了胡萝卜和晒太阳的时候,叫声更加响亮婉转。


冬,转眼已到;给它们“搬家”到暖气片旁边,隔着“葫芦罐儿”的墙壁,蝈蝈的家里温度适宜,舒服地度过了它们的同类“百日虫们”从没有经历过的寒冬;成为“四季虫”。

在冬天即将结束的时候,新冠瘟疫流行起来。直至跨越2020年的整个春天,宅在家里的日子无聊而忧虑。蝈蝈们的世界依然安稳,任多么恐怖的疫情,打扰不了它们静好的岁月:在洒满春日和煦阳光的书桌上,我时常将它们放到玻璃瓶中,观察到两只蝈蝈不同的性情:一个喜爱唱歌,一个向往自由。它们的歌声,为宅在家的我们增添了许多天然的乐趣,减少了对疫情的焦虑,让我感受到世上微小的生命也是如此美妙。

春已深,天已暖;我没有再把它们放回葫芦罐儿,它俩在玻璃瓶里同居度过了一个个白天与黑夜。我想,四季虫,如果一直在葫芦罐儿中度过一生,看不到外面的世界,如同置身地牢,没有见识,生命再长久,也是毫无意义;透过玻璃瓶,它们总可以看到更大一些的天地。



四月,钢筋水泥的陋室空间,书桌边,我养植的盆花陆续开放了;伴着蝈蝈的歌声,仿佛过上了有花、有虫、有色、有声的田园生活。



可是,有两天忙于家事,忘记喂食,再想起来的时候,其中一只已经蚕食了它的小伙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生物世界,弱肉强食;这些大道理,由两只小蝈蝈在我的书桌上证明给我看了。

尽管此时,活下来的一只依然强劲有力、食欲旺盛,它的躯体却显老态:颜色由青翠有光泽变成暗褐色;头颈连接处一条白色的线更加清晰,好像是我们人类慢慢老去的时候越来越多的白发;最明显的变化是不知何时它的大腿断掉了一只,前面两对小腿上的两只脚也掉了……



就这样,这只幸存者拖着残缺不全的身躯顽强地活到了五月。月初,我发现它的尾部好像破裂开了,胸部以下完全不能抬起,所谓的爬行只是由五只残腿用尽全力拖着向前。从五月初的立夏,到小满已过,看它的样子,好像每天都觉得它就要死去了;然而,当新一天黎明的曙光照进窗里的时候,我们又可以听到它的叫声。

昨天,小蝈蝈奋然而歌,仿佛不愿意停下来,令我们感慨它的顽强,同时也心生疑问:它怎么越来越有力了呢?今天早上,它偶尔叫的一两次声音变弱了,五只残腿如同钉在玻璃瓶底,一动不动。我还是投了一片胡萝卜喂它,晃动一下玻璃瓶:哦,它还活着,触须在抖动。


夜幕初降,我走到窗前,拉上窗帘,捧起书桌上的玻璃瓶,瓶底那片胡萝卜它一口都没有吃:这只创造了我在冬天养蝈蝈活得最久的奇迹的四季虫,死了——它是站着死去的。

这个弱小的“四季虫”,生命力的顽强让我们感到无比震撼:秋冬春夏——尽管只是初夏——它都经历过了。虽然属于它的空间太过狭小,却以生命的顽强诠释了生命的意义——哪怕不能拥有广阔天地,哪怕不能看到更多精彩,哪怕被拘于方寸之间,哪怕不能自由飞翔,依然努力活着,依然不畏残缺,依然向往阳光,依然对世界报之以歌,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孩子回来了,看到我写这些文字,才知道小蝈蝈死了。他大声说:“早上它还叫呢!这个小蝈蝈,够厉害!真的够厉害!”




小蝈蝈,一个卑微而弱小的生命,陪伴着我们度过了一个四季轮回,见证了我们战胜对疫情的恐惧,赢得了自称为强者的人类的尊重。



2020年5月24日夜